一手拿枪,一手策划

联防大队门口。

    安仔持枪将两名值勤警员压了回去后,立马就向后拉:“走了,哥。”

    “吴天胤,你他妈是不是疯了……?”李显脸色涨红,十分惊恐的看着吴天胤怒骂道:“你在这儿……!”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吴天胤手臂向下,擦着李显裤裆中间的小宝贝,横着崩了一枪,吓的后者当场冷汗直流。

    “走。”

    吴天胤一个字儿的废话也没有,打完一枪后,扯着李显的脖领子,直接奔着道路面对面的胡同窜去。

    “叮铃铃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院内的警铃声大作,不少楼内的警员全部持枪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门口处,安仔右手拎着枪,肩膀挂着斜挎包,两步窜到正门口处,用左手拽着伸缩门,使劲儿向回拉着。

    “铛啷啷!”

    酸牙的声响泛起,坏了的电动伸缩门,被拽的重新闭合上。随即安仔躲在岗楼侧面,一边持枪向院里扫射,一边用左手从兜里掏出事先准备好的链锁,直接把电动伸缩门锁死。

    关了门,安仔迈步就跑,冲向了和吴天胤相反的一侧。

    岗楼旁边,受伤的警员高声吼道:“李队长,李队长被劫了,追他们,快点……!”

    此刻,吴天胤已经挟持着李显冲到了道路对面,正准备快步进入胡同。

    “吱嘎,吱嘎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两台越野车急匆匆的停在了道路中央,有六人持枪冲了下来,全部穿着警装。

    李显在回来之前,曾经联系过队内的朋友,让他们集合在一块等自己,一会好出去吃饭,所以这几个人,正是刚刚赶回来的。

    六人不可置信的看着吴天胤和李显,用仨脑袋想也想不到,有大雷子赶来联防队劫人。

    “别动,举手!”

    “他妈的,把枪放下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六人拿着枪,躲在汽车后面高喊。

    吴天胤见他们根本没敢追上来,并且全部躲在汽车后面喊话,眼神里顿时充满了蔑视。

    “你把我放了,不然你绝对走不出去风港……。”李显被吴天胤勒着脖子,不停的哔哔着。

    “CNM,你们喊啥啊?你行你上来啊?!”吴天胤就站在胡同口处,直接抬起右臂,冲着两台汽车后面的六个人,果断扣动扳机。

    “亢亢亢亢……!”

    枪声澎湃响起,两台汽车被打的火星子四溅,六人狼狈不堪得在车后躲避着子D,同时仓促地开枪还击。

    吴天胤不躲不闪,整整打了一梭子子D后,对方的枪也没伤到他。

    李显扯脖子吼道:“别他妈乱开抢,我在前面呢……!”

    吴天胤将枪插进兜里,右手掏出第一颗雷,放在了左手上,拇指直接伸进保险环内,随时准备拉响。

    李显一动不敢动地站在那儿,冷汗直流。

    吴天胤用右手掏出第二颗雷,直接弹飞保险,高声喊道:“看热闹的躲一躲昂,要响儿了!”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街道左右两侧的行人,听见吴天胤的喊声,全部回过了神,乌泱泱的向四周跑去。

    “当啷!”

    吴天胤扬着手臂,将雷扔了出去后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跑,快跑!”

    “有雷!”

    车后六人四散而逃。

    不到两秒后,震耳的爆炸声在两台汽车中间泛起。一团大火冲天而起,数家门面店的玻璃被震碎,汽车直接被炸地侧翻,烧起了明火。

    吴天胤背对着现场,拉着李显快步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联防队大院内。

    数台汽车里装满了警员,直接从停车场内冲了出来,速度极快地赶向门口,想追赶吴天胤。但伸缩门紧闭,一名青年下车后还发现,门被链锁锁死了,一时间根本打不开。

    “亢亢!”

    警员低头冲着链锁锁芯位置打了两枪,但锁依然没开。因为它不是固定锁,链子又是圆形的,子D崩上去没有穿透力,直接就飞了。

    “撞开!”

    车内的一名汉子冲着司机高声吼道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“翁!”

    “嘭嘭嘭!”

    数台汽车先是向后倒车,随即才冲撞伸缩门。众人足足搞了三四分钟,才把门彻底撞开,并且其中一台车,还被压瘪的伸缩门扎爆了胎。

    这一切的结果,都是因为谁也想不到,吴天胤不但没跑,而且还敢他妈的在联防大队正门口绑架李显。

    这种突然性,不可预见性,致使联防大队的所有应急反应全部失效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风港北侧入口。

    吴天胤带着李显穿过两条小街道后,迈步直接上了小白的车,而此刻安仔已经坐在车里了。

    自出道以来谁都不服的小白,此刻看着吴天胤和安仔,默然无语半天后说道:“牛……牛B!”

    “走,”吴天胤扭头看了一眼四周吩咐道:“去咱来的地方,把车弃掉。”

    “我车没漏。”小白强调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在这儿不熄火的停了半个多小时,很多人都看见了。”吴天胤轻声应道:“车不出一个小时就会漏。联防队有相关单位,他们会在路上拦车的。”

    小白一愣,再次点头:“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约四十分钟后,?吴天胤等人挟持着李显,在距离风港大约十五公里左右的小山坡后面换了第二台车,从容离去。

    去往江州的路上,吴天胤拿着电话,拨通了秦禹的号码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我在联防队门口劫了李显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秦禹愣住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谁有动作,谁急眼了,就说明李显背后的人是谁。”吴天胤话语简短的说道:“江州不是我的地面,剩下的事儿,你来办。”

    “你他妈的是不是喝假酒了?!”秦禹回过神来,扯脖子吼道:“你去联防队劫人,万一出不来怎么办,没考虑过吗?”

    “灯下黑,你不懂吗?”

    “道理谁都懂,可有几个真敢这么干的?!”秦禹无语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联防侦查营内,营长办公室,一名胖子面无表情的说道:“命令一连,二连全体集合,命令联防队全员出动。妈了个B的,今晚啥都不干了,全给我去江州,我他妈要看看这个秦禹到底想干什么!无法无天了,是吗?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明珠塔大厦内,一名青年快步走着喝问道:“什么,你再说一遍,李显在联防队门口被绑了?怎么可能?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