枪响之处,尽是澎湃

风港生活村是紧靠着海岸线的,从这里步行到最近的港口,只需要不到半小时的路程。所以这里是除了南沪市内的第一港口外,亚盟境内最繁华的海上贸易聚集地之一。

    纪元年前,全球气候持续升温,反而引起了冰冻效应,致使世界绝大部分地区都在四季飘雪。这也造成靠近陆地的内海部分地区,产生大规模冰冻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港口就要向海里延伸。因为目前的气温还无法冰冻深海,各区之间也要产生贸易,才能活跃经济,所以现在仅剩的几个港口,都是贸易要道。这也是为啥七区政府会单独整出一个联防侦查营来主管这里,不然走私泛滥,黑货横行,那商人不敢来,这地方就彻底废了。

    也正是各种原因合在一块,才造成了目前风港这里的繁荣。因为区内海关税更重一些,搞小生意的商人为了省钱,大多数都会从这里接货,以此为生。这也造成了风港吸引了不少小公司的入住,从而慢慢发展了起来。

    亚盟区有一种传言,说如果联合政F批了七区扩充土地的申请,那风港和江州将会是第一个被纳入七区领土的地方。因为现在南沪政F已经把手伸到了这里,欧盟区几次依照联合政F颁发的领土扩张协议,向上层抗议,但都没人鸟他们。底下该怎么干,就还怎么干。

    不过,在风港进货也是有风险的。毕竟一个侦查营根本没能力管理这么大一片混乱的待规划区,所以抢货,劫货的事情时有发生。并且一旦谁倒霉摊上了,也没处说理去,因为七区的法律管不到这里。可即使这样,也阻挡不了那些想省俩钱的商贩。

    风港前马路上,一台越野车在快速行驶着,李显坐在车内,拿着手机笑着说道:“二哥,你们吃吧,今晚我就不回去了,晚上得招待一下队里的兄弟。是啊,抓吴天胤的时候,我们这边死了俩人,还重伤了好几个,我怎么也得安抚一下大家。”

    汽车转弯,距离侦查队办公大院,已经不足五百米了。

    李显拿着电话,冷笑着继续说道:“呵呵,是,今天早上我跟他聊了,他说吴天胤肯定已经被秦禹送跑了,让我暂时放一放这个事儿。对呗,我他妈也有点不甘心……这个秦禹跟于家整到一块去了,给咱药厂也挤兑的快黄了,我他妈巴不得把他客户弄死呢!哎,别着急,慢慢来呗,等我接了响儿的事儿,再好好弄弄秦禹他们。好,好,行,我先不跟你说了,等回家了,咱们细聊。嗯,你替我跟爸说生日快乐哈,等我回去了给他买礼物,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说完,李显挂断了电话,抬头看着联防队的大院,伸手按了一下喇叭,示意警卫岗给他开门。

    “滴滴!”

    喇叭声响起,警卫岗内一名警员屁颠屁颠的跑出来,冲着李显敬了个礼后,就用双手去推正门口的电动伸缩门。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李显踩了一脚刹车,降下车窗喊道:“咋还用手推呢?”

    “李队,门坏了,遥控器不好使了。”警卫龇牙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李显闻声无语:“你是不是傻啊?门坏了,你就别给它合上了呗,不然进出车多不方便啊!”

    “是条令里写的啊,六点过后必须封门,谁进院都得先检查。”警员憨乎乎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妈的,那你推吧。”李显懒得跟他说话,只低头点了根烟骂道;“在哪儿聘的这么个傻子…。”

    街道两侧的门面店内,灯光璀璨,周围有不少行人,都在四处闲逛着。不远处的街角,各种卖肉店门口,站着衣衫单薄的女郎,大大方方的在敛着客人。

    李显坐在车内吸了口烟,再次探头喊道:“你快点啊!推个门,推一万年啊?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左侧走来一名剃着小平头的汉子喊道:“李显啊,回来了?”

    李显闻声扭头,眯眼看向对方:“你谁啊?”

    “我啊,我是吴天胤啊!”胤哥见李显答应了之后,就动作极为利落的从兜里掏出了S枪。

    李显也是个老油子,一看对方有抬胳膊的动作,立马就低下了头,随即看到吴天胤拿枪之后,右手直接摘了手刹。

    “翁!”

    马达声轰鸣,汽车排气管子冒着浓烟,就要往院里冲。

    “亢亢!”

    两声枪响,汽车左侧前轮爆开,车身失去控制,咣当一声就撞在了伸缩门旁边的铁桩子上。

    吴天胤无视联防队大院,如入无人之境一般,两步就窜到了汽车旁边,一把拽开了正驾驶车门。

    “艹!”

    李显惊呼一声,动作有些慌乱的就要拿配枪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吴天胤伸手抓住李显的脖领子,使劲儿往外一拉:“下车。”

    “吴天胤,你他妈的……!”李显惊怒无比,高声喊道:“叫人,叫人!”

    “认识我啊?那我啥脾气你应该知道啊!”吴天胤扯着李显的脖领子,用枪口指着他的脑袋骂道:“CNM的!你多说一句话,老子在你地盘门口打死你。”

    李显剧烈挣扎,但还是被吴天胤扯下了车。

    “别动!你们干什么……?!”警卫回过神来,第一时间就做出了掏枪动作。

    “亢亢!”

    吴天胤近距离射击,两枪就崩倒了警卫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警卫岗内剩下的两名警员,全部手持长枪冲了出来。因为这个地方不是区内,值勤人员手里全都是配发实弹和大火力的。

    吴天胤拉着李显挡在身前,直接侧步往后撤。

    “CNM,退回去!”

    一声怒吼,安仔从另外一侧端着自D步冲了出来,站在马路中央直接搂火。

    “哒哒哒哒……!”

    澎湃的枪声响起,两名注意力全在吴天胤身上的警员,直接被打倒,狼狈不堪的爬着退到了岗楼后面。

    周围街道上,所有行人全部吓傻了,呆愣愣的看着吴天胤和安仔,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联防队门口开枪,这TM是什么魄力,什么胆量?!

    自侦查营成立以来,从未有过类似事件发生!

    这就是吴天胤,他曾被压的太狠,跌入人生谷底,也注定了他有朝一日翻了身,势必会嫉恶如仇,杀伐果断。

    他进了二龙岗,二龙岗变得不再平静;他来了南沪,这里也将听到他的声音!哪里有他,哪里就有故事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