别紧张,只是临检

姓于的男子听到老板的话后,立马催促道:“眼熟?你再仔细看看!”

    此刻天刚蒙蒙亮,光线很暗,老板只能拿着照片走到汽车大灯旁边,低头再次仔细观看了起来:“是挺像的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叫挺像的?到底是不是?!”

    “你这照片是不是挺老的啊?”老板抬头问道:“脸型,眉眼很像,不过照片里的人头发有点长,看着也太瘦了,我……我不是很肯定。”

    于姓男子闻声很无语,因为这个照片明显是监狱留底的,距离现在起码有十年往上了,所以老板不好确认也正常。

    “真不好确认。”

    “跟照片像的这个人,在你店里吗?”于姓男子立马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在的,他们住了两天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几个人?”

    “三个人。”老板如实答道。

    “在哪个房间?”

    “就在左边的平房。”老板回头指了指房间。

    于姓男子闻声思考了一下,随即立马冲着旁边的同事吩咐道:“给队里打电话,让他们跟九区那边重新要一张嫌疑人的最新照片。其他人去车里换工作服,我们进去临检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众人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约不到十分钟后,于姓男子领着五名同事迈步走进了食宿店,开始挨间房的敲门检查。

    又过了一小会,于姓男子在故意检查了两间房后,才伸手敲了吴天胤这边的房门。

    室内。

    早都醒了的吴天胤,皱眉听着敲门声吩咐道:“阿宏,你去开门。”

    “妈的,会不会有问题啊?”安仔低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没事儿,别慌。”吴天胤指了指立柜说道:“你去那边待着。”

    安仔闻声照做,阿宏走到门口拽开房门,愣了一下问道:“有啥事儿吗?”

    “临检昂!”于姓男子迈步进屋,扭头扫了一眼四周:“你们几个人啊?”

    “呵呵,三个。”吴天胤站起身,笑着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来江州干啥啊?”

    “谈点海货的生意。”吴天胤轻声回道。

    “啊。”于姓青年扫了他一眼:“把证件拿出来,我看一眼。”

    “哎!”

    吴天胤点头应了一声,回身就从炕上的包里拿出了三本绿皮证件:“我们没有区内居留权,只有临时通行证,这是松江的。”

    于姓男子闻声接过证件扫了一眼,顺嘴问道:“来几天了?”

    “两天了。”

    “待几天啊?”

    “不一定,可能得一周左右吧。”吴天胤笑着回道:“我们得看看货。”

    区内的临时通行证,是很难被核实的,因为人群流动性太大,所以这玩应的意义不大。

    于姓男子扫了两眼后,就将证件还给了吴天胤:“行,你们歇着吧。”

    “哎!”吴天胤点头。

    “组长,有情况吗?”一名警员穿着防弹马甲,拎着微C走进来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不是,去下一个店找找。”于姓青年当着吴天胤的面回了一句后,迈步就走出了房间,带着众人离去。

    吴天胤眯眼看着众人的背影,笑呵呵的冲着店老板问道:“这是查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听说是抓几个倒腾粮的。”店老板顺嘴应道:“没事儿,你们歇着吧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好勒。”吴天胤一笑,回头就冲着阿宏说道:“你不是要上厕所吗,还不去啊?”

    “啊,”阿宏瞬间反应了过来,迈步就往外走:“我去拉个屎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院外。

    于姓男子上了车后,立马摆手说道:“走,先把车开走,找个岔路口停下。”

    “是他妈?”副驾驶的人问。

    “妈B的,这照片太老了,”于姓男子皱眉说道:“我也不好确认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两台车几乎一同向前开去,转弯离开了食宿店内可以看见的位置,随即停在了一处小道上。

    “你俩赶紧回去,在院外盯上他们。”于姓男子冲着车内的人吩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车内两人闻声后,立即推门下车,持枪快步从侧面的路,绕开食宿店正门,来到了院后门左侧的岔路口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三分钟后。

    阿宏回到了房间内:“应该没啥事儿,车开走了,好像真是临检的。”

    吴天胤坐在炕沿上,仔细斟酌半晌后,立即抬头问道:“老板在院里吗?”

    “在,在门口卸货呢。”阿宏点头。

    吴天胤猛然起身,快步来到窗口处说道:“给铁栏杆踹开,从这儿走。”

    “不至于吧?!”阿宏表情惊讶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抓他妈的几个粮贩子,还至于拿微C吗?”吴天胤冷脸回道:“既然是临检,为啥连咱们的行李都没检查?”

    阿宏闻声怔住。

    “不托底。”吴天胤再次催促道:“东西拿上,先走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对,先走。”安仔闻声立马从室内拽开窗户,双手握住了铁栏杆,迈步就上了窗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车内。

    “滴滴!”

    一阵电子音响起,司机拿起平板电脑,划开锁后看了一眼:“照片来了。”

    于姓男子闻声立马探头看去,见到的是吴天胤最新的照片,是他当时回家办理贫困证明时拍的。并且发照片的人,也不是松江哪个警司,而是民生署下属的一个部门,所以这张照片明显是刚被调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妈的,就是他!”于姓男子骂了一句后,立马拿起对讲机喊道:“二车去正门,快点,刚才的那个就是嫌犯!”

    话音落,众人推门下车,而于姓男子则是用另外一部对讲机喊道:“李队,李队!”

    另外一家食宿店内,李显拿着对讲机回道:“请讲!”

    “你们不用搜了,我这儿碰到嫌犯了,在……。”于姓男子一边急匆匆的走向食宿店,一边语速急促的冲着对讲机说着情况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房间内。

    “嘭嘭嘭……!”

    安仔站在窗台上,对着栏杆边缘连续踹了起码十几脚后,铁栏杆才崩飞了螺丝,敞开了半扇。

    “嘭,嘭!”

    安仔用肩膀再次撞了N下,铁栏杆瞬间弹飞。他直接跳出了窗外,扭头看向了四周,见到了那两名提前来堵着的联防队员:“哥……哥,有人,路口!”

    吴天胤在窗内听到喊话后,直接从包里拽出S枪,动作利落的从窗户钻到了外面。

    “于组,于组,他们跳窗户出来了……。”路口处,其中一名警员拿着对讲机语气急促的喊着。

    吴天胤跳下窗户后,瞬间向左侧转身,果断到变T的抬起了胳膊。

    “亢亢亢……!”

    枪声宛若鞭炮一般响起,岔路口的两名警员瞬间被打的缩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我们肯定是被点了,他们绝对不止六个人!”吴天胤再次开了数枪后,表情极为凝重的吼道:“按照提前踩好的点走,快点!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感谢大冰尜的宇宙飞船,欠的饥荒有点多,这章下周还哈。这周一爆发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