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出来的尊重

秦禹心里非常清楚,他强要了这七百万,那就一定会跟韩家和欧盟区克曼鲁军工站在对立面上,甚至可能还会得罪一些七区本地的人,比如徐年,比如那个什么姚先生。

    但这也是不可逆的结果,因为只要秦禹未来想做响儿的买卖,那两拨人永远都是竞争关系,摩擦早一天来和晚一天到,几乎没有任何本质区别。而且最重要的是,吴迪支持他,并且想要在药厂项目上削减韩家的话语权,所以秦禹才会态度这么强硬。

    立场不同,早晚会翻脸,那我莫不如多捞点实惠,多拿点赔偿呢。

    所以,秦禹心安理得的接了韩桐给他打过来的七百万,随即在离开别墅后,才通知马老二放了鲁林等人。

    一场风波,在苏正东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后,暂时结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晃一周时间过去,秦禹哪儿都没去,只在警务学院里老老实实的上课。因为他毕竟是外来学员,之前刚上没几天学,就请了长假……那他现在得空了,肯定也不敢太嘚瑟,生怕学院里哪个导师看他不顺眼,在给他弄个处分啥的。

    在这一周内,最惨的人那真是非苏正东莫属了。小白扎他用的虽然是水果刀,杀伤力有限,质量也一般,可毕竟苏正东在别墅里,那可是一直被他追着捅啊!

    脸破相了,左右腮帮子全是刀鞘一样的伤口,口腔内部也有数处创伤,饭吃不了,流食也要适量,只能配合打些营养针,暂时硬挺着。

    除了身体上的创伤外,苏正东还遭受了心灵上的暴击。因为对于一个舍命不舍财的主来说,你让他一次性赔出去七百万,那无异于等同让老朴客出家……比直接弄死他还难受。

    苏正东在公司的正式年薪,大约扣完税是五六十万左右,在这个年代可以说是超过了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了。但他的绝大部分收入,都不在工资上,而是在利用职权的灰色收入上,所以他个人确实是有些钱的。不过即使这样,你让他短时间内凑出七百万……也是很难的。

    但韩桐对他没有同情,在他给秦禹钱的当天,就逼苏正东立下了字据,并且第一时间将这事儿上报给了总公司。声称因苏正东的个人失误,导致重要的合作商鲁林被抓,他迫于无奈替苏正东交出了七百万的赎金,这钱公司必须得有个说法,不然他很难让鲁家继续跟公司合作。

    为此,总公司直接给苏正东下达了正式处分通知,让他尽快把赔偿款还给韩桐,并且要进行深刻的停职反省,尽最大努力缓和公司和鲁家的关系……

    苏正东接到这个处分后,整个人几乎崩溃,立马又通知大夫给他追了一剂降压针……

    从此之后,韩宇给苏正东起了个外号,暗地里叫他苏老刀鞘,说他是水果刀斗士。

    这天中午,徐年拎着一些礼品来医院看望苏正东,心里很同情的说道:“你也别想那么多了,好好养伤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这个跟头摔……摔的我挺疼啊。”苏正东躺在床上,嘴里含糊不清的说道:“你帮我联系联系,我要在三区卖两套房子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钱还没凑上啊,不然我先给你拿点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自己把窟窿堵上。”苏正东躺在床上,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……这事儿,我不是折在秦禹手里,我是折在自己人手里……你等我把伤养好的,这事儿不算完……七百万,不是那么好花的。”

    “先养好伤再说吧。”徐年顺手拿起水果刀,充满善意的就要帮他削个鸭梨。

    苏正东余光扫到水果刀的点点寒光,本能一缩脖:“你……你别比划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天中午。

    秦禹在学院内接到了展楠的电话:“咋了?”

    “晚上,你来一趟天虹大厦,我,老六,还有一个军工和驻军团那边的领导,咱们一块坐下来聊聊。”展楠直言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,晚上几点啊?”

    “你八点到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好勒。”

    二人沟通完之后,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晚上,八点整,秦禹赶到了天虹大厦的一间私人公寓内,见到六爷,仇伍,还有四五名中年,已经坐在沙发上聊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给大家介绍一下哈,这就是秦禹,我特别好一朋友。”展楠冲着众人介绍了一下。

    秦禹态度客气,挨个与众人握手,包括六爷和仇伍在内。

    众人寒暄了两句后,秦禹才算彻底认清了那几个中年。

    坐在左侧沙发上的胖子叫杨开山,是七区第一集团军,第二军工厂的副厂长,是一名副团级干部。而另外两名身材较瘦的中年,则是一集团军下属南沪驻军二团的两名总参办公室的副参谋长。至于剩下的人,都只是作陪的士官。

    众人在沙发上短暂的聊了一小会后,展楠才招呼众人上桌吃饭。但在席间,那几名部队干部则是只字未提响儿的事儿,只冲着秦禹说了一句:“你们好好相处,我跟老六已经说完了,松江那边你就是核心。”

    六爷听到这话,心里不是很开心,但也最终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几名干部跟秦禹等人吃了也就不到二十分钟饭,就各自找借口离开了。而他们一走,屋内的气氛就变得有些压抑了起来。

    短暂的沉默过后,展楠率先张嘴说道:“六爷,既然大家今天都坐在一块了,那过去的事儿,就掀篇了吧!”

    秦禹斟酌半晌,伸手倒了杯酒,抬头看向六爷说道:“我敬你一杯。”

    六爷皱着眉头,没有接话。

    秦禹面无表情的看着他,一动没动。

    “六爷!”展楠同样脸上没啥笑脸的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六爷抬头扫了一眼秦禹,伸手也倒了杯酒,话语简洁的说道:“江湖事江湖了,说过去了,那就谁都别再提了,以后往前看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六爷与秦禹撞杯,仰脖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这杯对饮酒着实来之不易,是秦禹硬咬牙打下来的。

    六爷心中虽然不愿承认,上面已经答应了秦禹提出的条件,可坐在这张桌上,他却又不得不面对这样的现实。

    “行,那以前的事儿就不提了,咱们说说以后这响儿的买卖怎么做。”展楠脸上终于有了笑意,再次倒着酒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