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老狗的神嘴

碧水兰庭外,林成栋站在马路旁边,只等了不到五分钟,秦禹就从正门走出来喊道:“成栋!”

    林成栋回过身,迈步走了过去:“人多嘛,不打扰吧?”

    “有啥可打扰的,屋里没啥外人。”秦禹摆手招呼道:“就金雨停,展楠媳妇,还有他小姨在呢。呵呵,你今天咋突然想喝酒了?”

    “唉,别提了。”林成栋略显犯愁的说道:“下午我回家了,跟老婆吵了一架。”

    秦禹一愣:“家里是遇到啥事儿了吗?”

    “因为家里小孩的事儿。算了……不提了,上火。”林成栋心情不佳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秦禹知道林成栋是有孩子的,但具体情况他也不了解,所以也没多问,只拍着他的肩膀说道:“有啥要帮忙的,你吭声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行。”林成栋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二人一边聊着,一边迈步上了楼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包厢内,林成栋到来之后,展楠简单跟他小姨和老婆介绍了一他,大家就继续坐下吃饭。

    席间,林成栋很少说话,最多也就是跟秦禹交流几句。因为顾言和展楠一直在跟三个女的扯淡,他也插不上什么嘴。

    宴席结束后,众人坐在包厢里喝茶,金雨停象征性的叫了顾言到了旁边,轻声跟他谈起合作的事儿。

    “成栋,你学习结束后,还回原来的部门吗?”秦禹待着无聊,就主动问了林成栋一句。

    “不一定。”林成栋摇头应道:“我想去闲职部门,户籍处,交通司,都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地方很难往上爬啊。”秦禹愣了一下说道:“你还年轻,如果往职权部门走一走,以后肯定有空间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那么大野心,也没那个背景往上爬。”林成栋脸上带着笑意,但内心却麻木的回道:“现在的生活就挺好的,不愁吃穿,有个稳定的工作……这就挺知足了。”

    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机遇和性格,秦禹也不好强劝什么,所以只笑了笑说道:“也是,好好享受生活,也是一种人生。”

    “小林,喝茶,吃点水果。”展楠的小姨招呼了林成栋一句。

    其实,秦禹和林成栋在聊天的时候,展楠小姨就一直看着后者笑,也不知道是啥用意。林成栋自己也感觉到了,甚至变得有点不自在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林成栋接过茶水,偷瞄了秦禹一眼,就假装要跟他继续聊天。

    “小林,你……你把我忘了吗?”展楠小姨突然笑着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们见过吗?”林成栋很惊讶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大约前年十月份,在区外的公路上,你开车巡逻……。”展楠小姨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林成栋怔了半天:“啊,啊,我想起来了。哦,是你啊!”

    “对对,就是我。”展楠小姨捂嘴一笑:“那天多亏了你,不然我可能得被冻死在区外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没事儿,正好我碰上了。”林成栋笑道:“哎,这真是太巧了,没想到在这儿又遇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说明咱俩有缘啊!”展楠小姨双腿交叠的坐在林成栋旁边,笑得跟朵花儿似的。

    “……嗯,是挺巧的。”林成栋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房门突然被推开,外面有个穿着西服的青年喊道:“魏总,外面有人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马上去。”展楠小姨站起身,掏出手机冲林成栋说道:“留个联系方式吧,改天约你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……好吧。”林成栋再次一怔,低头掏出手机,跟对方留了联系方式。

    “改天约你哦!”展楠小姨冲着林成栋摆了摆手,才回头看着秦禹敷衍的说道:“有空来玩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的,小姨。”秦禹微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“讨厌,都告诉你别叫小姨了,给我叫老了。”展楠小姨嗔骂了一句,转身就离开了房间。

    秦禹扭头看向林成栋:“……刚才顾言说过,展楠小姨还是不错的。”

    林成栋愣了一下:“你滚一边去吧,脑子里一天都想啥呢?!”

    “我说啥了,像踩到你尾巴似的!”秦禹插手一笑,很感兴趣的问道:“你和展楠小姨怎么认识的啊?”

    “就是前年我出区办事儿,那天下大雪,回来的路上看见一台车坏在路上了,然后我就过去问了问。”林成栋话语很简洁的叙述道:“当时就她自己,手机还没电了,我怕她有危险,就帮她修了车,补了油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到了区内,我俩就各走各的了啊,那还有啥然后了?”

    “艹,没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你和顾言学的,一肚子龌龊。”林成栋指着秦禹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二人相视一笑,继续喝着酒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,不到十二点,众人离开碧水兰庭酒店,随即秦禹,林成栋,顾言三人一块开车返回了学院。

    到了学院停车场后,秦禹下车要锁门的时候,突然发现金雨停今天给她自己买的东西落在了车后座上:“这咋还丢三落四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懂个屁,”顾言撇嘴骂道:“这是留下回见面的机会呢!”

    秦禹闻声摇了摇头:“果然,我还是太优秀了。”

    远古巨鳄眨了眨眼睛,逻辑缜密的说道:“哎,既然金雨停对你有意思,那你直接跟她说,让她跟我试试呗?”

    林成栋懵B了半天后,背手感叹道:“鬼才!”

    “滚!”秦禹骂了一声,从小门处翻墙就进了院子。

    夜晚,乌云密布,小雪飘飞,三人翻门进了院内后,冷风呼啸,远方似有魅影绰绰……

    顾言裹了裹衣衫,迈步往前走着,突然很仙儿的说了一句:“今天晚上这风有点阴啊!”

    秦禹在待规划区里见的最多的就是死人,甚至曾经住的地方就离坟区不远,所以他根本不怕这个,只大步往前走着。

    “真的,今天这风有点阴。”顾言缩着脖子,加快了脚步:“别往后看昂,快点回寝室!”

    “你有病啊?!”林成栋很抵触的说道:“大半夜别拿这个开玩笑,怪他妈渗人的。”

    顾言也不理会,只加快步伐,一路小跑的先进了寝室楼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夜无话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八点,秦禹刚准备上课的时候,朱玉临突然闯进寝室:“妈了个B的,出大新闻了,咱学院有人死了。”

    顾言扑棱一下从床上坐起,几乎脱口而出的问道:“谁啊?!”

    “鲁荡死了!”朱玉临站在床铺旁边回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