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司被封

天成宝丰公司办公室内,秦禹坐在椅子上,只能等可可那边回信儿。因为他在南沪并没有啥人脉关系,自然也就打听不出来公司因为啥被查封了。

    过了一小会,可可推门走了进来:“人被叫税务署去了,正在接受询问。”

    “啥原因啊?”秦禹立即起身问道。

    “药厂项目在推进,有不少大笔资金都需要从这边过,税务署说我们报的数据有问题,在一笔笔核实。”可可黛眉轻皱的说道:“我找了一些关系,也让外聘的法务过去了,正在沟通。”

    当初,秦禹和于家谈药厂项目合作的时候,对方曾经提出要把新公司放在南沪,这样便于保护他们自身的利益。因为吴迪和秦禹在松江关系比较硬,于家也怕一旦双方发生点啥不愉快,自己会吃亏。

    对于这种条件,秦禹和吴迪倒觉得也没啥。因为于家在几方合作的事儿上,也已经不止一回做出了努力,拿出了诚意,那现在人家想要保护一下自身利益,也是情理之中的。所以二人那时候才会同意把总公司落地在南沪,但实际经营地和未来重点则是全部在松江。

    但众人之前都没考虑到的是,会在南沪碰到苏正东这样的人,更不可能提前预想到,会有响的买卖横空出世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这事儿好解决吗?”秦禹点了根烟,冲可可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公司该打点的地方,我都打点完了,上面闲着没事儿,不会轻易搞我们的。”可可话语简短的回道:“有人出招,估计公司会被暂时封停。”

    秦禹闻声沉默。

    “但也没大事儿,我们该有的手续都有,资质也齐全,你不用太担心。”可可轻声安抚道:“你收拾一下,我们去见一些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秦禹立即点头。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,二人一块下楼,开车赶往了市区,去拜访于家的关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,八点多钟,市区一家高档餐馆门口,可可俏脸红润的冲着一位中年说道:“叔,那就麻烦你了哈,那我们回头再聚……。”

    中年跟可可寒暄了几句后,才率先乘车离去。

    秦禹脸色阴沉的站在马路边上,低头掏出了手机,拨通了吴迪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公司暂时被封了,因为大笔资金过账的事儿。医药属那边也各种查边边角角的小手续,在很多事儿上卡着我们。”秦禹话语简洁的说道:“我和可可找了一些关系,但运作起来也需要一定时间。”

    吴迪听到这话,脸色同样很难看的问道:“什么原因,摸清楚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这还用摸吗,有人想硬从我手里要回去鲁林呗。”秦禹咬牙说道:“应该还是那个苏正东和韩家搞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韩桐回来了,我正要去见他。”吴迪沉默半晌后说道:“你先别动,等我电话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二人结束了通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九点半左右,松江喜乐宫内。

    吴迪面无表情的坐在沙发上,插着手,也不吭声。

    “干啥绷着个脸啊,”韩桐笑着问道:“见到我不高兴啊?!”

    吴迪扭头看向韩桐,冷笑着说了一句:“你这脾气真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咋不好了?”

    “你疯起来连自己都打是吧?”吴迪歪脖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话从何说起呢?”

    “别跟我装傻。”吴迪皱眉问道:“南沪的公司,怎么说被封了就被封了?”

    “被封了?”韩桐有些惊愕:“啥时候的事儿?!”

    “行,你们喝吧,我先走了。”吴迪站起身,阴着脸就要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韩桐一把拽住吴迪的胳膊:“真急眼了啊?!”

    “松开!”吴迪回过头,脸色冷峻的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我他妈真不知道。”韩桐站起身,脸色很认真的回道:“我从南沪大老远跑回来求你,怎么可能还让人在那边搞小动作。”

    吴迪看着他,没有回话。

    “你坐,你先坐。”韩桐拉着吴迪,让他再次坐在了沙发上:“响儿的买卖,不是我一家说的算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说,这事儿你说的不算,那我马上让人把鲁林扔冰窟窿里。”吴迪此刻是真生气了,语气非常硬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大哥,我确实说的不算。”韩桐叹息一声回道:“我的本意是要拉秦禹一块干这事儿的,不信你去问问他,当初我是怎么跟他谈的,给他多少利润。”

    吴迪沉默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也清楚,我们跟欧盟区是合作关系,他们是甲方。”韩桐搓着手掌说道:“来松江挖小禹墙角的,那就是个二B。他是欧盟区的高管,对这边情况不了解,所以才闹出了这个乌龙。”

    吴迪扭头看向韩桐:“你别告诉我,这个人过来挖墙角,你一点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我真不知道。”韩桐摇头回道:“他挖墙角的时候,我还在让李元震跟秦禹谈合作的事儿呢!他是背着我干的。”

    吴迪听到这话,没再吭声。

    “鲁家是一个很重要的合作方,你劝劝小禹,让他先把人放了,行不?”韩桐双手合十,言语哀求的说道:“你就当给我个面子了,人先放了,剩下的事儿,咱们再谈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给你面子,但秦禹肯定不会给我面子。”吴迪直接拒绝:“你们撬松江地面的人,这是戳他肺管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拉倒吧,你说话秦禹能不听?谁信呐!”韩桐笑着回道。

    吴迪斟酌半晌,掏出手机就拨通了秦禹的号码,并且开了免提。

    “喂?”没多一会,秦禹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有人找我了,你能不能先把鲁林放了啊?”吴迪直言说道:“你受的委屈,我想办法给你解决,行不?”

    “不行,这事儿谁JB找我也没用。”秦禹知道吴迪此刻是跟韩桐在一块,所以非常简洁的回了一句后,就主动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吴迪拿着手机,扭头看着韩桐问道:“你还觉得我说话好使吗?”

    韩桐眨巴着眼睛,笑呵呵的从桌子上拿起水果咬了一口:“那秦禹油盐不进的话,我也没办法了。苏正东在南沪弄咱公司,我肯定拦不住……。”

    吴迪听到这话,眉头紧皱的看着韩桐,一言不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