赔偿烫手,各自妥协

别院外,展楠和韩桐坐在汽车内,跟姚先生聊了大概有十几分钟后,才推门下车。

    二人相互对视了一眼,也没什么交流,只各自迈步走进了院子。

    齐麟站在人群当中,回头扫了一眼展楠,冲他使了个眼神。

    “先别动,等一会。”展楠拍了拍齐麟的胳膊,迈步走在韩桐后面,一块进入了别墅。

    二楼内,秦禹堵在大厅口,吸着烟,目光冷峻的看着趴在桌子下面的苏正东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“小禹,你过来一下。”展楠上楼后,直接左转进了走廊,站在一间客房门口冲他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看着他。”秦禹冲察猛吩咐了一句,转身走向展楠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数十秒后,走廊尽头的卧室内,展楠伸手推上了门,轻声冲秦禹说道:“来的人叫姚凤林,是市警务督察署的一名处长,官不大,可人脉很足,地面上的一些有头有脸的人都很卖他面子。”

    秦禹沉默。

    “我的一些生意和未来响儿的买卖,都有求他的地方。”展楠声音低沉的说道:“而且老姚刚才拿话点我了,保苏正东不是他一个人的意思,是上面还有人在为他说话。”

    秦禹听到这话,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“你刚来南沪,闹的动静已经不小了。”展楠低声劝说道:“要是短待,你可以谁的面子都不给,可要是常驻,那就不能太任性。更何况……今天这么多人在这儿,你真把他怎么样了,那也没法收场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?”秦禹问。

    “你拿点实惠的,人放了又能怎么样呢?日子还长着呢,想出气整他还不简单吗?”展楠趴在秦禹耳边,低声说道:“缓一缓,咱们一块弄他。”

    秦禹心里知道展楠不可能替苏正东说话,他之所以劝自己那一定是老姚的分量不低,背后牵扯的人也很复杂,毕竟欧盟区干这个买卖也不是一天两天了。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展楠问。

    “你出去喊一声,让韩桐他们进来。”秦禹心里已经有了决定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展楠点头,伸手拽开房门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几分钟后,吴迪,徐年,韩桐,秦禹四人关上门,一同坐在了卧房内。

    “展楠把事儿跟我说了。”秦禹坐在靠窗口的沙发上,单手托着下巴说道。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韩桐坐在对面问。

    “你问我吗?”秦禹面无表情的反问。

    韩桐沉吟数秒,耐着性子回道:“那你说条件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七百万。”秦禹话语清晰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七百万?!”徐年抱着肩膀,冷笑着说道:“你当你是财神爷啊,上嘴唇一碰下嘴唇就有了?”

    秦禹目光清冷的扫了一眼徐年,根本没有回他的话,只冲着韩桐说道:“先不说苏正东找人要杀我的事儿,就说药厂被炸,这屋里的人谁不清楚是他干的?于家一栋科研楼被炸没了一半,科研人员伤了十几个,连于万青他妹妹都差点没了,这个损失于家会承担吗?人家得找我!还有,苏正东挑起我和老六的冲突,我损失了多少钱?耀光一二百号兄弟,从江州开车跑一趟南沪,就他妈要几十万的费用,我要他七百多吗?”

    秦禹这话纯粹是吹牛B说的,因为事实上他用耀光是VIP折上折的价格,根本没花这么多钱,但这时候他这话还是要说的。

    “七百万,少一分都不行。”秦禹插着手掌,再次补充了一句:“今天我或许动不了苏正东,但他要不拿钱,那你明天让鲁家的人,拿骨灰盒去接鲁林吧。”

    韩桐听到这话,目光阴沉的看着秦禹:“你到底是冲他还是冲我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楼下。

    展楠上了顾言的汽车,皱眉问道:“你给燕北那边打电话了吗?”

    顾言低头玩着手机游戏,打着哈欠说道:“这都几点了,给谁打电话?”

    “我说你是不是傻B啊,怎么啥事儿都没个正形呢?!”展楠实在是忍不住的骂了一句:“楼上都快把人脑袋打成狗脑袋了,你还有闲心坐这儿他妈的扯淡?!”

    “谈到最后一步了?”顾言关了游戏,扭头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老姚来了,在中间调和了一下,然后韩桐和小禹就进屋谈了。”展楠立马说道:“小禹要的有点多,我怕韩桐不干,最后两帮人又僵在那儿。小禹的性格你也知道,他要一急眼,真让齐麟冲进去了,那事儿就大了。”

    顾言低头点了根烟。

    “别他妈抽了,你赶紧打电话,在燕北那边敲打一下韩桐,这样事儿就简单了。”展楠催促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要找人在燕北敲打韩家公司,那韩桐会认为是秦禹找关系干的。”顾言吸着烟,眯着眼睛说道:“这家人要脸儿,那样的话更谈不拢。”

    “那咋弄?”展楠问。

    顾言斟酌半晌,皱眉问道:“你有韩桐电话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。”展楠无语的冲着顾言说道:“但你可以给秦禹打电话,他俩在一块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跟你这种智力的选手,真他妈很难沟通。”顾言摆手催促道:“你去下去问问,看谁有韩桐电话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楼上。

    双方正僵住的时候,韩桐手机突然响了起来,他低头看了一眼来电显示,顺手按了接通键:“喂?”

    “我是顾言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韩桐一愣,目光古怪的看了一眼秦禹,没有选择吭声。

    “秦禹跟我是朋友,既然苏正东找人帮场子了,那我也替秦禹说一句话。”顾言面无表情的拿着电话说道:“你要死护苏正东,那就掏钱平事儿;你要不想掏钱,还想保人,那咱俩就在燕北说道说道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在燕北好使呗?”韩桐坐在椅子上,像是开玩笑似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爸还能跟我说这话,但你肯定不行。”顾言扔下一句,直接挂断了手机。

    二楼卧室内,韩桐拿着已经被挂断的电话,依旧脸上挂着笑意说道:“行,行,那回头我去燕北约你吧。好,我还有点事儿,挂了。”

    韩桐动作缓慢的将电话揣进兜里,斟酌半晌后说道:“行,这事儿我替苏正东认了,一个小时后,我给你凑七百万现款,一次性结清。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秦禹点头。

    韩桐站起身,拽门就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有点头脑。听说你以后要在南沪接响儿?”徐年站起身,笑着冲秦禹说道:“我看你行,你最少还能赚七百万。”

    说完,徐年也走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吴迪搓了搓手掌,扭头看向秦禹:“这七百万拿完,可不太好花啊!”

    “早晚都是碰上的事儿,谁惯着谁啊,谁记得谁的人情啊?!”秦禹话语低沉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厅内,苏正东被搀扶到了另外一间房内。

    “秦禹要七百万,我答应了。”韩桐指着苏正东说道:“钱我和鲁家先给,但你得还我。”

    “谁……谁他妈让你答应的?他让人给我捅成这样,还给他七百万?!”苏正东捂着脸上的伤口,已经愤怒到失去理智了。

    “你要说不行,那我不管了。”韩桐异常愤怒的指着门外吼道:“你去继续用嘴接别人刀去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