仇伍的劝说

一个小时后,六爷带着仇伍离开了天虹大厦,苍老的脸颊颇有一些委屈的意味。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司机有些愤愤不平的说道:“从这个响儿的买卖第一天开始做,咱们就一直给上面出力。这些年不说干的多好,可也太他妈的让一些人彻底给自己腰包揣鼓了……现在两个小后辈才刚冒出来,上面就分他们这么多份额,这也有点太不公平了吧!”

    六爷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要我说啊,您就得继续和上面谈。”司机心里憋火,皱眉继续说道:“如果他们就给咱们这么大的盘子,那莫不如咱就不做了,你看展楠和秦禹能不能在南沪玩起来!以后碰上韩家,你看他们行不行!”

    “现在说这个没有意义。”仇伍插手回道:“上面用秦禹是要拿松江的盘子,而秦禹借着跟咱们碰了一下,已经证明了自己有这个能力。那上面对他有资源倾斜,是意料之中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他拿松江的盘子,我同意,这没问题。”司机激动的反驳道:“可今天秦禹的意思,你没听懂吗?他不光要松江的盘子,而且还不允许咱们在长吉,奉北,以及周边的待规划区找合作商。这是啥意思?这不明摆着他不允许咱们碰九区的市场吗?他现在做不了这么大,可也不让咱们做,这他妈就是霸王条款!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也觉得没啥。”仇伍相对客观的回应道:“秦禹的优势就在于他在松江地面上的影响力,那你如果暗中往长吉,奉北,还有待规划区插旗,那他的优势就会被无限削弱。如果有一天,咱们以价格优势,拿下了除松江外的市场,那上面还会看重他吗?肯定不会啊!”

    司机无言。

    “谈判这东西,没有人是不向着自己说话的。”仇伍一针见血的评价道:“秦禹现在有优势,那顺道扩大优势是人之常情啊!”

    “七区内归咱们,七区外的周边是展楠的,这等于缩减了我们之前的市场。”六爷叹息一声,扭头看着仇伍问道:“你怎么看这个事儿?”

    “展楠也是个聪明人,他很早之前就开始运作这个事儿了,再加上他自身在上面也有一定关系,所以暗中谈下来这个结果,我也不意外。”仇伍低声说道:“况且,我觉得现在的地盘划分,也是很合理的,照着现在的模式往下做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合理?哪儿合理啊?!”司机脾气暴躁的说道:“你地盘小了,意味着市场萎缩了,利润收入变少,你以后还能养活住这么多兄弟吗?”

    仇伍皱眉看向对方:“你现在这是准备出山了,参加公司管理了吗?”

    司机闻声怔住。

    “你开好你的车,记清楚该走的道就行了。”仇伍声音不大的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司机咬了咬牙,没再吭声。

    “六爷,咱们得弄清楚事情的关键点。”仇伍扭头冲着老六继续说道:“第一,咱们的资源是谁给的?那是上面,是军方。所以咱们接触的那些管事儿领导,才是这个生意的绝对霸主。他们说让谁过的好一点,那谁就能过的好一点。第二,既然军方拥有这个生意的绝对话语权,那咱要想拿更多的资源,其实不用跟展楠和秦禹较劲,你只要让上面的人,觉得你更重要那就行了啊。”

    六爷闻声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“秦禹有九区的优势,展楠有着关系和资本的优势,那我们有啥?”仇伍低声继续说道:“……我们的优势在于南沪地面上的影响力。未来韩家要继续做欧盟区的货,那早晚会拉开队形,跟我们这条线上的人,在南沪碰一下。因为货要从这边进,您明白吧。”

    六爷听到这话,忍不住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所以,我现在不要想着窝里斗,去找秦禹和展楠的麻烦,那样太小家子气了。”仇伍脸色非常认真的说道:“自己人斗来斗去,最终影响到的一定是响儿生意。而你生意干不好了,那上面能满意吗?上面都不满意了,你还怎么要资源,要话语权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六爷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们就和秦禹,展楠拧成一股绳,等冲突开始后,我们还要尽最大努力,在南沪狙击对手。只要打出自身价值,那上面自然会对你有资源上的倾斜。”仇伍摊开手掌,思路非常清晰的说道:“……还有,如果欧盟区的货被咱堵在了区外,再也进不来了,那另外一个角度上来看,咱们的市场是不是也无形中扩大了呢?”

    六爷看向仇伍,沉思许久后说道:“以后就你负责跟秦禹,还有展楠对接。我老六敢赢也敢输,既然秦禹有这个实力,那大家就好好在一块把买卖干好。说翻篇了,那就是翻篇了!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这个意思。”仇伍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司机愤愤不平的从倒车镜里扫了一眼仇伍,但最终也没敢说什么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虹大厦内。

    秦禹坐在椅子上,面色红润的看向展楠说道:“这么削六爷的话语权,他会不会心里不太平衡啊?”

    “上面想看到的是咱们三家一块把事儿干好,所以谁闹内讧谁先死。”展楠话语简洁的说道:“六爷混了半辈子,这点道理他应该还是能看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秦禹点了点头,拿着手机说了一句:“我打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给谁啊?”

    “……给一个……非常生猛的大哥,呵呵!”秦禹笑着调侃了一句,低头调出了一个号码,拨通了过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松江,二龙岗待规划区内。

    吴天胤坐在室内,轻声冲安仔吩咐道:“把手头剩下的钱,抽出一半,用来倒腾生活用品。”

    “哥,这玩应真赚不了多少钱,你得往大了做,才能有大额利润空间。”安仔轻声劝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生活用品目前有人做吗?”吴天胤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肯定有啊,北边的老毛子就倒腾这玩应呢,干了好几年了。而且他们都是定价卖,只要是干这行的,必须都跟他们一个价。”安仔不假思索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有人干,所以我才干,这事儿不指着挣钱。”吴天胤摆手说道:“你联系联系,看有没有货源。”

    安仔闻声愣住。

    “滴玲玲!”

    一阵电话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吴总嘛?!”秦禹调侃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别叫吴总,我听着别扭。”吴天胤一笑:“你有事儿啊?”

    “响儿的事儿落地了,你来江州一趟,我们谈谈?”秦禹直言说道。

    吴天胤斟酌数秒:“好,我去一趟江州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