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秘家庭顾老狗

天虹大厦,室外人工温泉池里,顾言坐在大保温玻璃罩内,轻声冲秦禹问道:“韩家的事儿,你打算怎么解决啊?”

    秦禹擦着脸上的汗水,躺在摇椅上回道:“欧盟区那边有个代表来了,叫苏正东,就是这人去松江挖我墙角,害我损失这么大,我肯定揍他啊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揍啊?韩家肯定拦着。”

    “他拦他的,我揍我的,不耽误。”秦禹龇牙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顾言一愣:“吴迪不会现在就想把韩三千踢出局吧?”

    秦禹眨巴眨巴眼睛,有点惊讶的看着顾言问道:“你狗日的知道的不少啊?!”

    “艹!”顾言撇了撇嘴:“我就在燕北,韩家的事儿我多少知道一点。”

    秦禹一笑,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你想要弄响儿,韩家也想。”顾言轻声说道:“而你要拿南沪本地的货,韩家拿的是欧盟区的货,这冲突早晚会有啊,你想过怎么处理吗?”

    “还没想过。”秦禹要回道。

    “放屁,你肯定早都想过了,不然你不能掺和这事儿。”顾言低声问道:“你已经准备好了,跟韩家掰掰手腕,是不?不是小打小闹的那种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秦禹摇头否认。

    “去你大爷的吧,我是满嘴跑火车,你他妈是一句准话都没有。”顾言站起身,挺着小啤酒肚,迈步走到鱼疗浴缸旁边,坐在长椅上,就把脚丫子插了进去:“来,你试试,这个还挺舒服的。”

    秦禹挠了挠肚皮,坐起身看向顾言:“你欠欠的在响儿的事儿上来回跑,是不是也想掺和掺和啊?”

    “不。”顾言摆手:“这钱我赚不了,不然我爸得打死我,我最多也就能从你们身上扒点好处。”

    “哎,你一直没跟我说过,你家里到底干啥的啊?”秦禹很好奇的问道:“我上网查了不少八区的大官,也没见哪个长得像你爹啊!”

    “你他妈的过分了昂!”顾言有点急眼了骂道:“朋友之间不带这么玩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倒是说啊!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俩干啥呢?”就在这时,朱玉临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闲聊呢。”顾言直接岔开了话题:“展楠往这儿走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,已经过来了。”朱玉临伸手扒拉了一下顾言:“你往那边坐坐,我也鱼疗一下。”

    秦禹一看这个话题被岔过去了,也就没有再问。

    “你真烦,就这么长个凳儿,你过来挤什么啊,你是不是喜欢我啊?”顾言将脚从浴缸里拿出来,骂骂咧咧的走到一旁说道:“我去冲一下,一会吃饭哈。”

    “行,等可可过来,我们去吃饭。”秦禹点头。

    “卧槽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朱玉临惊呼的骂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咋了?”秦禹抬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妈了个B的,鱼咋全翻白了呢?!”朱玉临低头看着浴缸,不可置信的说道:“哎,你看,你看,全死了,都他妈浮上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,真的哎。”秦禹像个憨憨一样,低头看了看浴缸,表情惊悚说道:“……我艹,这是中毒了?”

    “啥毒啊,鹤顶红啊?!”朱玉临赶紧把脚丫子拔出来,拿着浴巾一顿猛擦:“顾言你这脚完全可以阻击克曼鲁军工了。你他妈往海里一插,原Z弹都运不过来。”

    顾言回头愣了一下,低头看着脚丫子骂道:“艹,这香气膏有毒,妈B,假货啊!”

    两分钟后,朱玉临急头白脸的跟工作人员解释道:“我可以赔钱,但你千万别喊。真不是我的脚,我脚可干净了,不信你闻闻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秦禹和察猛坐在旁边的凳子上,笑的像两个傻子。

    不远处,可可捧着木瓜牛奶,一边喝着,一边穿着一身泳装走过来,彻底诠释了啥叫完美身材,啥叫一花开,百花失色。

    秦禹怔怔的看了可可一眼,不自觉的夹紧了双腿问道:“还喝木瓜牛奶啊,兄弟!不怕爆掉啊?!”

    “……嗯,怎么有一股臭脚丫子味儿?”可可嗅着小鼻子,站在门口处嘀咕了一句。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市区某西餐厅内,苏正东笑着冲一名中年说道:“这事儿就麻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事儿。”中年低头看着苏正东给他的资料问道:“在南沪开的挂牌公司,实际经营地在九区松江是吧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苏正东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种公司账目肯定不清,手续估计也不全,好找毛病。”中年收了资料,抬头看着苏正东问道:“怎么样,你这次回来是打算在南沪常驻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苏正东一笑,低声就跟众人攀谈了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日,一早。

    韩桐带着韩宇,火速飞回了奉北,随即乘坐轻轨列车赶往松江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秦禹在酒店内醒来,正准备趁着空闲时间去一趟学院的时候,就听见了门外响起了敲门声。

    数十秒后,秦禹拽开门,看着可可问道:“你今天咋起这么早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公司被查封了。”可可皱着黛眉,话语清脆的说道:“你赶紧穿衣服,咱俩去一趟公司。”

    “被查封了?什么原因啊?!”秦禹一怔后问道。

    “具体原因还不清楚,反正是医药署和税务署的人一块来的。”可可摇头应道:“经理和公司用的电脑全部被带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等我,我马上换衣服。”秦禹掉头就往屋内跑。

    房间门口,可可在等待秦禹的时候,拿出电话,开始不停的拨打着。

    “您好,王叔,我是可可呀。是啊,对对,我刚从松江回来。是……工作一直比较忙……嗯嗯,我爸给您带了一点礼物,正好我来南沪了,下午给您送过去哈。”可可慢步走在走廊内,开始不停的联系着于家的关系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秦禹迈步冲了出来,拍着可可的肩膀说道:“走了。”

    可可跟在秦禹后面,一刻也不得闲,只在不停的打着电话,寻找公司被封的原因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明珠塔酒店健身房内,苏正东在跑步机上,掐着耳机问道:“韩桐已经回去了是吧?嗯,我猜到了,估计公司被封的事儿,马上就会传到吴迪的耳朵里了……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