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为谈事,实则倒贴

吴天胤要来江州,唯一的办法就是自己开车走待规划区公路。因为他们那票人根本就没办法乘坐飞机,所以他要从二龙岗出发的话,赶到这边正经得需要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如果单纯只是给吴天胤点货,让他在待规划区卖,那其实秦禹完全不用非得叫他来江州,直接在电话里就能把事儿说明白。不过秦禹心里有更深的打算,他需要让胤哥亲自过来看看这边的情况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等待老吴到来的这段时间内,秦禹依旧按时按点的上课学习,平时没事儿几乎都不怎么出学院,因为顾老狗这个王八蛋,天天拿他当土财主宰。尤其是秦禹拿了韩桐的钱之后,顾言更是不知道坑他付了多少次嫖资。

    这天中午。

    秦禹正在食堂内吃饭的时候,突然接到了金雨停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?雷猴啊,大明星。”

    “你干嘛呢?”金雨停笑着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在学院吃午饭呢啊。”秦禹喝着白开水问道:“有事儿啊?”

    “还真有点事儿求你。”金雨停站在工作室的窗口旁,抱着肩膀说道:“上回跟你见面,不是认识了你那个朋友顾言嘛?”

    秦禹听到这话一愣:“啊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嘿嘿!”金雨停嫣然一笑:“他上次跟我聊了一些圈内合作的事儿,我挺感兴趣的,想让你在中间帮忙撮合一下,约出来见个面,再深聊聊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直接给顾言打电话就完了呗。”秦禹大咧咧的说道:“你找他,那他分分钟出现啊,哈哈!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俩不是不太熟嘛,我怕见面尴尬。”金雨停淡淡的说道:“你很忙嘛?要是不方便,就回头再说也行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下午还真没啥事儿。”秦禹也不知道上回顾言和金雨停到底谈的咋样,所以本着帮朋友忙的心态,就张嘴应了下来:“你在哪呢?我和顾言一块去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先来接我吧,然后再给顾言打电话,我想去商场给他买点礼物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不用,他啥都不缺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圈子流行这样,是礼貌。”

    “行吧,那你给我地址,我一会去。”秦禹也没再废话,只点头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好,地址我简讯发你。”

    “嗯,就这样。”秦禹伸手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一点左右。

    秦禹换了便装,迈步正往外走的时候,突然看见了鲁荡一个人从侧门进了校内。

    “哎呀,我知道了,我会跟他说的,你别逼我了,行吗?”鲁荡右手拿着电话,语气非常暴躁的吼道:“不是,爸,你老骂我干什么啊?那细节不是你和他们谈的吗?当初你也同意了啊……!”

    秦禹扫了鲁荡一眼,发现他也正看向自己,但二人只是对了一下眼神,就各自错开离去,连个招呼都没打。

    “行了,行了,我知道了。好,我会跟他说的。”鲁荡语气不善的冲着电话嚷了两声,就奔着教学楼走去。

    秦禹懒得鸟他,只徒步走到了校外的停车场,开着公司配给他的越野车,就直奔金雨停的工作室赶去。

    大约半小时后。

    金雨停头戴鸭舌帽,脸上捂着口罩和墨镜,穿着修身风衣,踩着长筒皮靴,就匆匆的拽门上了秦禹的车,笑着说道:“下午好呀,秦sir!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要不跟我说话,那捂成这样,我还真认不出来你。”秦禹笑着调侃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没办法呀,现在南沪百分之八十的媒体,都想指着我吃饭啊。”金雨停自嘲着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事儿也过去挺长时间了,还有人盯着你吗?”秦禹启动汽车,没话找话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明星事件有后遗症,吃瓜群众暂时忘了这事儿,那是媒体没有炒。”金雨停扭头看向窗外,声音很冷静的说道:“……只要我不死,这个话题就永远存在。哦,不,或许我死了,这个话题也没办法结束。鞭尸,刨坟,也一样有流量,有利润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秦禹闻声无言。

    “算了,不说这个了。”金雨停马上又笑着说道:“去明凯商场吧!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秦禹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金雨停原本跟秦禹说的是,她想要给顾言买点礼物,但事实上她到了商场,就只给顾言买了一瓶男士香水,价格虽然不便宜,可却明显有些敷衍的意味。

    反而是秦禹,明明是一个司机的角色,却被金雨停硬拉着逛了N家私密性很好的男装商铺,刷卡几乎都不眨眼睛,给他买了整整十几袋子男装。

    秦禹有些不安了:“……你别买了,我在学院根本穿不上,而且这些都挺贵的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帮我撮合生意,跑前跑后的,我送你点衣服算什么?”金雨停豪爽无比的说道:“更何况上次绑架案要没你,我小命都没了,那于情于理都应该送点礼物,表示一下感谢呀!”

    “……真不用。”

    “这衣服你穿肯定好看,你肩宽,屁股也翘,能撑起来。”金雨停拿着两件西装,笑眯眯的问道:“你喜欢哪个颜色?”

    “我不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,不要纠结了。”金雨停瞧了瞧同款两色的西装,直接回头喊道:“一个颜色包一件!”

    “哎呦,我真服你了。”

    秦禹很无语的拎着大包小裹,双脚生疼的走到了休息区坐下,翘着二郎腿掏出了电话。

    商铺前台内,一个导购扭头冲着同事说道:“……看见没,这就是传说中的软饭硬吃。人家给他买衣服,他还鼻子不是鼻子,脸不是脸的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六点多钟。

    顾言赶到了商场地下停车场,笑着冲金雨停说道:“你要约我,直接给我打电话就行了,不用不好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是不好意思,正好我找秦禹也有点事儿。”金雨停一笑,伸手送出精致的香水盒子:“不知道你喜欢什么,就随便给你买了点。”

    “哎呦,这太感谢了,我就喜欢香水。”顾言很开心的接过礼物,扭头看着秦禹问道:“你这是捡钱了,咋买这么多男装呢?”

    “都不是我买……。”秦禹回了一半,突然意识到了什么,直接把后半句憋了回去。

    顾言眨着眼睛看了看秦禹,迈步走过去,咬牙切齿的骂道:“你狗日的成心演我?她送我个香水,送你他妈的一车衣服,你告诉我,她这是要求我办事儿吗?!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……我……你闻闻香水吧,挺好闻的。”秦禹也不知道说啥。

    “我们走呀?”金雨停在汽车旁边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再JB泡我家雨停,我就告诉可可!”顾言恶狠狠的冲着秦禹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香水真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滚一边去!”顾言不耐烦的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待规划区内。

    吴天胤站在汽车外面抽着烟,扭头看着安仔说道:“这一路上不要住店,我们就在车里睡。”

    “不至于吧?”安仔问。

    “往南走不是咱自己的地方,咱们身上都挂着事儿,还是稳当一点好。”吴天胤轻声应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