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爷(盟主更)

秦禹满头是汗的回过头,看到了顾言就站在那名壮硕青年旁边。

    “六叔,卖我个面子,人别动了。”身材壮硕的小伙,看着沙发上的中年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六叔沉吟半晌:“这小孩过线了,黄勇利的那批货,我压了他三个多月,他都不敢出,谁知道让个区外的人给买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为了还朋友一个人情,才答应买这批货的,具体细节我不了解。”秦禹立马主动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不了解,你就接货,那你应该交点学费啊!”六叔很在理的说道:“你影响我生意,我要你命都是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秦禹无言。

    “六叔,你当我卖我个人情,放他一马。”壮硕小伙单手插兜,话语简洁的说道:“回头我也帮你盯着点老黄那边。”

    六叔沉默。

    “……六爷吧?!”顾言立马迈步上前,从兜里掏出了一张七区某银行的支票,小心翼翼的放在桌子上说道:“一点茶水钱,您抬抬手,放我朋友一马。”

    六叔斟酌半晌:“我不管你们交没交易,但那批货,你不能拉走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没问题。”顾言直接替秦禹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支票你拿走。”六叔指着壮硕小伙说道:“展楠,你欠我个人情昂!”

    “呵呵,行。”展楠点头。

    “把他放了吧。”六叔指着秦禹说了一句后,再次提醒顾言:“你把支票收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滴玲玲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展楠手机铃声泛起,他走到一旁按了接听键:“喂?嗯,你说的是真的吗?啊,好,好,行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电话挂断,展楠笑着说道:“行了,这批货谁也拉不走了,让稽查给扫了。”

    “扫了?”六叔顿时很惊讶的问道:“什么操作?”

    “他们在西门外要交易,但不知道为啥,拖了很长时间,也没交易成。”展楠轻声解释道:“稽查今天正好大巡逻,在路上看到他们的汽车了,估计有些怀疑,就让人过来临检。谁知道老黄那边的人心虚,直接下车就跑……所以货就被扫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六叔闻言大笑:“舒服!”

    这时,秦禹已经被瞎子等人解开了绳子,他擦了擦鼻子上的血,冲着六叔说道:“谢了,六爷。”

    “小孩,你的事儿我听过一些,但七区跟你们那边不一样,跑一条道的车,什么牌子都有,各家和各家之前,剐蹭也很严重。”六爷翘着二郎腿说道:“今天要没有展楠,你光折一条腿,肯定不好使。”

    秦禹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行,就这么地了,”六爷起身:“我歇着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六爷,你咋知道是我买的货呢?”秦禹突然抬头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六爷背着手,面无表情的看着秦禹说道:“黄胖子的嘴比棉裤腰还松,他那边有我的人,你们刚接触的时候,我就知道这个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秦禹脸色阴沉的咬了咬牙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顾言和展楠带着秦禹,上了一台七座越野车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一个铁磁,展楠。”顾言插着手,体态慵懒的介绍道:“展楠,这是……这是我室友……秦禹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。”展楠伸出了手掌。

    “谢谢,谢谢,麻烦了!”秦禹客气的跟对方握了一下手。

    “别嘴上说谢,回头整点实在的。”顾言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一定,一定。”秦禹点头。

    “呵呵,谢啥谢。”展楠启动汽车,笑着说道:“幸亏抓你的是瞎子,顾言一说,我就大概知道是谁,不然今天我使多大劲儿,也不一定能给你挖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六爷是干啥的?”秦禹问。

    “小楠说,七区周围走的响儿,有三分之一都从六爷这儿出的。”顾言撇着嘴,指着秦禹说道:“你狗日的就是命好,今天要没人认识六爷,你丫小命就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谢了!”秦禹脸色认真的冲顾言说道。

    “响儿买卖,是李元震给你介绍的吧?”顾言言语轻松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秦禹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处理吧。”顾言扔下一句,就没再多说话。

    秦禹点了点头,伸手打开刚才被没收的手机,第一时间拨通了齐麟的电话,低声跟他交谈了起来。

    又过了十几分钟,秦禹在盛元区某岔路口下车,回头冲着顾言说道:“你们先回去,我处理点事情。”

    顾言斟酌半晌,插手问道:“你能摆的平啊?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我自己能处理。”秦禹轻声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黄勇利这个人……不好弄。”展楠弯着腰问道:“要不然,我们一块去跟他谈谈。”

    秦禹非常清楚,展楠帮忙那是看在顾言的面子上,但要真出现什么大矛盾,人家也不会无缘无故的玩命帮你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我自己能解决。”

    “我和展楠喝点酒,你完事儿了,给我打电话。”顾言冲秦禹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展楠的汽车离开后,秦禹站在马路牙子上,十分憋屈且委屈的擦了擦脸上的鲜血,直接拨通了李元震的电话:“你在哪儿呢?”

    “我正找你呢,黄勇利给我打电话,说你的人没有接货,到底咋回事儿?”李元震语气急促的问道。

    秦禹回头看了一眼街边的路牌,低声应道:“我在菜园街,你马上过来,咱俩见面说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李元震扔下一句,就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七座越野车内。

    展楠叼着烟,扭头冲顾言调侃道:“你是真牛B哈,哪儿的人物你都能接触上,而且关系还都处的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那是啊,因为我从来不坑朋友。”顾言颇有些得意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你快死一边去吧!”展楠闻声顿时撇嘴骂道:“你上回找我整那个小公司,我两次投了四十多万,回头一分钱盈利没有,还全让你拿去泡嫩模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是政策变了吗,不然那个公司肯定挣钱!”顾言目光鄙夷的看着展楠骂道:“你挺大一老爷们,怎么还翻旧账呢?我不说了吗,那四十多万算我欠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拉倒吧,你就是皇城根下第一老赖,”展楠撇嘴骂道:“我信你才踏马有鬼!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顾言一笑,直接岔开话题说道:“哎,你找人在黄勇利那边打听打听,看一会他们谈的怎么样。如果秦禹吃不住,你说句话,帮帮他。”

    展楠闻声一愣:“你和秦禹也没认识多长时间啊,关系处的这么好?”

    “都是江湖儿女嘛,顺手的事儿,能帮就帮一把。”顾言吊儿郎当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去你大爷的吧,你这个嘴没一句实话。”展楠骂了一声,伸手掏出了手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秦禹在路上等了能有二十多分钟后,李元震坐车赶到菜园街路口,张嘴喊了一声:“小禹,到底咋回事儿啊?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黄勇利坐在车内愤怒的喝骂道:“货都送出去了,他拉走就完了呗,在那儿磨叽什么啊?!这下舒服了,艹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