姚先生

“韩桐,韩桐!!”

    苏正东被小白捅的满脸是血,在人群中撕扯着,疯狂的喊着他韩爹!

    “噗嗤,噗嗤!”

    小白根本不管其他人,只轮着右臂,拽着替苏正东的头发,疯狂冲他猛捅,但无奈的是水果刀柄有些湿滑,再加上周围还有徐年等人拦着,所以他一直扎不到苏正东的要害!

    但即使这样,苏正东也被捅的惨不忍睹,整个脸颊已经变成了刀鞘了,让小白捅的泚泚冒血,全是窟窿!

    韩桐其实心里已经巴不得让小白捅死苏正东,因为这个B嘴里一句实话都没有,已经让他一直处于被动局面,可从理智上来讲,苏正东是欧盟区那边让他力保的人,所以他不可能这个王八蛋死在自己别墅了。

    韩宇再次带着楼下的兄弟冲进人群,端枪指着秦禹吼道:“你他妈给我老实点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秦禹反手抓住韩宇的枪管子,右手直接亮出了一个火柴盒的大小的遥控器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察猛伸手拽过大米,直接扒开他身上的外套,漏出他身上一排雷管:“CNM,你在动一下我看看!?”

    韩宇瞬间愣住。

    今天是韩桐攒局让大家过来讲数,那齐麟肯定要防着他,心里偏向苏正东!如果大米被带进二楼,那万一被苏正东等人威胁,直接变了口供,那他妈的不就有理变成没理了吗?

    所以,齐麟在让大米等人进来之前,就给他们缠了雷管,而这也正是他跟马老二等人的性格不同之处!他在地面上万人不敌,但做事儿却非常细腻与严谨!

    “你给我滚!!”

    秦禹扒拉开韩宇的枪,一把扯过苏正东,提起膝盖就奔着他的脑袋撞去。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苏正东已经彻底被打懵了,仰面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秦禹!!你他妈别给我上眼药!”

    韩桐彻底急了,伸手拦在他和苏正东面前,一直在喊着:“你俩的事儿,出了这个门跟我一毛钱关系都没有,但在这个屋,你动他肯定不行!”

    “我他妈已经够给你面子了!!韩桐!”秦禹瞪着眼珠子吼道:“你拉偏仗有点明显了!”

    韩桐心里冤的不行,其实他根本没想着拉偏仗,也不想管苏正东,只是欧盟区那边的给他的压力太大而已!

    “你给我起开!”秦禹推着韩桐呵斥道:“起开!”

    “你要干啥你冲我来!!冲我来,行不行?!”韩桐体格没有秦禹壮实,但也一直在中间玩命拦着,与他撕扯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吴迪站起身,迈步走过来,伸手抓住韩桐的胳膊:“松手!”

    韩桐怔主。

    “撒手?!”吴迪指着韩桐的喝问道:“我说话是不是不好使!”

    韩桐看着吴迪,夹在两伙人中间,彻底进退两难了。

    秦禹绕开韩桐,双手举起板凳,冲着苏正东的脑袋就拍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一声闷响泛起,苏正东被砸的趴在地上,浑身抽搐。

    “别打了,别打了,差不多得了!”

    徐年冲上前,也开始玩命拦着:“屋里这么多人,你真给他整死了,他能白死吗?!”

    “妈了个B的,整死他还用我自己蹲监狱吗?!”秦禹推开徐年,双手轮着板凳,冲着苏正东的上半身,再次疯狂猛砸。

    苏正东被打的已经没有人样了,狼狈不堪的爬到茶几桌子下面,还在喊着:“韩桐,打电话,快点打电话!”

    “噗嗤,噗嗤!”

    小白拿着水果刀,冲着苏正东的后背,上半身依旧疯狂猛捅着。

    “亢亢!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屋内泛起两声枪响,别墅外面的韩家人全部冲了进来,足有二十多个。

    别墅外。

    齐麟听到枪声后,第一时间推开车门,面无表情的带队奔着别院正门走去。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可可推开车门,冲着于家来的人喊道:“都进去!”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两家人合在一块,大步流星的就进了别院内。

    “别动!”

    门口处站着的十几个人,立马挡在了台阶上。

    “没进屋的人,就不要掺和了!”台阶上的光头壮汉,面无表情的吼道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齐麟伸手接过旁边兄弟递来的大喷子:“你们要想大点玩着,那咱们就试试!”

    别院外,左侧,那台后赶来的轿车内,坐在后座的中年皱眉说道:“还是闹起来了!”

    “CNM!都给我滚开!”齐麟拎着枪,迈步就往里冲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楼上。

    韩家的人上来后,先是放了两枪,随即喊道:“楼下来了个人,叫展楠和韩总下去!”

    展楠闻声一怔。

    “谁来了?!”韩桐问。

    “姚先生!”壮汉当着众人面回道。

    展楠闻声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“等五分钟,如果还不行,咱们就各用各的招,要个结果!”壮汉很冷静的看着秦禹等人说道。

    茶几桌下,苏正东趴在血泊内,使劲儿甩了一下脑袋,却发现自己已经什么都听不到了,全是耳鸣声。

    展楠迟疑了一下,趴在秦禹耳边低声吩咐了几句,随即指着门外说道:“我先下去!”

    秦禹扔掉凳子,伸手指着苏正东说道:“就让他在哪儿趴着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展楠和韩桐一块下楼,穿过人群和别院,来到了那辆轿车旁边,一左一右的弯腰坐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姚先生!”

    “姚先生!”

    二人冲着中年打了声招呼。

    “不是谈吗?怎么还搞起来了。”姚先生笑着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韩桐疲惫的长叹了一声,眉头紧皱的说道:“……苏总……让我攒局,事儿又不一次性说明白!我啥都不知道,让人一直在打脸……吴迪已经跟我急了,我拦着不是,不拦又不是!”

    姚先生见韩桐已经当着展楠的面说出了这种话,心里也能猜到他对苏正东有多不满。

    “姚先生,这事儿我也拦不住。”展楠看向老姚,张嘴就要说话。

    “……这么多人在,你真能把苏正东弄成什么样吗?这是区内啊,上有天子,下有皇土,事情真搂不住了,谁日子能好过啊?”姚先生笑吟吟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展楠沉默。

    “你这样……!”姚先生没再理会韩桐,而是扭头冲着展楠轻声吩咐了几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楼上。

    吴迪看着秦禹问道:“你心里有数吗?”

    “有!”秦禹低声回道:“我要搞响儿,早晚得跟他们翻脸,那就不如狠点整着!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吴迪点了点头,没再多说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