令人眼馋的客户

由于吴天胤本身并不想玩啥节目,再加上时候也不早了,秦禹等人还要返回江州,所以酒席只持续了一个多小时就结束了。

    餐馆门口。

    “行,六爷,那我们先走了哈。”吴天胤笑着伸出手掌:“这两天我让小禹给你货单,然后就打款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六爷跟吴天胤握了握手,话语简洁的说道:“天黑了,道不好走,你们注意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。”

    “行,那就这样,回见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众人围在一块寒暄了几句后,吴天胤就率先上了汽车,随即秦禹回头喊着问道:“小楠,你跟我去江州不?”

    “我就不去了。”展楠摆手回道:“正好六爷的车在这儿,我们一块就回区内了。”

    “行,那我这两天回去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勒,慢点开哈!”

    “拜拜,走了昂!”秦禹冲众人摆手后,弯腰就上了汽车,抬头冲着齐麟说道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众人分开后,展楠与六爷等人就一道回了区内,随即自己开车往家里赶去。

    展楠一走,瞎子才坐在车内,轻声冲六爷说道:“秦禹这个客户挺有实力啊,人也爽快,初次碰面就能拿一百五十万以上的货,这非常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,这个人不爱说话,但做事儿干脆利落,挺好的。”六爷点头评价道。

    “客户爽快,也侧面证明了一个问题。”仇伍坐在副驾驶上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证明什么?”司机问。

    “侧面说明秦禹在松江的影响力,不是吹牛B吹出来的啊,他是真的很有人脉。”仇伍笑着应道。

    “哎呀,他是干警员的,还是个大队长,怎么可能没有俩朋友呢。”司机撇了撇嘴:“而且说句难听的,就咱们的这货价,如果能自己在松江摆摊敞开了卖,那是一个一百五十万的问题吗?!说白了,他能这么爽快,无非就是两点原因:第一,咱货价低;第二,质量好。不然他跟秦禹关系再好,咱货不行,他能买吗?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真是一级抬杠运动员。”仇伍一愣后,也懒得跟他再废话了。

    “六爷,你说咱要能单独跟这个姓吴的接触上,那以后走几次货,他能不能变成咱的客户?”瞎子直言问道。

    六爷一愣:“你快别扯淡了!苏正东派人去松江转了一圈,最后客户没找到,反倒他妈的让人捅的跟蜂窝煤似的,嘴差点没被剁掉,最后还赔了七百万!这还不足以说明问题吗?”

    “你看你咋急眼了,我不就是随口聊聊吗。”瞎子跟六爷说话也没啥顾忌,就像是亲属一般。

    “不要往这方面想。”仇伍立马插嘴说道:“刚才那个吴老板在酒桌上,一共说了不超过十句话,其中有八句都带着秦禹,那你还不明白啥意思吗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瞎子忍不住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之前既然跟秦禹已经谈好了,那就不要想着窝里斗的事儿。闷头把买卖做好,比啥都强。”六爷一句话收尾。

    众人听到这话,就都没再吭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路上。

    秦禹坐在车内,插手看着吴天胤问道:“你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货是挺好的,价格也便宜,可以长做。”吴天胤很满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刚才有仇伍他们在场,我也没办法拦你一句。”秦禹轻声说道:“第一次,你就准备下一百五十万以上的货,是不是有点多啊?你短时间内能放出去吗?”

    “二龙岗倒腾响儿的,规模都不大,而且价格很高,我们的货有优势。”吴天胤话语简洁的说道:“而且安子以前就是干这个的,他有门路,所以我也不愁客户。”

    “行,你心里有数就没问题。”秦禹虽然有点想不通,吴天胤咋能快速放出这么多货,但见他胸有成竹,也就没有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二人谈完,车内就安静了下来。折腾了一天,又熬到了凌晨,大家都很疲惫,所以都各自坐在位置上,开始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大约三个半小时左右,汽车抵达江州附近。

    齐麟点了根烟,提着精神问道:“胤哥,你回哪儿啊,我送你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吴天胤揉了揉眼睛,打着哈欠说道:“你到前面路口停下,我就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行。”齐麟心里明白,这地面上的人都有着自己的习惯,人家不让送,他也没必要假客气:“车后面有大衣,你要冷,就拿几件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吴天胤点头。

    车往前开了不到十分钟后,吴天胤就推门走了下去,转身冲秦禹说道:“明天我给你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行,你到地方了给我来个信儿哈!”

    “好勒!”

    吴天胤说完,关上车门,就披着军大衣,快步离去。

    “呵呵,胤哥办事儿挺细啊。”齐麟双手握着方向盘,笑着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他闹出太多动静了,也没啥靠山,谨慎点正常。”秦禹打着哈欠评价了一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路上。

    吴天胤在生活村边缘,连续穿了好几个无人胡同后,才快步奔着住所走去。

    凌晨五点多钟,生活村中心地带的一家食宿店内,吴天胤跟安仔简单谈了一下响儿的事儿后,就直接穿着衣服,躺在了土炕上说道:“让阿宏别睡的太死,我眯几个小时,起来咱们再商量。”

    “行,你睡吧,我都休息的差不多了。这马上快亮天,一会我去吃点饭。”安仔坐在炕上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吴天胤点头后,盖着脏兮兮的被子,就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早晨,六点十分左右。

    食宿店的老板,正在院门口接食材的时候,两台汽车靠在路边停滞,六个男的迈步走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哎呦,于SIR啊!”食宿店的老板一愣,立马在腰间的围裙上擦了擦伸手:“你今儿咋起这么早呢?”

    “有点事儿。”领头一男的,伸手从怀里掏出一张用A4白纸打印出来的照片,轻声问了一句:“你看看,你店里有这个人吗?”

    老板接过A4纸粗略扫了一眼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你踏马仔细看看,”领头男子无语的骂道:“挺重要的。”

    老板闻声再次仔细看了一眼黑白照片:“哎……哎,你别说,这个人我看着还真有点眼熟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