扑朔迷离的货物来源

待规划区内。

    齐麟皱眉看着印子说道:“你这货源有问题,那我肯定不敢接啊!”

    “谁跟你说,我这货源有问题了?”印子瞪着眼珠子回道:“我们老板跟你们老板,都谈完了,你一个跑腿的,事儿咋这么多呢?”

    齐麟闻声脸色阴沉下来:“你这货到底是从哪儿来的,你自己心里最清楚,我多的不想说了,OK?!现在我联系不上让我取货的朋友,所以我不能接这四车货,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你给秦禹打电话!”印子直接把话挑明:“我跟他谈!”

    “你嘴上最好有个把门的,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,你心里没数啊?!”齐麟很反感对方提秦禹的名字,只话语冷淡的扔下一句,转身就要走。

    “哎哎,你他妈走了算怎么回事儿啊?”印子彻底急了:“我货都拉出来了!你把我晾在这儿,我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那我现在接不了这个货,你让我怎么办?”齐麟回头应道:“你先把货拉走吧,等朋友联系我了,我在考虑能不能把货拉走!”

    说完,齐麟拽开车门,就要坐上去。

    “你不能走,货你必须拉走,不然我没法处理。”印子一把拉住齐麟胳膊,皱眉说道:“钱都给了,交易算达成了!”

    齐麟目光清冷的看了一眼对方拽着自己胳膊的手掌,话语简洁的说道:“你把手撒开!”

    印子怔了一下:“我再说一遍,你赶紧把货拉走!”

    “嘭!”齐麟一拳怼在对方的脖子上,将他推出去了两三米远:“你有说话,别跟我动手动脚的!货我肯定不能拉,你让你老板联系我朋友吧!”

    “你踏马的!”印子上前就要在拽齐麟。

    “踏踏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山体侧面响起一阵脚步声,两个负责望风放哨的青年跑过来,语气急促的冲着印子说道:“路边停了两台稽查的车,有几个人下车在打电话!”

    “那个稽查队的?”印子立马回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清楚!”青年摇头应道:“他们刚开始好像就是路过,看这边这么多车停在这儿,估计是看出点啥了!”

    “我艹Nm的!”印子十分丧气的冲齐麟吼道:“你早早拉走就完了,现在扯上线了,怎么弄!”

    齐麟抬头看了一眼对方,面无表情的冲着察猛说道:“通知咱的车,赶紧走!”

    察猛闻声立马拿起了对讲机,低声吩咐道:“粮食没上车,锁频道,撤了!”

    “收到!”开车的司机很快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翁!”

    齐麟启动汽车,率先跑路。

    路边,印子探头扫了一眼主干道,见到那两台稽查汽车还没有走后,顿时心急如焚的骂道:“赶紧,快,赶紧把车队正走,别在这儿晃悠了!”

    大约十几分钟后,车队刚刚行驶出岔路口,迎面就又开来四五台稽查车队的汽车,直接将车队别在了道路上。

    中间军用卡车内坐着的印子,感觉事情有点不太妙后,立马推门下车,带着两个小伙,捋着大野地就跑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市郊区,某治安相对混乱的棚户区仓库内。

    “嘭嘭嘭!”

    瞎子领着两位壮汉,手上裹着衣物,冲着被绑在水泥柱上的秦禹,就是一通猛锤!

    秦禹四肢不能动弹,更不能做出防御动作,所以他被打了能有十几拳后,一下没忍住,哇的一声就冲地面吐了起来。

    瞎子晃动了一下脖子,伸手抓着秦禹头发,猛然提起膝盖,咕咚一声再次撞在他了的腹部。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“呕!!”

    一声闷响泛起,秦禹再次干呕了起来,嘴里往外喷着非常粘稠的酸水。

    “狗日的,你当这是松江呢,是吗?!”瞎子十分凶悍,抬起右臂,冲着秦禹的脑袋再次猛砸两拳。

    秦禹被打的鼻孔窜血,大脑一片眩晕。

    不远处的破旧沙发上,一位中年穿着皮夹克,翘着二郎腿,一边吸着烟,一边摆手喊道:“行了,你们歇一会!”

    瞎子等人闻声散去。

    秦禹足足缓了能有两三分钟后,才侧过头,将流血的鼻子在肩膀上蹭了蹭。

    “体格不错啊?!”中年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秦禹心里憋屈到爆炸,但依旧克制着自己情绪,缓缓抬起头,看向中年问道:“大哥,有过节说过节,咱能解就解,解不开,我就认了!你没必要整几个兄弟祸害我。”

    “还不明白,是那件事儿啊?”中年吸着烟问道。

    “懵着呢!”秦禹非常诚恳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响儿是不是你买的啊?”中年言语平淡的问道。

    秦禹听到这话,瞬间愣住。

    “你这小孩做事儿也有点太没谱了,七区的行情你了解吗?你就敢随便接货?”中年歪着脖,声音很有磁性的说道:“你吃了两百万的低价货,就没考虑到,别人可能没饭吃吗?”

    秦禹咽了口唾沫,脸色非常震惊的看着中年说道:“大哥,这事儿你可误会了!那批响是要去松江的,根本不会在本地散,而且放给我货的人,那是肩膀上扛着星星和杠的……这应该影响不到你们吧?”

    中年闻声一愣:“黄勇利没告诉你,那批货是从哪儿来的吗?”

    秦禹一听这话,顿时有点懵:“本地产的啊!”

    “他说本地产的你就信啊?”瞎子斜眼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们中间有人担保啊。”秦禹更加疑惑的看向瞎子:“这批货,不是本地的吗?”

    “算了,不说这个事儿了。”中年直接打断二人的对话,抬头看着秦禹问道:“你给你下面接货的人打个电话,我要知道交易地点!”

    秦禹愣了半天,立马摇头拒绝:“这可不行!”

    “小崽子,你在考验我的耐性是吗?”中年冷脸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大哥,我的人也在现场呢!”秦禹毫不犹豫的回绝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们在跟你好好谈判呢,是吗?”瞎子阴着脸,直接摆手喊道:“拿锤子,砸折他一条腿!”

    话音落,一名身材壮硕的青年,手拎着一把数十斤重的大锤,直接冲秦禹走来,瞬间抬起了胳膊。

    秦禹扭头看向对方后,霎时间汗如雨下,脸色苍白的喊道:“……等一下!”

    “等个JB!”小伙根本没停手里的动作,目光凶狠的看着秦禹大腿,直接举起了锤子。

    “咣当!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仓库门开,一名身材高大的青年走进来喊道:“等会,先别动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