被绑

秦禹被逼在墙角,心里的第一反应就是,这三人跟金雨停有关系,但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。因为金雨停即使想坑他,也不会自己露面啊,毕竟秦禹在松江还有很多敢玩命的铁头兄弟呢。

    “别动,动一下,我干死你。”瞎子动作隐晦的拔出S枪,顶在秦禹的腰间,话语简洁的吩咐道:“转身,往回走。”

    “哥们,你找错人了吧?”秦禹看了一眼三人站的位置,心里第一选择是宁可拼了,也不能跟他们走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另外两人第一时间上前,手里拿着事先准备好的手铐子,直接拷在了秦禹的右手上:“话听懂了吗?转身,往回走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干什么?!”金雨停见到三人手里全部拿枪后,立马冲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瞎子一把推开金雨停,伸手扯着秦禹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你们站住……!”金雨停伸手就要拉扯对方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另外一名陌生男子,直接将金雨停推倒,大步流星的就窜出了走廊。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一台灰色的面包车从角落内冲出来,直接停在了众人面前。

    “哥们,有啥过节啊?你明说,咱们聊聊,我不动弹。”秦禹此刻已经清楚,自己是没机会跑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上车。”瞎子等人将秦禹率先塞到车内,才立马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站住!”

    金雨停起身后,立马狂喊:“保安,保安!”

    “翁!”

    灰色面包车扬长而去,瞬间消失坐在了这一片停车区。

    金雨停面色慌张的掏出手机,第一想法是报警,但仔细一想秦禹身份复杂,抓他的根本不知道是什么人,那报警的话,弄不好还害了他。

    怎么办?!

    金雨停急的脸色煞白,因为他怕秦禹被绑走,自己以后会说不清,所以此刻已经彻底慌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找……找谁呢?”

    金雨停在原地来回走了两步后,突然想起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十几秒后。

    南沪市区某饭店内,顾言脸色通红的摆着手,十分激动的吼道:“今晚都别走昂,我安排,我全安排了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滴玲玲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阵电话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喂?金小姐,有事儿吗?”顾言放下酒杯,转身走到一旁接通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……我和秦禹吃饭,他被绑架了。”金雨停语气急促的说道:“我也不知道该不该报警。”

    顾言懵逼半天后:“被绑架了?谁给他绑架了?!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我俩正准备去餐厅,突然就冲出来三个人,全拿着枪……。”金雨停声音颤抖的将事情经过叙述了清楚。

    顾言眨巴眨巴眼睛:“你报案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!”金雨停摇头:“……我……我知道秦禹一些事儿,就没敢先报案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,你先别报案。”顾言嘱咐了一句后,立马又问:“你回想一下,找他的人都说了什么了吗?开的啥车,长的啥样?”

    金雨停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后,立马出声回应道:“……他们下来的有三个人,开了一台灰色的面包车……他们没跟秦禹说什么,领头的人……哦,对,领头的人瞎了一只眼睛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在哪个餐厅?”顾言问。

    “东方大厦,明朗私人厨房的专用停车场。”金雨停语速很快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行,我知道了。”顾言轻声吩咐道:“你等一下,我现在就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到底报不报案啊?”金雨停追问。

    “先不报案,你等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二人就结束了通话。

    顾言拿着手机,转身看着众人说道:“那啥,我有点急事儿先走了。小临留下,安排一下大家。”

    “啥事儿啊,这么急?”

    “急事儿,急事儿,回头聊。”顾言拿起衣服,步伐匆匆的就向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叫小临的帅小伙跟了出来,破口大骂:“你踏马又坑我是吗?!回回说你安排,回回留我掏钱?”

    “这回真没有,”顾言回头解释道:“秦禹被绑架了。”

    “被绑架了?!”小临愣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几分前,待规划区内。

    齐麟扭头看着察猛问道:“我没听懂你什么意思,啥叫这批货不是本地的?”

    “就是说,这批货根本不是七区军工生产的。”察猛很专业的解释道:“无缝枪管上印的是欧盟区克曼鲁军工厂的LOGO和编号,枪体细节也全都是欧派军工厂的风格。比如我们这边M系B枪的保险,都喜欢放在握把上边的位置,但那边的枪,习惯性放在扳机附近……。”

    齐麟听完瞬间明白了对方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他们撒谎了,我用脑袋保证,这批货绝对不是七区本地的。”察猛非常肯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撒这种谎干啥呢?”齐麟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“这我就不清楚了。”察猛摇头:“不过他们给的量确实足,货品质量也顶尖,这没有撒谎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他妈的,这货量再足,质量再好,那咱也得知道货源是从哪儿来的啊,不然以后有麻烦怎么办?”齐麟很谨慎的掏出手机说道:“我给小禹打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察猛点头。

    话音落,齐麟伸手拨通了秦禹的号码,但打了三遍对方都没有接。

    “他是不是又在开会什么的,暂时不能接电话?”察猛问。

    “他不同意,这批货绝对不能拉走。”齐麟斟酌半晌后,立马推开了车门,冲着外面一直等待着的印子说道:“哥们,不好意思,这批货我们暂时拉不走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啥意思啊?”印子很不满的喝问道:“货都拉出来了,你跟我说这个?”

    “你这货是本地产的吗?”齐麟直言问道。

    印子愣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市区内,顾言开着自己在七区刚买的汽车,低头翻了电话半天,才拨通了一个号码。

    “喂,顾少?”

    “干啥呢,展楠?”

    “我在打牌呢。”

    “求你帮忙打听个事儿。”顾言舔了舔嘴唇,低声就冲对方吩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灰色面包车内,秦禹心里有点虚的看着瞎子,言语客气的问道:“兄弟,咱们什么过啊,你提醒我一下呗?!”

    “你过线了,你知道吗?”瞎子面向极凶的说道。

    秦禹一听这话,瞬间懵了:“……我刚来七区没几天,怎么就过线了啊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