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就准备坑死韩桐

别院外,可可三叔于万江扫了一眼老莫,声音冰冷的问道:“你炸的厂是吧?”

    老莫被于家壮汉扯着脖领子,用枪胁迫,心里已经彻底没底了。因为不管是韩桐,还是那个说要捧他的苏正东,此刻都没有追出来,这意味着他暂时已经没人管了。

    “你会遭点罪的。”于万江指着老莫说了一句后,摆手招呼道:“给他塞后面那台车里。”

    “走!”壮汉挟持着老莫,直接奔着后面的汽车走去。

    “秦禹那边怎么样?”于万江抬头冲着可可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没谈。”可可上了于万江的车,话语简短的说道:“我们先别走,等等秦禹。”

    二人正在交谈之时,不远处再次有车灯晃来,一台越野,一台面包车停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可可一怔降下了车窗,冲着越野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滴滴!”

    齐麟坐在越野车内按了一下喇叭,表示自己看见可可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别墅二楼大厅内,众人再次落座,但气氛却比之前明显压抑了不少。就连主事儿攒局的韩桐,此刻脸上也没有了任何笑意,只目光清冷的看着秦禹,吴迪等人。

    韩宇站在楼梯口处,背手持枪,双眼也一直盯着秦禹,小白,察猛等人。

    许久的沉默后,那个叫徐年的人率先开口:“我觉得吧,这地面上的人也讲利字,也讲情字。秦禹在松江的那些兄弟,如果心里真是有跟他死抱一把的态度,那肯定也不会因为点响儿的收益,就跳槽了。反过来讲,如果响儿的这点利益,真能让他们变心,那也谈不上你们之间有啥情谊……大家出来做事儿,肯定是先看钱嘛。”

    秦禹扫了对方一眼,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你秦禹不想干响儿的买卖,那我就找别人。你有招你就护盘,如果你护不住,那还是说明你人没有处到位。”徐年翘着二郎腿,看似很客观的说道:“反过来,鲁林被扣住了,那也怨不得别人。你想扩充市场,那遭到本地人阻击,有一些损失这也正常。但我觉得吧,秦禹在这件事儿上,也没啥实际损失,毕竟松江那帮人最后还是挺你的,并且老鲁你该收拾也收拾了,该要的面也要回来了,所以这事儿差不多就得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算差不多?”秦禹看着他问。

    “老苏拿一百万,算是给你赔个不是。”徐年轻声说道:“你也别得理不饶人,抬抬手把老鲁放了,这事儿就算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秦禹笑了笑,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这个意思。”韩桐坐在中间的沙发上,声音低沉的说道:“苏正东之前不认识你,那他让老鲁去松江挖人,也没啥可说的,最多算商业行为。而你扣住了鲁林护盘,也是情理之中。双方也别谈对错了,我看就苏正东拿钱,你放人,这事儿就翻篇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百万吗?”秦禹问。

    “我就有一百万。”苏正东插手回道。

    秦禹沉默半晌,话语简洁的应道:“好,看在韩桐的面子上,你说松江的事儿,只值一百万,那我认了。”

    韩桐闻声一怔,没想到秦禹能答应的这么痛快,就连徐年等人也是一脸茫然,他们也没算到秦禹似乎比可可更好说话。

    秦禹坐在沙发上,插手看着苏正东:“好,现在松江的事儿,咱不谈了,翻篇了,现在来说说六爷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韩桐一怔:“六爷有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徐年闻声也看向了苏正东,目光疑惑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又扯上老六了?”苏正东皱眉冲秦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老六的事儿吗?”秦禹目光直视着苏正东逼问道。

    苏正东怔住,右眼皮狂跳的看着秦禹,心里瞬间有点没底了。

    “之前我让马老二跟你开价五百万,那已经是给足了韩桐面子了。”秦禹指着韩桐说道:“要是没有他,你觉得我能跟你谈吗?”

    “我没听懂你的意思。”苏正东面色不善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你真没听懂,是吗?”秦禹伸手指着苏正东:“我再给你一次机会,你现在摔在这儿五百万,我马上放了鲁林,之前的事儿就彻底掀过去了。至于以后响儿的买卖,咱们八仙过海,各凭本事。但你要还装没听懂,那等我掀开牌,你再答应拿五百万,可不好使了。”

    苏正东额头渗出细密的汗珠,不自觉的搓了搓手掌回道:“不好意思,我确实没听懂你的话。”

    秦禹盯着苏正东看了三秒,直接掏出了手机,冲韩桐说道:“我让两个人上来。”

    韩桐扭头看向苏正东,心里暗骂你个老狗B的可千万别给我挖坑了。你到底懂没懂,哪怕给我个眼神也好啊!

    苏正东稍稍犹豫了一下,斜眼看着韩桐问道:“今天是不是就聊松江的事儿?”

    “你别扯没用的,我叫上来的人,就是这个事儿里的。”秦禹将电话放在右耳上,话语简洁的说道:“你带人上来。”

    苏正东见秦禹如此笃定的冲着电话吩咐,心里顿时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有把握吗?”吴迪笑呵呵的抬起头,当着众人面冲着秦禹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也没谱,先叫上来看看吧。”秦禹插手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韩桐听着二人的对话,心里更加没底。他看向苏正东的眼神,已经从愤怒变成了忐忑。

    大约十几分钟后,两个耀光的兄弟,持枪押解着三名戴着头套的男子上楼。

    “禹哥,人带上来了。”耀光的兄弟冲着众人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行,你们下去吧。”秦禹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耀光的兄弟闻声走到秦禹身前,趴他耳边轻语了几句后,动作隐蔽的递给了他一个很小的正方形物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距离别院很近的公路上,一台轿车在飞速行驶。

    “他怎么说?”车座后的一名中年插手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让我们快一点。”副驾驶的男子,低声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中年斟酌半晌,插着手张说道:“算了,里面人太多,一会我就不上去了,你上去叫……。”

    别院门口。

    齐麟撸动枪栓,话语简洁的说道:“事儿要不对,我们直接打进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