术业有专攻

吴天胤来江州的消息,仅限于秦禹,齐麟,察猛,三人知道,因为前者是九区点名通缉的要犯,虽然他现在在江州,可行事依旧需要很谨慎,不宜大讲排场的宴请。不然一旦发生点啥事儿,那后悔都来不及。而这也是为啥吴天胤很低调的就带了两个人过来,并且拒绝了秦禹安排他在耀光公司内居住。

    人多眼杂的地方,其实完全没有秘密可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次日,中午,正好学院内没有啥重要的课,所以秦禹就让林成栋帮他打了卡,然后给展楠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之前我跟你说的那个客户过来了,你晚上安排一下,我们在区外简单吃口饭,然后让他去六爷那边看看货,这样以后他也好下单。”秦禹轻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行啊,晚上先吃饭,再去夜场,一切费用算我的。”展楠很豪爽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不用搞这些,人家不是顾老狗,根本不好这个。”秦禹无语的说道:“你就自己过来,然后让六爷那边安排一下就行。千万记住,在场的人越少越好,他们看完货,然后核实一下本地情况,估计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行吧,那我还省钱了。”展楠龇牙说道:“我一会给仇伍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妥。”秦禹点头。

    二人沟通完毕后,秦禹就叫了齐麟和察猛,一块吃饭,商量晚上去看货的事儿。

    响儿的买卖跟药不太一样,因为药是对症的东西,地面上需要的种类就那么多,所以秦禹他们每次下单要的货,基本变化不大。

    可响儿不一样,长的短的,无声的带响的,五花八门,种类繁多,所以没搞过这东西的,你也不清楚,地面上都需要啥,你更不知道供货商手里都有啥。这也是为什么吴天胤会答应过来看看,他第一是想验验货,第二也是想看看供货商的实力。

    下午四点多钟。

    齐麟开了一辆商务车,在离江州不远的一个生活村接上了吴天胤。

    “我跟对方说了,咱们今天晚上就不进区了,正好他们在区外有个仓库,我们过去看一下就行。”秦禹冲着吴天胤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,挺好。”吴天胤点头。

    “先吃个饭吧,我给你介绍一个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吴天胤穿着一件很宽松很厚的运动登山服,整个人缩在衣服里,看着非常不起眼,话也很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众人在江州附近找了个饭店,简单吃了口东西。席间展楠赶到,跟吴天胤认识了一下,但后者沉默寡言,所以俩人也没有过多的交流什么。

    吃过饭后,时间就来到了晚上六点多钟,齐麟开车着,速度不急不缓的花了四个小时,才赶到了南沪附近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仇伍刚要从公司离开,六爷就乘坐着汽车赶来,让司机叫了他一下。

    “你们怎么来了呢?”仇伍上车后,见到六爷还有瞎子二人,表情非常意外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这次是个大客户嘛,我过去看看。”六爷轻声说道:“最近货不太好走,要是真能把这个客户谈下来,咱们也能进点快钱。”

    仇伍心思细腻,他觉得可能是六爷还不放心完全对他放权,这才特意赶来。所以他也不好说什么,只点头应道:“那就我们四个去,不要再叫其他人了,展楠说这个客户挺低调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,”六爷点头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深夜,十点半左右,众人在距离南沪大约三十公里的江畔生活村碰面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们介绍一下哈。”秦禹站在汽车旁边,笑着说道:“这是我在松江的朋友,姓吴,我叫他吴哥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。”六爷伸手。

    “哎,你好。”吴天胤礼貌的回应。

    双方相互认识了一下后,仇伍才指着前方不远处的独栋楼房说道:“货在里面,走吧,进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众人迈步跟上,轻声交谈着进入了独栋楼内。

    楼房有三层,但屋内很空,连基本的家具都没有。秦禹只见到一楼有几床地铺,像是有人在这儿居住过。

    “这儿平时有三个看库的,你们来了,我就让他们出去放松了,呵呵。”仇伍心细如针的冲秦禹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啊。”秦禹点头。

    “货仓在后面。”仇伍指着前方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通往后门的走廊很暗,而且有数层大铁门,仇伍一路提醒着众人注意脚下,带着众人来到了后院。

    院内周围的高墙有两米多高,且墙头上全部拉着电网,左右两侧还有七八条没栓的大狼狗。不过它们很认人,见到仇伍等人,过来嗅了嗅,就回狗窝过夜生活去了。

    穿过十几米长的院子,仇伍才打开后仓库。

    吴天胤迈步一进屋,就闻到了刺鼻的火Y味儿,随即扭头扫了一眼四周:“嚯,这地方这么干,一点火星都容易出大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咚咚!”

    六爷敲了敲墙板,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:“这都是防火防爆的建材,屋里也有很科学的隔断,每天都有人检查,不会出任何事儿的。”

    吴天胤点了点头:“是哈,这屋里隔断是不太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嗯,找人做的。”仇伍打开灯,扭头看着吴天胤说道:“短的在左边,长的在里面。雷,迫J炮,RPG,定位仪,军用通信设备……都在长的后面。”

    “我靠!”秦禹不可置信的问道:“通信设备是怎么搞的?你有设备没有传输信号的终端,那能好使吗?”

    “终端是配套的啊,有专用的黑服务器可以买频道啊。你们进货,我们赠送,可长期使用,号码和归属地都是虚拟的,终端也查不出来具体使用地。”仇伍像是一个销售奇才一样说道:“……在这里,你除了要航母,军舰,战斗机啥的我们搞不到,剩下的,就连装甲皮卡,淘汰的二手坦克,我都能搞到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牛B!”秦禹彻底服了:“真是业余的比不了专业的哈。不过这些东西你卖给谁啊,谁能用上啊?”

    “大岭湖前段时间发生冲突,有一家在我们这儿买了二十门迫J炮。他们不一定用,可一定要有。”仇伍低声说道:“……而且像耀光安保这样的公司,装甲皮卡,安保设备都从哪儿来的?不都是找我们这样的人搞的吗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专业!”秦禹点头。

    “随便试,想玩啥玩啥。”六爷拉了一张椅子坐下,笑吟吟的吩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走,我带你们进里边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看看装甲皮卡。”秦禹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大哥,仓库里可能放这个东西吗?”仇伍无语:“不过我可以给你看图片,以及用材清单。”

    秦禹原本就是杠一句,但却没想到对方竟然能接上话来,所以他更加感觉到,这个生意充满了无限可能和利润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松江市区内,一辆汽车急匆匆的停到了开元区某街道上,随即一名男子降下车窗,冲着马路牙子上的人问了一句:“打完电话了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