验货

“兄弟,你放心,最多俩小时后,我把货给你送到区外去。”黄勇利嗓门挺大的在电话内说道:“满满四大车,只多不少,你让人在西门外的林甸等着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好勒。”齐麟点头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那就这样哈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二人结束了通话。

    盛元区的公司内,黄勇利坐在办公室里,轻声冲着下面的马仔说道:“印子,赶紧把货给他们送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勒。”马仔点头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哦,对了,你通知财务,让他们给上面结款。”黄勇利喝着茶水吩咐道:“然后别忘了给李元震拿十万块钱过去,这事儿是他联系的,咱怎么也得表示表示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马仔指着门外说道:“那我先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叫印子的马仔离去后,黄勇利顿时脸上露出笑容,搓着手掌冲旁边的一个女人说道:“哈哈,这批货可算是弄出去了,不然我都要愁死了……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约一个半小时后,房车停在了一栋大厦的楼下,金雨停低头发了两条简讯后,才冲着秦禹说道:“餐厅正在收拾我订的包厢,我们等一会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上去等呗?”秦禹没有多想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金雨停脸上泛起苦涩的笑意:“我和一帅哥要在楼上等,明天估计又上头条了。”

    秦禹愣住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我们在车里等一下吧。”金雨停捋了捋发梢:“等他们收拾完了,我们坐私人电梯上去。”

    “哦,好。”秦禹点头。

    话音落,车内气氛顿时有点尴尬。因为二人说熟也算一块滚过枪林弹雨,说不熟他俩也是连正式的交流都没有过。

    “……怎么突然到七区学习了?”金雨停很快调整好了状态,声音委婉动听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司里安排的,要在这儿学两年呢。”秦禹也顺着话茬问道:“哎,你是什么时候从松江回来的啊?”

    “也是前段时间……。”

    二人找到了共同话题,就坐在车里聊了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七点多钟,黑夜已经彻底降临。

    六台挂着免检牌照和通行证的军服卡车,顺利出关,从西门向待规划区开去。

    车队开了二十多分钟,在名为林甸的山口处停滞。

    印子下车后,立马给齐麟打了个电话:“我们到了,没看到你们啊?”

    “我看见你们了。”齐麟重新启动汽车,直接晃开大灯,从山体右侧开了过来。

    印子挂断手机,见齐麟等人只开了两台越野车过来,立马就迎了过去:“兄弟,你们车呢?”

    齐麟扫了对方一眼,轻声回道:“车随时都能过来,我先点点货。”

    “哦,也行。”印子点头后,立马回头喊道:“把箱子都打开,让这帮兄弟对对数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七八个青年从卡车驾驶楼内跳了出来,将四台装有武器的车厢全部打开。

    察猛领着三个人,穿着工装衣裤,戴着手套,迈步就走向了车队。

    “数目绝对没问题,只多不少。你看看这四台车,里面的箱子都码满了。”印子冲着齐麟笑呵呵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量是挺足的。”齐麟粗略扫了一眼四台车内装的货,心里也觉得对方办事儿挺实在的,起码车厢内确实被武器箱子码满了。

    察猛随意选了一辆卡车,动作利落的翻到了车厢内,捋着极为狭窄的小过道,往前移动了能有三四米后,面无表情的冲着下面的卖家人员说道:“我要开一箱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不是验完货了吗?”车下的马仔皱眉回道。

    “大哥,箱子里的货足不足,我得看看再说啊。”察猛低声应道。

    “让这哥们看看。”印子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马仔闻声立马拿着撬棍递给了车内的察猛。

    察猛用撬棍扁平一头,使劲儿撬开木质箱子,伸手从里面拽出了一把P系S枪,动作熟练的拆解了开来。

    印子皱了皱眉头:“这看的也太细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生意嘛,弄的清楚一点好。”齐麟是该刚的时候刚,该谨慎的时候谨慎,而这种性格也跟他以前的经历有关。

    车厢内,光线很暗,但察猛检查的依旧很仔细。他将S枪拆解后,刚想拿着小手电筒扫一扫箱子里的其他货物,就注意到S枪零件中的无缝枪管有些特殊。

    察猛是耀光的老人了,对枪械非常了解,他注意到无缝枪管外壁印有一大串英文字母后,立马就拿起来仔细观看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哥们,这六七台车停在这儿,太显眼了,你快点呗?”车下的马仔催促了一句。

    察猛扫了他一眼,伸手用撬棍打开第二个木箱,从里面拿出一把B枪,再次拆解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啊?”印子也有点急了。

    “没啥意思,验验货,怎么了?”齐麟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印子脸色不太好看的沉默了下来。

    大约两分钟后,察猛从车上跳了下来,冲着齐麟说了一句:“来,咱俩上车说两句话。”

    “兄弟,我的货有啥问题吗?”印子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你先等会。”察猛摆了摆手,拽着齐麟就上了自己一方的汽车。

    车内。

    齐麟看着察猛,很疑惑的问道:“有啥问题吗?”

    “量确实只多不少,他们没有忽悠咱们,货品质量也是顶尖的。”察猛眉头紧皱,话语有些疑惑的回道:“可……这批货……应该不是本地的,他们撒谎了。”

    “啥意思?”齐麟怔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厦内。

    金雨停接到餐厅电话后,就与秦禹一块下了汽车,并且冲着司机吩咐道:“你把车开出去吧,我吃完饭给你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司机点头后,开车离去。

    “这边。”金雨停礼貌的冲秦禹招呼道。

    “这地方看着挺高档的啊。”秦禹扭头看着停车场内豪车无数,顿时笑着说道:“你们这些大明星很会享受啊。”

    “别人不知道,不过我的享受,是吃苦换来的。”金雨停甜甜一笑:“电梯在这边。”

    二人说话闲聊间,就走到了通往电梯口的走廊。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突兀间楼梯间房门敞开,三个中年迎面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秦禹本能扫了对方一眼,见到他们全部头戴绒线帽,脸上挂着口罩。

    金雨停没注意,还在迈步往前走着,而秦禹则是瞬间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三人突然上前,围住了秦禹,领头一人瞎了一只眼,面向很凶的冲着秦禹说道:“别动,有点事儿找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