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花开,白花杀(人仙更)

青年见可可是个漂亮姑娘,打扮的也很时尚,就以为她是哪个公司的高管,今天一块来谈事儿,所以也不太好伸手去摸她,只思考了一下应道:“行,那你们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走。”

    秦禹扯了一下可可,迈步带着众人上了台阶,推门就进了别墅。

    室内,七八个人坐在沙发上,面无表情的看着秦禹等人,也没吭声。

    “呵呵,韩桐是真怕苏正东出事儿啊,”展楠挠了挠鼻子说道:“整这么多人过来。”

    秦禹没吭声,迈步直接向二楼走去。

    众人上楼之时,韩桐就已经从大厅内迎了出来:“哎呦,都来了啊!”

    “你这地方不错啊。”吴迪背手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还行,我认识个老外回欧盟区了,就把这个庄园低价转给我了,算是捡了个漏。”韩桐一笑,摆手招呼道:“来来,往里走。”

    展楠冲他点了一下头,几乎没有任何交流。

    秦禹越过韩桐,迈步走进大厅,扭头就看向了四周。

    屋内坐着六七个人,秦禹几乎都没见过,但他能感觉出来,坐在沙发正中央的,应该就是苏正东。

    “都没见过吧?”韩桐从后面走来,拉着秦禹说道:“这是苏正东克曼鲁公司的高管,旁边的是老莫跟我在地面上有点生意往来。这是徐年,也是东埔有名有号的老板……。”

    展楠忽略了老莫和苏正东,只冲着几个本地人扫了一眼后,才趴在秦禹耳边说道:“徐年他爸是开矿的,在市里挺有关系的。那个景东……以前是东埔区警司二队队长,去年辞职不干了,但在东埔关系也挺硬的。你心里有点数,今天黑的白的都来了,苏正东面子不小。”

    秦禹冷冷的扫了苏正东一眼,弯腰就和吴迪等人坐在了靠北侧的沙发上。

    苏正东吃着水果,笑着冲韩桐招呼道:“整点茶和点心啊,别让大家干坐着。”

    韩桐弯腰坐下,摆手冲着韩宇吩咐道:“让下面弄点东西上来。”

    “哎。”韩宇点头后,弯腰站起下楼。

    室内,气氛有点尴尬,秦禹托着下巴不吭声,苏正东也只和徐年,景东等人交谈。

    “干坐着望天啊?”吴迪习惯性的翘着二郎腿,低头摆弄着手机说道:“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

    韩桐一笑:“我还寻思大家先聊会天,联络联络感情呢。”

    秦禹插着手,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行吧,既然人都来了,那咱就坐下说道说道这个事儿。”韩桐搓了搓手掌,抬头看着秦禹说道:“……老苏确实不了解松江的情况,所以才让鲁家去跟张亮谈,看能不能有一些合作。”

    可可坐在秦禹身边,顺手将自己的包包递给了那个于家后赶来的壮汉,黛眉轻皱的扫向了室内众人。

    “这事儿确实有点碰线,但老苏也确实是不了解那边的情况。”韩桐搓了搓手掌,笑呵呵的看着秦禹说道:“我的意思是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先等一会。”可可双腿交叠的坐在沙发上,突然出言打断。

    屋内众人一愣,都抬头向她看去,包括秦禹也是一脸懵B。因为他觉得以可可的性格,不会在这时候乱说话。

    “她是……?”韩桐不认识可可,随即抬头看向了秦禹。

    “你没见过,这是可可,咱们药厂的项目,一直是她代表于家跟我们对接的。”吴迪声音不大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,原来是可可啊!”韩桐恍然大悟的说道:“我早都听公司的人提过你,但一直没机会见面,你好,你好!”

    可可凤眼一转,侧脸瞧向韩桐:“寒暄的话,等一下再说。”

    韩桐坐在原地有点尴尬,一时间不知道可可到底是啥意思。

    “你们响儿的事儿,跟我没有任何关系,我也不方便插嘴。今天我过来,是有事儿要解。”可可坐在沙发上,非常沉稳与老练的扫视着众人说道:“我家药厂被炸了,是谁干的?”

    秦禹听到这话懵了,动作隐晦的拉了一下可可,意思是我还没等说话呢,你咋还突然搂不住了。

    可可不着痕迹的将秦禹的手从胳膊上甩开,双眸犀利地扫向了众人:“你们之间有矛盾,炸我家药厂干什么?!”

    苏正东一怔,抬头看向了可可。

    “这事儿是有误会吧?”韩桐立马插嘴:“我可以担保,坐在这屋里的人,肯定没人跟药厂被炸有瓜葛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有!”可可突然站起了身。

    “你查出来了?”苏正东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沙发上,吴迪眉头紧皱的拉了一下秦禹,十分摸不着头脑的问道:“可可这是咋了,她咋先站起来了?”

    “我踏马也不知道啊!”秦禹摇头应道:“她事先啥都没跟我说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不要纠结药厂的事儿,这事儿你没证据,扯来扯去没结果的。”吴迪低声说道:“让她赶紧回来吧!”

    秦禹斟酌半晌,摇头说道:“不用,先等一下看看。可可不是那种瞎胡作的人,她站起来,说明她心里有数。”

    可可迈步走向老莫,俏脸寒霜的喝问道:“你炸的吧?”

    老莫嘴角抽动了一下,脸上泛着笑意说道:“什么意思啊,我躺着也挨打啊?!”

    韩桐也缓缓站起身,抬头看着可可说道:“老莫是我朋友,他跟药厂的事儿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你炸的?说话!”可可伸手指着老莫,强势无比的喝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个小姑娘说话是不是有点没谱啊?!”老莫站起身,背手喝问道:“你他妈看见我炸了?”

    “你嘴干净点!”

    “别指我!”老莫瞪着眼珠子喝骂道:“我都快赶上你爸岁数大了,你跟我说话客气点。”

    可可闻声转身,指着老莫冲那个于家壮汉,简洁无比轻喝道:“崩他!”

    于家壮汉抬手就从可可刚才递给他的女士手包内,拔出一把乌黑锃亮的大黑星,瞬间抬起了胳膊。

    屋内众人,一时间全部怔住,包裹秦禹。

    “可可,你什么意思……?”韩桐一看见有枪进屋,当场就慌了。

    “亢亢!”

    两声枪响泛起,老莫咕咚一声栽倒在沙发旁边,那个女人强势无比的站在那里,指着老莫说道:“今天谁也保不住你,你得跟我回江州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