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谈吴天胤

吴天胤到了江州后,秦禹也就没空再关注鲁荡被杀的案件了,毕竟正事儿要紧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秦禹只带着察猛一人出区回了江州,在一处食宿店内见到了吴天胤。

    这次见面,吴天胤跟先前的状态明显不同了。他没了当初逃离松江时的“狼狈样”,甚至看着身上都没有那么多戾气了。毕竟当初吴天胤曾经跟秦禹一同并肩作战过,后者对他持枪搂火的样子,印象是很深刻的。

    秦禹看着吴天胤,总感觉他变得更沉稳和内敛了。最开始他想不明白原因,后来才逐渐弄清楚,可能是吴天胤真正在二龙岗落脚后,才活出了自己的人生吧。他好像天生就适合那里,适合这没有规则,也有规则的待规划区。

    吴天胤这次来就带了俩人,一个是安仔,一个是他新提拔起来的司机叫阿宏。

    察猛和安仔,阿宏二人在旁边房间吃饭时,吴天胤才单独和秦禹聊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事儿办的挺利索啊,这么快就把响儿的买卖谈妥了?”吴天胤抱着肩膀,笑吟吟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事儿说起来复杂,有各种因素在里面,才能让我碰上这个生意。”秦禹掏出烟盒,递给了吴天胤一根:“事儿落地了之后,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抽这个,没劲儿。”吴天胤摆了摆手,从兜里掏出一盒很劣质且很冲的香烟,叼在嘴上用火机点燃。

    “你要喜欢劲儿大的,回头我让齐麟给你弄点,这边有制烟厂。”秦禹笑着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就抽这个,习惯了。”吴天胤轻声说道:“你要认识倒腾这个的,回头帮我整几箱,二龙岗那边不好淘腾。”

    秦禹拿起吴天胤的烟盒,仔细看了一下说道:“这是什么烟,咋没皮没面的?”

    “呵呵,监狱里提供的烟。”吴天胤一笑:“这烟里有一半是烟丝,一半是纸沫子,我在里面的时候就抽这玩应。”

    秦禹闻声一怔:“……你现在咋说也是大财主了,可以换点对身体健康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人呐,最难改掉的就是习惯,尤其是穷习惯。”吴天胤轻笑着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秦禹无法体会十几年的牢狱之灾,以及家境给他带来的影响,但跟他却很有共同语言:“也是,我到现在吃东西的时候,还总想蹲着。”

    “蹲着?”

    “我从小就混在区外,有一张床都算很奢侈的事儿,蹲着吃饭也是习惯。”秦禹解释了一句。

    吴天胤怔了一下:“你混到今天也不容易。唉,不说这个了,说说响儿的事儿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跟供货商谈的是,九区那边只有我一家代理,所以我想把二龙岗往北的地方,都给你做。”秦禹也直奔主题的说道:“每一批货,我只抽你二成利润。”

    “货需要自己接吗?”吴天胤想了一下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需要,从江州到松江那边,暂时都让齐麟负责运输,等我号里一个朋友出来,我让他专门管这个事儿。”秦禹话语详尽的解释道:“你只需要在三坎子附近接货就行,不然这么多响儿,运的离松江太近,我怕出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接货,你还就拿两成利润,对我这么好嘛?哈哈!”吴天胤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钱不可能都让一个人挣了。”秦禹心里很有数的回道:“在这个时代,想干点事儿,活的自在点,光靠身边的这几个人也不行。”

    吴天胤斟酌半晌:“行,你给这个价格,我也可以跟你保证,最多两年,二龙岗往北就不会再有其他贩枪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这话说的有点霸道啊。”秦禹一愣后笑道。

    “有人做事儿先想钱,却往往赚不到多少;可有的人先想事儿,干着干着钱就来了。”吴天胤话语简洁的说道:“我拿响儿,拿药,都是在围事儿,钱只是次要的。”

    秦禹听到这话有点不信:“拉倒吧,你跑山上去了,闹出这么大动静,然后跟我说钱是次要的,我咋不信呢?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吴天胤一笑,也没有多解释。

    “哎,对了,还有打款的问题。”秦禹弹了弹烟灰,看着对方继续说道:“响儿这东西太压钱,所以你给我结款要快。”

    吴天胤斟酌半晌回道:“头三四个月,你让我缓缓,货到了,款我先给你结一半,等货卖完了,我再给你结尾款。”

    秦禹听到这话,表情有点为难。因为药厂项目已经启动了,他需要投资扩股,所以手里的那一千多万,都是要花在刀刃上的。

    “就三四个月,你等我把手里这点事儿处理完了,我给你提前打款也行。”吴天胤再次出声说道。

    秦禹仔细思考了半天后,才点头应道:“行,我暂时给你垫付,但时间不能太长。”

    “算我欠你个人情。”吴天胤见秦禹这么痛快,顿时点头说道:“如果未来这买卖干的好,你需要拓展其他地方的市场,我帮你做。路给你趟开了,你再让人接手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啊?哈哈,你可别拿话忽悠我!”

    “我是全九区通缉犯悬赏金额最高的人,跑这么远来跟你谈,还没有诚意嘛?!”吴天胤自嘲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那就谢谢你了,胤哥!”

    “相互的,不用谢。”吴天胤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嗯,那这样吧,你跟我回耀光公司,咱们明天见一下供货商,你看一眼货,心里也有个数,以后好下单。”秦禹想了一下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,一会你走了,我也走。”吴天胤脸色很认真的说道:“这样有点啥事儿,对你,对我都好。”

    秦禹愣了一下:“行,那你自己找地方住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吴天胤点头。

    秦禹笑着低头倒酒:“来吧,咱俩喝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来!”吴天胤举杯跟秦禹撞了一下,二人仰脖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大约二十多分钟后,秦禹带着察猛离开了食宿店,而吴天胤则是也招呼这安仔和阿宏离去。

    至此,松江铁三角之一的两角,从这里正式展开合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