准备正式入驻耀光

寝室内。

    顾言笑呵呵的看着秦禹:“我见到她了,她今天来学院找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找我?!”秦禹很惊讶:“她来学院了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顾言有些疑惑的看着秦禹:“你丫这是什么表情?”

    “……她跟你说啥了吗?”秦禹问。

    “就留了个联系方式,让你回来给她打电话。”顾言掏出手机,很好奇的问道:“你俩这是什么关系啊?她来找你,怎么还能没有你的联系方式呢?”

    秦禹想了一下,心里觉得金雨停很有可能跟小三还有联系,所以立即坐下回道:“你把她电话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哎,你俩到底啥关系啊?”

    “问这么多干啥?”

    “……其实,我也追星的。”顾言厚颜无耻的一笑,冲着秦禹眨了眨眼:“哎,你没事儿攒个局,介绍我们认识一下呗?”

    “回头再说。”秦禹敷衍着回道。

    “你看我跟你说认真的。你把人约出来,剩下的我都安排了,行不行?”顾言很热情的冲秦禹说道:“艹,回头你去八区,我也给你介绍点不就完了吗?大家资源互通嘛!”

    “行行行,”秦禹懒得跟他闲扯:“你快把电话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记一下。”顾言调出电话簿,轻声冲秦禹念出了号码。

    秦禹记了金雨停的电话后,起身说道:“我先出去打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哎,你等会。”顾言盘腿坐在床上,抬头看着秦禹说道:“回头我准备在七区弄点事儿干,你要有意思,咱一块掺和掺和呗?”

    “啥项目啊?”秦禹觉得顾言这个人有点不靠谱,所以兴趣也不是很大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没落地呢,就是提前跟你打个招呼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行,那你研究呗,有信儿了再说。”秦禹也没有一口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“李元震那个小JB,最近没事儿就找你,呵呵,他没跟你要点学生会的赞助啊?”顾言言语粗鄙的问道。

    秦禹一怔:“没有啊,要什么赞助?”

    顾言喝了口水:“没要就行。没事儿,你去打电话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听说啥了?”秦禹皱眉追问。

    二人正在聊天时,同寝室的林成栋走了进来,笑呵呵的说道:“你俩聊天呢?”

    顾言看了林成栋一眼,摆手冲秦禹说道:“没啥事儿,你去打电话吧。”

    “神经病!”秦禹白了他一眼,拿着电话就走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走廊内。

    秦禹斟酌半晌,拨通了金雨停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,哪位?”十几秒后,电话接通。

    “是我,秦禹。”

    “哦,秦警官啊。”金雨停顿时笑着应道:“你回来啦?”

    “啊,刚回学院。”秦禹直言问道:“你今天来找我了吗?”

    “对的,上次的事儿,我一直想谢谢你,但在松江也不是很方便。”金雨停捋了捋发梢解释道:“我是在新闻上看到你来南沪的,所以想请你吃个饭,坐一坐。”

    秦禹听到这话,原本想要拒绝,但仔细一想,金雨停目前还真可能和小三有联系,所以斟酌半晌后应道:“行啊,那就一块出来坐坐呗。”

    “嗯,那明天吧。”金雨停想了一下说道:“明天晚上六点钟,我去接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你明天就打这个电话吧。”秦禹很爽快的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嗯,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先这样哈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拜拜。”金雨停客气的回了一句,就挂断了手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夜无话,第二日中午。

    秦禹给李元震打电话,确定了随时可以将货物提走后,就让刘子叔通过某私人账户,给黄勇利的账面上打了二百万全货款,因为这是事先谈好的条件。

    钱打完后,秦禹趁着中午午休的时候,抽空出了一趟学校。

    盛元区某餐厅内。

    秦禹,齐麟,察猛,还有三个江州耀光的兄弟,坐在一块吃饭,简单聊起了这事儿。

    “货我看了一下,没啥问题。”秦禹喝着汤,轻声冲齐麟说道:“回头你直接联系黄勇利,尽快把货提走。”

    “货物你验了是吗?”齐麟问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秦禹点头。

    “行,正好咱有一批药,马上也要往松江发。”齐麟轻声应道:“正好一块走了,方便。”

    “这批货散了,我让子叔给你拿二十万,你犒劳犒劳兄弟们。”秦禹平时挺扣的,而且在自己身上也不怎么花钱,但对身边兄弟可是一直很敞亮的。

    “呵呵,行。”齐麟也没客气:“正好我要在耀光,承包一个跑外线的队伍,手里也缺点钱,前段时间正想管你要呢?”

    “啥是承包,什么意思?”秦禹有点懵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用耀光的人,从江州往松江运药,不是走一次,就要给人家结算一次安保费用吗?”齐麟笑着解释道:“前段时间,我跟耀光的老板谈了,因为咱们这条线是固定的,再加上咱和于家的关系又这么牢靠,所以我想直接把这条线承包下来。每月只给耀光分红,而下面的兄弟,都归我管理,我负责给他们开工资。这就等于,我承包了这条药线,以后耀光不用操心,干拿分红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行。”秦禹倒是很赞同齐麟的这个想法:“这样等于,你成耀光股东之一了,下面的人也归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齐麟点头:“因为这几年待规划区也有点乱,还有其他安保公司崛起,所以老板也想吸纳几个新股东,一块干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,等药厂的事儿落地了,我再给你研究点钱,让你进耀光高层。”秦禹也看到了这里面的机会,所以非常支持齐麟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嗯,那就这样,我一会就给那个黄勇利打电话。”齐麟喝了口茶水,轻笑着说道:“他要手里一直有这样的货,咱们可以做长期,这个来钱也挺快的。”

    “接触接触再说吧。”秦禹低头看了一眼手表:“行,那先这样,我下午还有会,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,你等会。”察猛摆手阻拦,表情无奈的问道:“你狗日的跑七区来了,那我在松江待着也没意义了啊!你后面有安排吗?要是没有,我就回江州跟齐麟跑路面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用,”秦禹摆手:“我在哪儿,你在哪儿。这批货送完之后,我把你安排在七区公司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能不去吗?你天天上学,我干啥啊?”察猛哭丧着脸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能。”秦禹摇头拒绝。

    “艹,好吧。”察猛很是无奈。

    “行了,那先散了吧。”秦禹急匆匆的拿起外套:“回头电话联系。”

    “好勒!”

    众人闻声起身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,五点四十分钟左右,秦禹从学院内走出来,上了金雨停的房车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齐麟带着自己的兄弟,给黄勇利拨打了电话:“哎,黄哥,我在区内接不了货,因为不好运出去,所以你们得把货送到区外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