韩桐组局,讲数开始(人仙更)

一天后,吴迪乘坐飞机抵达南沪,在天虹大厦内见了秦禹,二人偷偷“密谋”了半个多小时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可可在客房内接通了厂区安保头的电话:“喂?”

    “小周走的时候,车上有两个押车的,到现在都没回来。”安保头低声说道:“我打听了一下,这俩人昨天在大岭湖的赌场玩过牌。”

    “他俩没事儿,也没回公司,这说明他们有问题。”可可眨了眨眼睛说道:“我悄悄带人去一趟大岭湖,给这俩人堵住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安保头回应一声后,再次问道:“你确定不用跟四爷他们打声招呼吗?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可可摇头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二人结束了通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苏正东站在明珠塔酒店顶层的客房内,笑呵呵的拿着电话说道:“是啊,他们都是亡命徒,非得怀疑药厂爆炸是我干的。你说我的性格像是能干出这事儿的人吗?对呀,我跟他们这种人折腾不起。行行,明天晚上谈判,你过来帮我压压场子。对对,我就是想赶紧把人要回来,就拉倒了。嗯,嗯好的。”

    韩桐虽然答应苏正东,在他占理的情况下,可以保证他的安全,但后者依旧有点不放心。他还是在南沪本地找了不少关系,想给自己上点保险。

    苏正东打完电话后,扭头就看向了沙发上坐着的老莫:“你找的那几个人,稳当吧?”

    “都是跟我挺长时间的兄弟了,炸完药厂,我给他们拿了点钱,就让他们走了。”老莫笑着回道:“这帮人干活利落,嘴也很严,你放心吧,啥事儿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行。”苏正东点头后说道:“明天你带一点人,跟我一块去。”

    老莫一怔:“我还用去吗?”

    “韩桐也在,你应该露露脸。”苏正东喝了口茶水说道:“以后我扶持你当供货商,只要货到了,必须从你这儿过一手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那感情好了。”老莫也没有全信苏正东的话,只是他觉得露一面也没啥坏处,所以点头说道:“明天我跟你一块去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苏正东推了推茶杯:“喝茶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天后,韩桐在南沪的一处别院内摆局,并通知了秦禹,吴迪,苏正东等人一块过来,好好坐下来谈谈。

    晚上七点半左右,秦禹,吴迪,展楠,顾言,小白,察猛等人一块走出了酒店,上了两台汽车。

    “走吧,猛子。”吴迪冲着察猛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可可也从酒店内跑了出来,盘着一头秀发,素面朝天,穿着淡黄色的呢绒风衣,迈着大长腿来到汽车旁边说道:“小白你去后面的车,我跟他们坐一辆。”

    “你去干嘛啊?”秦禹皱眉冲可可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代表于家,也是药厂的重要股东之一,我为什么不能去?”可可俏脸严肃的问道。

    秦禹心里觉得今天这事儿,不是女人能掺和的,所以有点大男子主义的说道:“你别去了,有点啥事儿,不好照看你,在家等信儿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用你照看个屁!”可可摆手催促道:“小白,你去后面那台车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去了。”秦禹再次劝说道:“听话,今晚谈的不会那么顺利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叨叨了,我心里有数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行,让她去吧。”吴迪插了一句。

    小白无奈的迈步下车,让可可坐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秦禹冲察猛招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话音落,三台汽车启动,直奔着南沪市郊的别院赶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市郊别院的二楼大厅内,苏正东翘着二郎腿,大刺刺的吃着水果说道:“小桐,一会我还有一些朋友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韩桐面无表情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我提前给你透口气。”苏正东咬着水果,体态非常松弛的说道:“我最多拿一百万赎鲁林回来,秦禹多要一分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韩桐点了根烟,只哼了个嗯字。

    沙发上,李元震有些紧张的搓了搓手掌后,才站起身冲着韩桐说道:“小桐,你出来一下,我跟你说两句话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韩桐起身跟了出去。

    二楼走廊内,李元震皱眉冲着韩桐说道:“鲁家的人已经去松江了,准备接人。你给我交个实底儿,今晚鲁林到底能不能回来?”

    “我实话告诉你,如果不是为了你,为了保住奉北鲁家这条线,我是绝对不会掺和这个事儿的。”韩桐这倒不是跟对方卖人情,而是他做出这个决定,确实有这方面的因素。

    “这我知道,你本来就跟苏正东不对付。”李元震点头应道:“他为了不掏那五百万,把于家的药厂都给炸了,我他妈真怕今天秦禹一急眼,做出点啥过激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炸药厂的事儿,秦禹那边肯定没证据。”韩桐低声安抚道:“只要没证据,那无非就是鲁林去撬动张亮那点事儿。你放心,有我压着,我相信吴迪会给这个面子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行。”李元震听到这里后,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不用慌,他们马上就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二人在走廊内交流了一会后,才一同返回室内。而苏正东看了一眼李元震,只嘴角冷笑了一下,也没有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约一个小时后。

    三台汽车停在了大别院的门口,秦禹等人迈步下车。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道路对面走过来一位壮汉,摆手喊道:“于总!”

    可可回头看了他一眼,轻声冲秦禹解释道:“这是药厂的人,他过来听听怎么谈。”

    秦禹点了点头,也没有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别院内,停了八台越野车,秦禹粗略一扫,见车里基本都坐满了人。

    秦禹等人迈步走向别院主楼时,左侧汽车上下来了四个青年,领头一人剃着光头,很客气的冲着众人说道:“各位,坐下讲数有讲数的规矩,不好意思了,我得摸摸你们身上有没有火儿。”

    众人怔了一下后,秦禹直接抬起了双臂:“你摸吧。”

    青年很客气,但摸的却很仔细,一再确认众人身上没有枪后,才逐一放行。但顾言接受不了让一个男的摸自己,所以直接掉头走向别院外面,准备在车里等。

    青年挨个检查完男的后,才迈步向可可走去:“不好意思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离我远点,我一个女的能干什么啊?”可可黛眉紧皱的怼了一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