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货,交易达成

秦禹回到包厢后,弯腰坐在李元震旁边,轻声说道:“货那边我安排完了,但咱有几个事儿要说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艹!”李元震表情很惊讶的冲着黄勇利说道:“利哥,你看看咱小禹在地面上的神通,几个电话,这么多货就被安排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啊?!”黄勇利也很惊讶的看着秦禹,竖起大拇指说道:“老弟,牛B啊!”

    “松江那边的一些朋友,愿意帮我点忙而已。”秦禹看向黄勇利,习惯性的先说丑话:“利哥,既然是做生意,咱有些事儿就不能说的太含糊。”

    “对,这对。”黄勇利表示赞同:“你有啥条件,直接说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第一,咱必须得提前说好,这货拉出去了,不能有任何问题。”秦禹面无表情的说道:“我来七区的目的,主要是学习,不是做什么生意,所以我不想有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放心。”黄勇利十分认真的回应道:“这批货从我这儿出了后,官方绝对不会追查,而且货本身没有任何问题。这四大车都是军备部那边挂损耗,挂空名额慢慢挤出来的,说白了,它就是正规的黑响儿,你懂吗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秦禹点头:“还有第二点,货我会让待规划区的朋友过来拉出去,中途我不再经手,也不再打电话联系,所以你们也不要再跟别人提起这事儿,咱们暗中做完就拉倒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,这事儿我绝对不会说出去的。”黄勇利立即点头保证。

    “还有货款的问题,这个怎么搞?”秦禹主动问。

    黄勇利想了一下,轻声说道:“兄弟,这个你得先交全款。因为你也清楚,军备部那边搞这点事儿,无非就是为了点银子,咱不交全款,那肯定拉不走货。”

    秦禹陷入沉默。

    “不过你放心,只要钱交了,你随时可以拉货。在交钱之前,你也可以先看看货,这都没事儿。”黄勇利非常想促成这次生意。

    秦禹听到这话,扭头看向了李元震,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小禹,我担保,你可以先交钱。”李元震也是犹豫了半天,才说出了这话。

    “行,有元震担保,那我可以先交钱。”秦禹之所以把话说的这么清楚,其实也不是担心黄勇利骗自己,只是想在办事儿之前,把所有规则讲明白。毕竟李元震也掺和这个事儿了,而他在奉北的公子哥里也算是佼佼者了,所以他不可能费这么大劲儿,就为了骗自己两百万。这种极度弱智的行为,只要是个成年人都不会干的。

    “妥,那这事儿就这么定了。”李元震举起酒杯说道:“来,走一个!”

    黄勇利立马倒酒,抬头冲着秦禹说道:“一会完事儿,我带你俩先去库里看看,你摸摸枪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急啊?”秦禹有点惊讶。

    “早看,早打款,早拉走,我就早省心了。”黄勇利非常直白的说道:“这批货在我手里搞好久了,很多人都一次性吃不下,我又不想散放,所以都快愁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一会去看看?”李元震看着秦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行吧。”秦禹觉得李元震这个人,虽然有点八面玲珑的意思,可对自己却也还算照顾,所以他除了钱方面的考虑,也是想给对方点回馈。因为成年人的世界,没有谁是会一直白白付出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从会所离开后,黄勇利也没有防着秦禹,而是直接叫司机拉着他们,就去了盛元区郊外的一处服装厂。

    汽车顺着泥泞的小路开了得有十几分钟后,黄勇利才带着众人下车,用三把钥匙打开了两层大铁门。

    1号大仓库内,整齐的摆放着各种军服大包,黄勇利带着众人穿过一片货物区,和两条走廊,才来到最里侧的内仓。

    黄勇利拿着钥匙串,打开铁门后说道:“老弟,你去看看吧,手痒了也可以打打靶。”

    “有动静,没事儿吗?”秦禹问。

    “这片都是我的厂,而且没啥人,你管够打,哈哈!”黄勇利笑着回道。

    秦禹往前走了十几步,扭头看到左侧摆放着二十箱刻着编号,以及出厂日期的防潮木箱,随即他回头问道:“就这么点啊?”

    “其他的都在2号仓呢。”黄勇利轻声解释道:“那边离这儿有点远,前段时间我是为了给客户看,才把货搬过来了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啊。”

    秦禹伸手打开一个木箱,从里面拿出一把七区自产的仿M系B枪,啧啧称奇:“你别说,做的还真像那么回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老弟,这都是给正规军用的。”黄勇利略显得意的说道:“这么跟你说吧,咱除了牌子不是真的以外,其他的都比欧盟区的强。不信,你试试?”

    秦禹闻声抓起一把子D,低头拽下弹J,动作熟练的检查了一下枪械,随即上膛,拉栓,迈步就走向了小靶场木柜旁。

    “亢亢亢……!”

    秦禹双手持枪,站在木柜旁连点了一梭子子D后,立马点头说道:“可以的,是正规线的产品。”

    “有元震在这儿,我能跟你说虚的吗!”黄勇利舔着嘴唇说道:“唉,要不是这批货有点棘手,我肯定不会这么低的价格卖。”

    秦禹放下枪,非常小心的将自己的指纹擦干净:“利哥,2号仓的货,跟这批货都一样吧?”

    “都是一样的。”黄勇利点头。

    “行,那明天我让人给你打款,”秦禹点头说道:“也尽快把货拉走。”

    “爽快!”黄勇利笑着竖起了大拇指。

    “谢了昂,兄弟!”李元震拍了拍秦禹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呵呵。”秦禹一笑:“那咱俩回去吧?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深夜。

    秦禹与李元震分开后,就回了寝室,见到顾言正一脸谄媚的看向自己:“大兄弟,你干啥去了?”

    “你好好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来,?你过来坐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我受不了你那个味儿。”秦禹摆手。

    “我踏马洗脚了!”顾言摆手吼道:“你来,我问你点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啥啊?”

    “你和金雨停是啥关系?”顾言龇牙问道。

    秦禹一愣:“你咋知道我和金雨停认识呢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寝室外的卫生间内,李元震拉着屎,打着哈欠冲电话里的黄勇利说道:“我都跟你说了,秦禹在松江是很有能量的。所以,你好好跟他处,以后说不定他能跟你长期合作……对,对,尽量跟他处好关系,那这种事儿不会少的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江州,齐麟拉着刚回家待了没几天的察猛,以及四个兄弟,一块开车赶往了南沪市。

    “啥活儿啊?”察猛问。

    “真的,我谁都不服,就服我禹哥。”齐麟摇头感慨道:“他不光能找到爹,而且到哪儿都能捅咕出来来钱道。你说……他是啥基因呢?!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兄弟萌,这月的战争开始了,推荐票已经刷新,大家帮我顶起来哈!明日早晨十点无更,晚上八点爆发,不管更多少章,我肯定会把秦禹进七区的第一战,第一个高C写完。剧情没到底,不要妄下评论,此书跟前四本的背景不一样,所以很多事情的发展,不要以前几本作为参照,我会给你们惊喜的。求推荐,求订阅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