拒绝赔偿

天虹大厦的酒店客房内,秦禹正在摆弄手机的时候,听见浴室房门发出响动,随即抬头说道:“大姐,你这洗澡时间都够重新投回胎了。顾言在楼下饿的都快吃人了,一直给我发简讯催,你赶紧……!”

    “催个毛毛啊,女人洗澡当然慢了……。”可可穿着洁白的浴衣,头发湿漉漉的披肩在肩上,大眼睛既明亮又水灵的白了秦禹一眼,缓缓弯下了腰。

    秦禹坐在椅子上,看着可可再次不自觉的夹紧了裤裆。她从浴室走出来,虽素面朝天,可却掩盖不住精致俊美的五官。她俏脸红晕挂着晶莹的水珠,皮肤白嫩的好似吹弹可破,浴服下一双大长腿若隐若现,美得不可方物。

    “你帮我把手机拿来,刚刚我听到响铃了。”可可弯腰擦着头发,轻声吩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……我替你接了。”秦禹回过神来,随口应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为毛替我接啊?谁打的啊?”可可眨着大眼睛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认识我肯定不接啊,是瑾勋打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干嘛啊?”

    “他没说什么事儿,就问我干啥呢,我说等你洗澡呢。”秦禹心很大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我日哦!”可可顿时一怔:“你是不是脑子不好呀,你没事儿说这个干嘛?于瑾勋是个大嘴巴,这货啥都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本来就是在等你洗澡啊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踏马的……,”可可气的脸色涨红,忍不住脏话的指着门外吼道:“滚出去!”

    秦禹看着可可,忍不住摇头评价道:“多好一女的,可惜张了嘴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烦,滚出去,我要换衣服!”

    “不用我帮你系个内Y扣子啥的吗?”秦禹热心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请滚,谢谢。”可可俏脸涨红,伸手就拽开了房门。

    “你快点昂,我还有事儿跟你说呢。”秦禹笑着走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,楼下。

    “松江那边谈的怎么样啊?”顾言顺嘴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开价了,在等对面反应呢。”

    “要多少赔偿啊?”

    “五百万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有点黑吧?”

    “我不觉得。”秦禹摇头应道:“我要这个价,肯定有我的道理。他给了,这事儿可以暂时告一段落;如果不给,我就管鲁家要这个钱。”

    “奉北那边要是立案了,你会不会很麻烦啊?”顾言有些担忧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想在松江藏一个人,谁都找不到。”秦禹对这事儿很有自信:“松江地面上的人,能被撬动第一次,可能就有第二次。我除了要压这帮人的小心思,练内功,还要收拾收拾外面别有用心的人。不然我有多少精力,能防住这种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。”顾言点头。

    “等消息吧,先不说这个事儿了。”秦禹摆手岔开话题,看着顾言问道:“你帮我个忙呗?”

    “啥啊?”

    “刚才我接了个电话,知道……。”秦禹趴在顾言耳边,轻声嘀咕了几句。

    顾言一愣后:“我艹,你好骚啊!心思细腻的一批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是,”秦禹一笑:“我觉得这是应该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事儿我擅长,我帮你整。”

    “好勒!”秦禹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南沪,明珠塔酒店。

    苏正东拿着电话,不可置信的冲韩桐问道:“秦禹要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要五百万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不是没睡醒啊?!”苏正东皱眉回道:“这点破事儿,值五百万吗?”

    “值不值不是他说的算,而是你说的算的。”韩桐单手插兜,皱眉回道:“我个人的建议是,你给了这钱,赶紧把鲁林弄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”苏正东毫不犹豫的拒绝道:“我没有五百万给他。”

    “秦禹是打上来的草根,他跟那些坐在办公室里只讲利弊的人不太一样。”韩桐再次劝说道:“松江的事儿让他感觉到了危险,管你要钱是一方面,杀鸡儆猴又是另外一方面。……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,你不给钱,就马老二这种人,那是敢把鲁林扔冰窟窿里的。”

    苏正东沉默。

    “事儿没弄好,那给出点代价也是应该的。”韩桐继续说道:“我真建议你把这钱给了。秦禹以后在响儿的事儿上,肯定要和咱们碰上,你没必要置这一时之气啊!”

    “给不了,我没这个钱。”苏正东阴着脸回道:“他想这么玩,那我陪他。”

    “该说的我都跟你说了,剩下的事儿你自己考虑好吧。”韩桐点到为止,没有再劝。

    “就这样吧。”苏正东伸手挂断了手机。

    苏正东拒绝给秦禹五百万,那是因为他知道这钱公司根本不可能给他报销。而你让他自己掏出这么多赔偿,他也绝对舍不得,因为这笔钱确实太大了。

    苏正东站在窗口处,思考许久后,立马拿着外套就向外面走去,并且拨通了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?苏总。”

    “你帮我约一下老莫,对,就说我请他吃饭。”苏正东一边急匆匆的走着,一边冲着电话吩咐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,韩桐给苏正东打完电话后,又立马联系了李元震,把松江的事儿如实跟他阐述了清楚。

    李元震听完后,心里非常不爽,因为他觉得这事儿是苏正东的失误,才造成了鲁林被扣住。而现在秦禹喊价五百万,虽然要的有点多,但为了安全起见,你苏正东也应该掏这个钱,先把人要回来,可韩桐却明告诉他,苏正东不准备掏钱。

    二人结束了通话之后,鲁荡也十分不爽的骂道:“这个苏正东办事儿也不行啊,他到底能不能把事儿解了?”

    鲁荡看似在埋怨苏正东,但其实也是在侧面埋怨李元震。因为没有他牵线搭桥,鲁家又认识苏正东是谁啊?!

    李元震越听着鲁荡的埋怨,心里越有气儿,可他暂时也没啥办法。

    松江,韩桐躺在按摩床上,扭头说了一句:“李元震那一伙,以后是我们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苏正东,不给这五百万,有办法要出鲁林吗?”韩宇问。

    “不好说,苏正东这个人还是有点头脑的。”韩桐摇头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次日。

    晚上,秦禹和可可弄完公司的事儿后,扭头冲她说道:“顾言窜了个局,晚上咱们去热闹热闹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去啦。”可可摆着小手说道:“晚上我还要打几个电话,抓紧先把公司解封了,不然吴迪一直催我。”

    “劳逸结合嘛!”秦禹看着可可像个小工作狂一样,没来由的一阵心疼:“别弄了,晚上去聚一聚。”

    “干嘛啊?我真不想去!”

    “去吧,我陪你喝一点。”秦禹笑着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