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蕉人

南沪,明珠塔酒店内,韩桐脸色极为难看的坐在沙发上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“我就闹不明白了,鲁叔和张亮他们接触的好好的,怎么突然就出事儿了呢?!”李元震非常不解的看着苏正东问道:“苏哥,之前你亲口说过啊,张亮他们跟咱站一条线上,那是十拿九稳的事儿啊!”

    苏正东背手站在窗口处,心里同样很费解。他是真搞不明白,为啥张亮这帮人放着一年两百多万的利润不要,放着这么个暴利行业不做,非得死挺着秦禹。

    “之前我就说过,花钱砸张亮他们,那是最后一步棋,是万不得已才能走。因为你一旦笼络不住他们,迎来的就是秦禹翻脸的结果,他会在松江地面上玩命的阻击你。”韩桐抱着肩膀,脸色非常严肃的说道:“现在怎么样?张亮他们你没笼络住,鲁林还被扣住了,下一步你怎么办?谈,那等于承认了你挖人家墙角的事实;可你不去谈,鲁林又怎么回来?”

    “秦禹一定是花了大价钱,重新把张亮他们砸回去了,不然这帮人,绝对没理由放着一年两百多万的红利不要。”苏正东皱眉说道:“人都是自私的,没有人是不为家庭,不为自己考虑的。”

    韩桐扫了苏正东一眼,没有接话。

    “我猜,秦禹已经接上了本地驻军的线,他很可能已经拿到了响儿的货源。”苏正东短时间内做出了判断:“所以张亮他们放弃了跟我们的合作。”

    “苏总,我不止一次跟你说过,我们这里的人和你们欧盟区的人,看待问题的角度是不一样的。”韩桐直接反驳道:“这里的人讲关系,讲人情,讲面子,讲圈子,我们信奉的思想和接受的文化教育,跟你们是不一样的。你觉得凡事儿只要给对利益,就能顺利达成,可对于张亮他们来说,秦禹给的药线即是买卖,又是一个圈子。而谁不守这个圈子里的规矩,可能就要从松江出局,这是钱换不来的,你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还是利益没给对。”苏正东摇头反驳。

    韩桐皱眉看着他,心里已经懒得跟他争辩。

    其实,苏正东在这件事儿上的操作,一点问题都没有,反而考虑的还很周全。他先是让六爷和秦禹因为利益斗了起来,然后自己暗线操作鲁林,以丰厚的利益为诱惑,去松江撬动张亮等人。

    如果秦禹赢了六爷,那张亮他们被撬动了,秦禹在松江地面上的影响力也会下降。说白了,即使秦禹以后在南沪本地拿到货了,那苏正东在松江也可以和他竞争。而如果六爷赢了秦禹,那就更简单了。只要秦禹还想掺和响儿的买卖,多半就会跟他妥协。因为他这里有货,更有韩桐这样跟秦禹在药厂上有合作的中间人,可以作为拉近关系的润滑剂。

    可苏正东在这件事儿里,有两处惯性思维的判断失误。第一,他太低估了秦禹的人品。苏正东觉得秦禹是个有便宜就想上的“黑官”,不然也不会经营地面上的生意,所以他觉得只要有韩桐牵线搭桥,自己再给秦禹一定压力,那后者早晚会妥协。但他不清楚的是,经营地面生意,跟当汉奸完全是两回事儿,所以秦禹从最开始就没有打算接欧盟区的货。第二,苏正东觉得张亮他们和秦禹的关系,就是单纯的利益同盟,大家一块赚钱,性质等同于A公司和B公司有生意往来一样。可他不清楚,在纯粹的华人世界里,还有人情,还有圈子,还有很多因素,可以完全左右一个人的决策。

    这两处失误,跟苏正东受的教育和生长环境有很大关系。他是地地道道的在欧盟区生长的人,父母那辈在纪元前就拿到了绿卡。他长大成人后,又接受了欧派教育,并且以极为优秀的履历,进了克曼鲁军工当高管。只是近一年左右,才开始着手处理亚盟地区的一些生意,所以他的思维是跟韩桐等人完全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简单来说,苏正东是拥有着黑头发,黄皮肤的纯香蕉人。他就跟纪元年前,许多富有人家的孩子一样,这些人在家乡赚了钱后,觉得要让孩子接受更好的教育,去更“自由”的世界成长,所以把自己后代全部送往了异国他乡。

    多年之后,孩子慢慢长大,也慢慢忘了自己来自哪儿,当一些争议事件发生时,他们甚至还要“伸张正义”,无知的喊着民主自由。而等危险真正降临时,真正能保护他们的还是民族,还是家乡,可他们还要求自己他妈的被特殊对待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苏正东意识到了自己在这次事件里的失误,所以他想要尽快弥补。

    “……改变秦禹的想法,已经不现实了,”苏正东靠在窗台上,话语简短的说道:“要先让鲁林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让他回来,去马老二手里抢人吗?”韩桐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去找吴迪,让他给秦禹施压。”苏正东话语简洁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在开什么玩笑?!”韩桐站起身吼道:“张亮他们被撬动,药厂项目停滞,这已经让吴迪不满了。我现在去找他,不等于自己往枪口上撞吗?”

    苏正东笑了笑:“我有办法让吴迪能跟你谈,我也不会让你做坏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什么办法?”韩桐皱眉问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在南沪搞一下秦禹。”苏正东低声说道:“你去让人在松江找吴迪,就说所有事情都是我个人行为,是克曼鲁公司行为,跟你一毛钱关系没有。你就以药厂合伙人的身份,让吴迪卖你个面子,把鲁林要回来。”

    韩桐斟酌半晌后,直接摆手拒绝:“我不想再因为响儿的事儿,让吴迪对我们不满。这个事儿是你搞出来的,你自己去收尾。”

    苏正东听到这话,怔了半天,心里在思考着韩桐为啥拒绝他。

    “你们想办法弄吧,就这样。”韩桐说完,迈步直接离开客房。

    李元震看着韩桐的态度,心急如焚的冲苏正东说道:“他不管,这事儿怎么办?鲁叔回不来,你让我怎么跟奉北那边交代?”

    “我说他不会管,但你说不一定。”苏正东斟酌半晌:“你去单独找韩桐谈一谈吧。”

    李元震闻声愣住。

    “我去搞秦禹。”苏正东低头掏出手机,迈步再次走向了窗口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南沪。

    “喂?雨停啊,是,我刚回来……不行,这两天没时间,等我闲了,再给你打电话吧。好,麻烦你了。”秦禹坐在车内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哎呦,这一口一个雨停,你都快给我叫出糖尿病来了呢!”可可嘬着奶茶,阴阳怪气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那我不叫雨停叫啥啊?是叫停啊,还是叫雨啊?”秦禹无语的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叫妈都跟我没关系!”可可烦躁不堪的吼道:“还钱,姐姐项目要开工都没周转资金呢!”

    秦禹犹豫了一下,趴在可可耳边故意逗她:“晚上来我房间,咱俩细算算账。”

    “哼,你叫雨停吧,人家带剧本的。”可可冷哼了一声,转过身冲顾言骂道:“你笑个毛啊,有辣么好笑嘛?”

    “……其实我也是个演员。”顾言憋了半天后,举手说道:“你放心,西部最佳影片,最佳男主角,肯定都是我的,轮不到你小禹哥。”

    旁边,秦禹低头摆弄着手机,正在跟吴迪用简讯交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