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百万

喜乐宫包厢内,韩桐伸手倒着茶水,轻声继续补充道:“小迪,我说这话没有别的意思,也不是非要站谁的立场。你换位思考一下,如果是你处在我现在的位置难不难?两方都是合伙人,我一个处理不好,就弄的里外不是人。”

    吴迪插着手,没有回话。

    “要不这样吧,你去问问秦禹,苏正东那边满足他啥条件,他才能把鲁林放了?”韩桐将茶水推到吴迪身边:“咱们痛快点,赶紧把事儿解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给你们在中间传话,我给马老二打个电话,让他过来,你们私下谈。”吴迪皱眉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也行。”韩桐点头。

    吴迪掏出手机,低头拨通了马老二的号码:“喂?你来喜乐宫一趟,对,韩桐在,你们谈谈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勒。”马老二点头。

    吴迪挂断手机,站起身来,扭头看着韩桐说道:“我还是那句话,谁也不能影响药厂项目的顺利推进。你回去告诉苏正东,今天南沪公司出事儿,我是给你面子才没追究,不然……鲁林肯定回不去奉北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。”韩桐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“马老二一会过来,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送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吴迪摆了摆手,带着自己的朋友,推门离开了包厢。

    室内,韩桐皱眉喝着茶水,扭头看了一眼叶琳:“一会儿马老二来了,你帮忙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个倔驴,我说不了他。”叶琳半认真半开玩笑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左侧的韩宇听着叶琳的话,语气略显不满的插了一句:“我就弄不明白了,鲁林在喜乐宫约张亮他们谈判,怎么还能让马老二给带走呢?下面的人都是干什么吃的?!”

    叶琳一怔,俏脸上挂着笑意问道:“你是在说我吗?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觉得……。”韩宇语气不善的就要与叶琳争辩。

    “闭了!”韩桐皱眉扫了一眼自己的堂弟:“自己人吵吵什么啊?”

    韩宇松了松领口,脸色不善的看了一眼叶琳,也没再吭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约半个多小时后,一台越野车停在了喜乐宫门口,马老二讲着电话,孤身一人走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对,吴迪让我来的。嗯,说韩桐在这呢。”马老二皱眉问道:“我咋跟他谈啊?”

    “先不答应,然后再给他面子。”秦禹话语很详尽的吩咐道:“要五百万赔偿。”

    马老二听到这话,眉头紧皱:“五百万?!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“有点多吧?”马老二自己都觉得秦禹开的价有点高。

    “有些事儿,你不了解。”秦禹冷静的回应道:“这我都管他们要少了。”

    马老二一怔:“啥事儿啊?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……。”秦禹思考了一下,就把藏在自己心里的事儿,跟马老二阐述了清楚。

    马老二听完勃然大怒:“我艹他妈,他们挺损啊,要是这样的话,五百万还真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你先喊价吧,看韩桐怎么回复你。”秦禹斟酌半晌应道:“还有,你不用把我说的话,跟韩桐说明白,他们自己心里是有数的,你直接喊价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马老二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喜乐宫顶层的包厢内,马老二翘腿坐在沙发上,吸着烟,也不主动说话。

    “小二,你看鲁林的事儿,我让苏正东怎么解,你们才能满意,才能把鲁林放回去?”韩桐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马老二吸了口烟,皱眉看着韩桐说道:“我问一句,是你想要鲁林回去,还是你就帮苏正东带个话?”

    “我帮苏正东带个话。”韩桐毫不犹豫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马老二点头应道:“那你告苏正东,他拿五百万,我让鲁林回去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屋内众人全部愣住,包括叶琳和封哥,都是一脸震惊的看着马老二,显然没有想到他能开出这个价码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韩宇回过神来,冷笑着冲马老二问道:“……你说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五百万。”马老二表情平淡的重复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鲁林是跟张亮接触了,可事儿还没等谈完,人就被你们扣住了。你要五百万,是不是有点多啊?”韩桐笑吟吟的看着马老二说道:“苏正东今天不在这儿,咱们就别说气话了呗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说气话啊。”马老二掐灭烟头,条理清晰的说道:“张亮他们最后没动,那是因为他们和小禹的感情好吗?这可能吗?我们花了多少钱,开了多少条件去护盘,你们是不知道的,对吗?”

    韩桐沉默。

    “我要五百万不是冲你们,而是冲苏正东。”马老二轻声说道:“他想谈,那我就这个价码,没商量。”

    韩桐拿起水杯,轻声回道:“卖我个面子,少要点行不行?”

    “进门我就问了,是你要鲁林,还是苏正东要,你说是他要,那就一分钱也少不了。”马老二摇头回道。

    韩桐沉默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韩宇冷笑着看向马老二,突然说道:“我想问一下,如果不给你这五百万,你能把鲁林怎么样啊?”

    马老二摸了摸光头,目光如炬的冲韩宇回道:“我也没想好啊,要不然,你让苏正东不给钱试试?”

    “我艹,你说话真JB冲!”韩宇站起身,背手冲着马老二说道:“秦禹都不敢说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离我远点说话。”马老二目光清冷,直接打断了韩宇的话。

    “马老二,你是不是觉得……?”韩宇愣了一下,迈步就要上前。

    “都不能好好说话,你们就出去谈。我上一天班了,挺累的。”叶琳黛眉轻皱,坐在不远处轻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上一边去,行不行?!”韩桐皱眉看着韩宇训斥了一句。

    韩宇冷眼盯着马老二,背手站在原地一动没动。

    “五百万,是不是没商量了?”韩桐冲着马老二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。”马老二点头。

    “行,那我就这么回复苏正东。”韩桐立马点头说道:“他要同意,那就交钱换人;可他要不同意,剩下的话我不也传了,你们爱咋弄咋弄。”

    “行啊!”马老二点头。

    “饿不饿,吃点东西啊?”韩桐非常有气度,脸上泛起了笑意,冲着马老二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马老二最终也没和韩桐等人吃饭,谈完没多久,就离开了喜乐宫。

    包厢内,韩桐翘着二郎腿,吃着水果说道:“事儿已经很明显了,吴迪要借着秦禹的手,敲打敲打咱们,不然秦禹绝对不会要这个价格。”

    南沪酒店内。

    一阵电话铃声响起,秦禹顺手拿起一部挂着可爱小熊吊坠的手机,坐在床上按了接听键:“喂,瑾勋?”

    “嗯?”于瑾勋一愣:“我姐呢?”

    “啊,你姐洗澡呢。”秦禹顺嘴回道。

    “???”于瑾勋一脸问号,语气有些结巴的问道:“……啊,那你在那儿干啥呢?”

    “我没啥事儿,等她一会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啊……那你等吧。”于瑾勋也不知道该说啥,只目光呆滞的回了一句,低头就要挂电话。

    “你有事儿啊?”秦禹主动问了一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