韩桐的用意

韩桐说不管这事儿,还真就不管这事儿了。欧盟区克曼鲁军工的高管,当晚几次给韩桐打电话,他都明确表示自己没办法插手这个事儿。因为他之前劝过苏正东放弃这个计划,可后者不听,所以撬动张亮等人的计划不但失败了,而且还影响到了他在药厂上的生意。

    欧盟区克曼鲁军工虽然是韩三千集团的甲方之一,但后者在本土经营时,拥有着绝对的自主权。所以韩桐的拒绝有理有据,克曼鲁军工也没办法对他们做出什么强制性的要求。

    当晚,韩桐回到住所后,洗了澡,就准备休息。

    “叮咚!”

    一阵门铃声响起,韩桐疲惫的叹息一声,喊着问道:“谁啊?”

    “韩总,我是元震啊,你开开门。”

    韩桐似乎对此人的到来,一点也不意外,他用浴巾擦了擦身体,面无表情的走到门口,拽开了房门:“这么晚了,你咋过来了呢?”

    “屋里有外人吗,我们进去说?”李元震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,你进来吧。”韩桐招呼了一声,指着冰箱说道:“有咖啡,有水,喝什么你自己拿。”

    “唉。”

    李元震长叹一声,穿着拖鞋走进室内,坐在沙发上说道:“我现在啥都喝不下去啊。”

    韩桐擦着湿漉漉的头发,坐在李元震对面回道:“事儿是苏正东搞出来的,你让他想办法啊!”

    “他现在还有个毛办法啊。”李元震搓了搓脸蛋子,表情很无奈的说道:“他让我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找我?”韩桐一怔,摇头回道:“这事儿我管不了。刚才在苏正东那儿,我已经说的很明白了,你们要撬张亮的事儿,已经引起了吴迪的不满。唉,药厂的项目现在运转的很顺利,我爸又对这块很看重,我真没办法跟吴迪现在发生什么不愉快。”

    李元震搓了搓手掌:“鲁家在奉北很有能量,要资金有资金,要关系有关系。原本我想的是,拉他们入伙一块搞这个响儿的生意,一方面大家都能分到利益,一方面也算拓展了咱们的圈子。可现在事儿黄了,鲁叔还出事儿了,整的我真是没办法跟那边交代啊。你都不知道,鲁荡一天都快给我打八十个电话问这事儿了。唉,我是真没辙了。”

    韩桐喝了口水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……韩总,黄勇利那一把事儿,让我和秦禹闹的有点僵。”李元震皱眉说道:“所以我现在找他肯定是一点效果都没有,反而他还会猜到,撬张亮的事儿我也馋和了……韩总,这事儿现在我只能求你帮忙了。”

    韩桐抬头看着李元震:“你这是难为我啊!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没办法了啊。鲁叔回不来,那我怎么办,怎么交代啊?!”李元震再次叹息了一声。

    韩桐给李元震倒了杯水,语气平淡的问道:“如果未来鲁家在奉北经营响儿的生意,你们直接和谁对接啊?”

    李元震听到这一话一怔,随即越琢磨越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和苏正东是吗?呵呵!”韩桐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李元震拿起水杯,咧嘴一笑:“我有点没太听懂你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装傻!”韩桐撇了撇嘴:“你是搞政务工作的,又弄什么学生会,你能听不明白我说的话吗?”

    李元震沉默。

    “元震,南沪是响儿的进入口,未来我会在这边下很多心思的。”韩桐插手看着李元震说道:“……苏正东是从欧盟区被特派过来的,今天可能在,明天又可能被调回去,所以我是绝对不会接受,克曼鲁那边把所有决策权都放在他身上的。”

    李元震闻声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“我还是那句话,欧盟区的高管能被派来,就有可能突然被调走。”韩桐话语轻飘的看着李元震说道:“……可我们韩家永远也跑不了啊,我们的根儿在这三大区啊!”

    李元震到了此刻终于明白了韩桐的用意。他为啥死活拒绝帮忙要回鲁林?其实等的就是李元震主动找他。

    韩桐看似始终都游离在整件事儿之外,可他却死死盯着苏正东这边发生的变动,并且早都想好了自己要干什么。

    二人沉默许久过后,韩桐站起身再次说道:“克曼鲁低价给你货,这并不代表利润。”

    “那什么代表利润?”李元震问。

    “克曼鲁离不开你,才代表利润。”韩桐一针见血的说道。

    李元震闻声怔住。

    “苏正东是克曼鲁军工的高管,他只有维护住自己公司的利益,才等于维护住了他的利益。可你严格意义上来说算是乙方,而苏正东代表甲方,你和他是有利益冲突的。”韩桐思路很清晰的指着李元震说道:“所以我不是很理解,你为啥跟他走的那么近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懂你的意思了。”李元震点头。

    “一个乙方没了,克曼鲁军工可以再找。但三大区所有的乙方都没了,他就彻底傻眼了。”韩桐笑着说道:“这就是怎么才能让克曼鲁离不开你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李元震仔细斟酌了许久后,忍不住轻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鲁林的事儿,我帮你试着和吴迪沟通一下吧。”韩桐扭头看向李元震:“但至于最后结果怎么样,我也不敢保证。”

    李元震听到这话,立马站起身应道:“谢谢你,韩总!”

    “叫我小桐就行了。”韩桐笑着应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刚才说的话,我听懂了。”李元震话语委婉的点道:“未来奉北这边的响儿,我们和你们对接。”

    “啪啪!”

    韩桐拍了拍李元震的肩膀:“我们一起想办法,把事儿干好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李元震刚下楼,就接到了苏正东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你和韩桐谈完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求他,他没答应。”李元震叹息一声应道:“最后我没办法了,还是让奉北的关系求了求他。”

    “他答应了?”

    “他说先试试,结果怎么样,还不一定呢。”李元震用一副我很心烦的口吻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,他能答应试试,就不错了。”苏正东点头:“你来找我吗?我们吃点东西去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吧,我去一趟医院。”李元震想了一下后,摇头婉拒。

    苏正东眯着眼睛,心里暗叹一句,韩三千的儿子确实不白给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,展楠从驻军基地内快速走出来,拿着电话冲秦禹说道:“你提的条件,我已经跟对面谈了,基本没啥问题……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