借此机会,重新立规矩

会客室内,嘉华缓缓站起身,皱眉盯着付小豪问道:“你说啥,你再说一遍?!”

    “拘你,听懂了吗?”付小豪冷眼看着对方,摆手喊道:“带走!”

    “你们他妈的什么意思?”嘉华脸色煞白的吼道:“拘我,你开玩笑呢?!”

    “到底咋回事儿?”张亮也棱着眼珠子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亮哥,我就是一个办事儿的,你问我,我也不清楚。”付小豪很客气的冲张亮说道:“你找对的人问吧。”

    张亮无言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么干,是要出大事儿的。”丁彬也急了。

    “出大多事儿啊,还要劫狱啊?”丁国珍话语平淡的回了一句,伸手拽着嘉华说道:“走吧!”

    “你他妈松开我,我要给马老二打电话……!”嘉华彻底急了,指着付小豪骂道:“你们这帮人太狗了,过河就拆桥……。”

    众人根本不理会他的怒骂,七八个警员上前直接摁住他,扯着就拽出了会议室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了,亮哥,”付小豪趴在张亮耳边说道:“你还是找老大谈吧。”

    张亮脸色很难看的站在原地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“先走了昂!”付小豪冲着众人打了声招呼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十几分钟后,汽车内。

    “啪,啪,啪!”

    付小豪抡着胳膊,一个嘴巴子接一个嘴巴的冲嘉华脸上抽去:“我给你脸,你也不拿自己当回事儿啊?你再骂一句试试!”

    嘉华被打的鼻孔窜血,怒目而视的看着付小豪吼道:“我他妈用脑袋跟你保证,松江地面从今天开始,消停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太拿自己当回事儿了。”付小豪撇着嘴,一针见血的回道:“你能因为利益,没有立场,别人就能因为利益抛弃你,这你还看不明白吗?”

    嘉华闻声愣住。

    “你太跳了,不打你打谁?”付小豪抓着嘉华的头发,一字一顿的说道:“你老实点,在里面还能好受点。你TM要不老实,老子直接给你扔区外劳改场,让你修电缆去。”

    嘉华呆愣愣的看着付小豪,心里瞬间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会客室内,张亮怒气冲冲的拨通了秦禹的电话,但后者没接,随即他又拨通了马老二的号码。

    “喂?你在哪儿?你到底啥意思?!”

    “我在楼下了,你把没用的人撵出去,我现在就上去。”马老二语气平淡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好,你上来吧。”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,张亮没有人叫任何人,只单独在办公室内,跟马老二碰了面。

    窗口处,张亮插着腰,脸色非常难看的低吼道:“你们这么玩,是把我坑了,让我当小人!”

    “小人我来当。”马老二吸着烟回道:“一会我会跟大家说清楚的。”

    “老二,你不觉得这么干有点过了吗?”张亮脸色煞白的低头吼道:“秦禹一边说着需要大家的支持,可暗中又干掉心里有想法的兄弟,你这是什么啊?这不出尔反尔吗?!嘉华已经表态支持他了,你现在突然给他抓进去,那你让别让怎么想?你就不怕其他人,继续跟韩家合作吗?”

    “谁想跟韩家合作啊,需要我搭桥吗?鲁林现在在我手里,随时可以谈!”马老二吸着烟,抬头喝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张亮闻声一怔,叉腰感叹了一句:“行,狠还是你们狠。我惹不起你们,老子不干了,行不行?!”

    说完,张亮转身就要走。

    “小亮!”马老二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张亮停住脚步,急头白脸的喝问道:“二爷有啥吩咐?”

    马老二缓缓站起身,抬头看着张亮问道:“在干裴德勇,干刘志雄,干小三的事儿上,嘉华他们出了多少力?”

    张亮闻声怔住。

    “小三倒了之后,小禹给大家切的蛋糕,最后谁拿的最少?”马老二又问。

    张亮再次沉默。

    “我付出的最多,拿的最少。”马老二指着自己的胸口说道:“除了开元区刘志雄的产业,和几个事先说好的地面,其他的利益,小禹都给你们分了吧?这是为啥?因为你们是后来的,小禹说想在松江彻底干起来,得有朋友,那我吃点亏,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张亮听到这话,也挑不出什么毛病。因为他虽然出力也不少,可绝对跟马老二比不了,但秦禹却把江南那边的市场,全部让给他们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要市场,我给你们市场;你们说药品价格贵,得掏好大一部分钱来进货,会影响到其他生意,老子又让刘子叔勒紧裤腰带,自己过的艰难点,也让你们创造一个季度一结款的便利条件。”马老二吸着烟,声音沉稳的说道:“嘉华,丁彬他们确实不是谁的马仔,可你让他们摸着自己良心问一问,他们是靠谁起来的,靠谁吃饱的?!现在他妈的狼来了,我不求你们这些人帮忙,可你们总得说句人话吧?得有个暖心的态度吧?!”

    “……老二,嘉华,丁彬他们下面,也有一帮兄弟要吃饭,他们出来玩,不就是为了个利字吗?”

    “那谁不是为了利益,我是为了做慈善啊?”马老二瞪着眼珠子吼道:“你说利益,那这事儿就更简单了。他们有奶便是娘,那我就鸟兽尽,良弓藏,这有毛病吗?!”

    张亮被说的根本无法反驳。

    “亮子,我要不是看在嘉华还算听你的,他连进监狱的机会都没有,你信吗?”马老二指着地面说道:“小禹为啥死活让我先出来?为的就是归拢松江地面!大家既然想在一块抱团做生意,那就得有规矩。今天你看见两百万眼红了,想跳槽了,那对不起,你得先把从我这儿拿到的利润吐出来!吐干净!!”

    “唉!”

    张亮叹息一声,心里已经被马老二说服了,因为他找不到任何可以反驳的点。

    鲁林的事儿,让秦禹感受到了危机,所以……嘉华就变成了典型,这是张亮心里非常清楚的事儿,而且他也知道自己改变不了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。

    苏正东已经懵了,他搞不懂鲁林为啥突然被抓了,而这时秦禹带着可可,察猛,顾言,展楠等人悄悄回到了南沪。

    第二场较量,开始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