待规划区内分公母

晚上11点整,靠近江州待规划区的公路上,十台越野车开路,一台军用卡车在中间,尾部又浩浩荡荡的跟着近三十台汽车,一块往枪贩子所在的生活村赶去。

    是的,六爷吹哨子了,上百名指着贩响吃饭的枪贩子,全部过来帮场。人数之多,气势之凶猛,可能是近五年内在南沪地面冲突中都未曾发生过的。

    车队浩浩荡荡的前进着,马上将要抵达生活村附近后,开始减速。

    瞎子坐在车内,拿着电话冲六爷说道:“你不用惦记了,该吃饭吃饭,该睡觉睡觉。这么多人都来了,要么秦禹别露头,要露头肯定打没他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生活村南边的十字路口,耀光公司的越野车已经停成了一排,秦禹站在头辆车旁边,皱眉冲着齐麟等人问道:“整清楚人到哪儿了吗?”

    “别吵,再喊!”旁边的大队长,穿着深棕色迷彩服,拿着军用对讲耳麦喊道:“看到了吗,有多少台车?四十多台吗?你是不是看错了?艹,行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大队长喊完,扭头看着秦禹说道:“对面有四十多台车,保守估计也得一百人。这他妈跟阎王跳那边抢粮的规模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哪弄合适?”秦禹问。

    “来来来!”大队长冲众人摆手,指着平板电脑说道:“他们在这儿,和我们距离大概三四公里。我们现在就走,在生活村的这一侧打他;齐麟那队和老二那队,碰面了直接正面突。他们都是枪贩子,你跟他玩战术,他都不会接,咱们就打凶点就完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一会跟察猛坐最后那台车就行了。”齐麟担心秦禹的安全,所以特意吩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和察猛不跟你们走,”秦禹摆手说道:“还有几个朋友没到,我去跟他们汇合。”

    “谁啊?”齐麟愣了一下问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再过半小时。

    西北方向的道路上,枪贩子的车队已经望到了前方不远处的生活村,瞎子扭头看了一眼四周:“他妈了个B的,咱到这儿了,他们都没打,是不是不敢来了?”

    “肯定不会。”仇伍皱眉说道:“咱现在最好快点进生活村,在那儿干,他们可能会搂着点。”

    “你咋老说丧气话呢!”瘦弱中年顿时撇嘴骂道:“打仗这玩应,还指望着对方搂着点啊?”

    “你那么猛,你咋不背十斤炸Y去耀光公司炸秦禹呢?”仇伍斜眼怼道:“咱们别看人不少,但是……。”

    话还没等说完,前方岔路口突然泛起刺眼的汽车大灯光芒,从光束上来看,起码也是十几台车组成的车队。

    “别他妈吵吵了,来了!”瞎子探头往前扫了一眼,立马拿起对讲机喊道:“都给我抄家伙,对伙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翁!!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对面车队突然提速,两台改装过后的军用级皮卡,排气管子发出宛若老牛一般的低吼,从道路侧面冲出,直奔瞎子的车队冲来。

    “CNM,停车,给我打!”瞎子拿着对讲机吼了一声,还没等车队完全停滞,就推门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对行道上,两台改装皮卡再次加速,直愣愣的撞向了越野车队。

    “嘭,嘭!”

    两声闷响泛起,改装皮卡直接将一辆刚刚停滞的越野车,活生生顶到了壕沟内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齐麟拉开皮卡天窗,端着枪从车顶窜了出来,扯脖子吼道:“给我正面突!告诉告诉老六,卖枪吃饭的和他妈端枪吃饭的,是啥差距!!”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第二辆皮卡直接横拦在路上,七八个穿着防弹马甲,着装统一的耀光安保成员,下车端着自D步,就冲着车队猛扫。

    后方,大队长拿着军用对讲耳麦,嗓子都喊哑了:“他们的车队太长,三队给我突侧面,打他腰。不然你靠正面一点点啃,打到明天早上都没完。”

    “旁边是大野地,车进不去。”三队队长吼道。

    “下车,步行往里打!”大队长掐着对讲耳麦吼道:“交替式冲锋,一波不行,就打两拨,不间断突他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!”

    二人沟通完毕后,三队队长立马推开车门喊道:“我的人,从侧面斜着突车队腰部,按照各自分组,交替式给我往前推!”

    话音落,三十多号人,立马持枪冲向大野地。

    车队中央,大队长下车冲天鸣枪:“拿老板的钱,就得给老板办事儿。妈了个B的,自我向前一条线,谁往后退,老子立马崩了他!”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一声令下,正面的耀光六七十号兄弟,组织纪律性极强的展开团体冲锋。他们非常会打,根本就不纠结眼前车辆里的人,而是宛若一条长龙,直往最深处扎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六爷一方最前面的那十台越野车里的人,还没等全部下车,就看见耀光的兄弟已经冲到了自己后面。而这时候他们要下车,那就前后挨打;要不下车,那等于是没打就怂了,处境非常尴尬。

    军用卡车后方,瞎子等人已经全部下车,带队开始正面接耀光冲进来的人。一时间枪声澎湃响起,生活村内的报警电话,已经快要给联防驻军的接警室打爆炸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主干路旁的小岔路口上,察猛看着不远处的冲突地带,扭头冲秦禹吼道:“你的朋友呢,人呢?!再JB不来,就打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是从区内过来的,”秦禹拿着手机回道:“出来的比较慢。”

    “谁啊?是那天咱们要在民丰大厦见的那帮人吗?”察猛问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秦禹立马点头回道:“你别说话,电话打通了。”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你到哪儿了,我他妈都中枪了……。”秦禹扯脖子吼道:“你再不来,去太平间看我吧!”

    “你净特么扯犊子,我都看见你了,瞪眼睛撒谎。”对方骂骂咧咧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秦禹闻声向四周看去。

    “滴滴滴!”

    汽车喇叭声音响起,四台越野车从后面行驶过来,小白率先跳车喊道:“哥,我们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二三车不用停,看见对伙人最多的地方了没?他们主事儿的肯定在哪儿。”头辆车内,一名满脸都是裂痕和干口子的青年,指着六爷的车队方向,拿着对讲机喊道:“你们给我干过去,快马杀他!”

    “嗡嗡!”

    话音落,后面两台越野直接开足马力,直愣愣的冲着瞎子等人的方向杀去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秦禹拽开车门,上了头辆车:“你们来我就托底了。硬骨头我自己啃,CNM的,今天必须给狗六子打服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