谈情谊,还是谈利益

松江,平道区,张亮的公司内。

    鬼子,嘉华,丁彬,张亮,还有另外四五个人,正坐在一块喝着茶水,轻声交谈着。

    “我刚接了电话,喜乐宫的人说鲁林被老二整走了,田老自己崩了自己一枪。”嘉华端着茶水,轻抿了一口说道:“亮子,你看这事儿最后会怎么解决?”

    “能怎么解决,谈呗。”张亮插着手,面无表情的回道:“韩家毕竟跟小禹在药厂上有合作,更何况还有吴迪在中间平衡,所以我觉得结果就是,韩家做出一点妥协,让小禹心里过得去就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韩家能妥协吗?”丁彬翘着二郎腿问。

    “你咋还没看懂。”鬼子无语的说道:“为啥小禹等这么长时间,才动鲁林和老田?这不明摆着的事儿吗,他在等吴迪表态。因为韩家撬我们,会影响药线的生意,这是吴迪不允许的。所以,小禹背后是有吴迪撑着的,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“看的透。”张亮点头附和。

    “哦,原来是这样。”丁彬也明白了过来。

    嘉华再次喝了口茶,眉头轻皱的说道:“不,你们还是没听懂我话里的意思。我不在乎秦禹和韩家在药线上整出啥结果,我在乎的是以后响儿的事儿,怎么做!这个是来大钱的行当。”

    张亮皱眉扫了对方一眼:“小禹之前跟我说过,他不会在响儿的事儿上亏待咱们。”

    “他光说不行啊!”嘉华有些着急的回道:“我现在想知道的是,他未来究竟是跟韩家合作卖响儿,还是会单独搞进货渠道,并且到底能给咱分多少份额!”

    “华子说的对。”丁彬也轻声附和道:“鲁林开了那么好的条件,咱都没答应,最后还是立场坚定的站在秦禹这边,那他肯定得想办法,把大家这部分应得的利益补回来啊!”

    “是,我就是这个意思。”嘉华点头,看着张亮问道:“那天秦禹给你打电话,到底怎么说的啊?”

    张亮脸色略有些不快的看着二人,沉默许久后,才谈起了自己和秦禹对话的内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那天晚上,张亮等人第一次和鲁林谈完之后,嘉华,还有丁彬就对响的生意动心了。一年两百多万的利润,几乎让他们彻底决定了要跟鲁林合作。

    这种变故让张亮心里不安,因为他觉得众人已经被撬动了,心动了,如果秦禹那边不给大家吃一颗定心丸,那松江地面上以药线盘子聚拢到一块的利益团体,可能分分钟就崩了,甚至会打开。

    张亮不想看到这个事情发生,因为在这些人里,他和秦禹的关系是最好的,合作方式也是最牢靠的。但同时,他又觉得嘉华,丁彬等人的想法也没错,毕竟大家出来跑江湖,为的就是吃一口好饭,饱饭,那现在有更好的生意找上门来,人家想合作也无可厚非。所以,张亮想了很久后,就提前下车,站在路边给秦禹打了电话。

    在交谈过程中,张亮几次直白的说道:“你想护盘,维护住现在地面上的人,那就得拿出让大家信服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秦禹想了半天后,才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想法:“既然有人心动了,那你就带着大家跟鲁林接触接触吧……。”

    张亮听到这话懵了,不知道秦禹心里咋想的,就直言问他,到底啥意思。

    “跟韩家闹翻,我必须得让吴迪支持,必须得占理。而吴迪关心的是药厂项目能不能顺利进行下去,所以你要假装带人跟鲁林接触。”秦禹皱眉说道:“还有,你可以跟其他人明说,他们这一次放弃跟鲁林合作,立场坚定的站在我这一边,以后在响儿的事儿上,我绝对不会亏待大家。”

    张亮听到这话急了:“兄弟,我把话说白点,这些跑地面上的人,都现实的很,你光拿话稳定军心,这肯定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你信不信我?”秦禹问。

    “我信你。”张亮毫不犹豫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那咱俩合作这么长时间,我拿话坑过你吗?”秦禹声音稳健的回道:“亮子,我再说一遍,只要松江这帮人立场坚定,以后我绝对不会亏待他们。一年两百万的利润,只会是起步,我要打,就要打出利润空间来!”

    张亮闻声沉默。

    “这样吧,马家仓库里,还有大概价值不到两百万的药,你跟嘉华他们说,我一分钱不要,白给大家分了,这算是我的态度了吧?”秦禹立马又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药我和鬼子就不分了,给其他人分了吧。”张亮很痛快的说道:“别人我不敢保证,但我和鬼子的立场不会变。”

    “未来有我的,就有你和鬼子的!”秦禹说到这里,就直接挂断了手机。

    松江护盘,除了张亮和鬼子的力挺之外,秦禹还付出了将近两百万的药品。这个损失可谓是非常惨重了,因为他什么都没得到,只是为了拖鲁林几天时间,维护住他松江地面上的带队大佬。

    而这也是为啥马老二会跟刘子叔说:“你知道小禹为护住松江花了多少钱,许了多少诺吗?!”

    以上这些对话,张亮并没有完全跟嘉华和丁彬等人说,他只说了,自己和秦禹会保证大家未来的利益,让他们不要多想,只等信儿就完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公司会客室内,众人喝着茶水,听完张亮的叙述,似乎还是不太放心,总觉得秦禹需要拿出多的利益和态度,才有说服力。

    “小亮,我的意思是,咱们还得约马老二谈一次……。”嘉华喝着茶水,心里似乎又有一计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会议室的房门被推开,付小豪与珍珍领着十几名警员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哎呦,你咋来了呢?”张亮愣了一下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来办点事儿,亮哥。”付小豪客气的冲张亮打了个招呼,随即从包里拿出一张纸,站在嘉华面前说道:“逮捕令,我司经过调查,怀疑你与两年前一起枪案有关系,现正式对你刑拘,请你配合调查。”

    “啪嗒!”

    嘉华一脸懵B的看着付小豪,手里的茶杯不自觉的掉在了地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