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龙逼团

一晃三天过去,秦禹不但没有搞任何动作,反而还天天出钱,晚上跟四大队的兄弟搞聚餐,胡吃海塞。

    最后弄的齐麟都TM快信了,这个傻鸟有钱,扛祸害。

    这天晚上,秦禹吃完饭后,第一时间叫了齐麟来办公室,随即话语简短的说道:“五百万扛不了多长时间,钱一没,咱就崩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倒是省着点花啊!”齐麟急眼的骂道:“还搞鸡毛聚餐啊,这两天花了多少钱,你心里有数吗?”

    “越没钱,越不能让人知道你没钱。”秦禹摆手应道:“不然分分钟就崩了。”

    齐麟也很着急:“那你打算怎么弄?”

    “我和老六其实就一场仗,拖下去,我扛不住,他也扛不住。这傻鸟不可能永远也不往区外放货啊,不然下面指着这事儿赚钱的兄弟,不得给他妈杀了啊。”秦禹脸色严肃的说道:“但他底子肯定比我厚,咱得逼他有动作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啥想法?”

    “这样……。”秦禹走到齐麟身边,趴在他耳边就轻声交谈了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八点。

    六爷这边七八个负责散货的大佬,再次来到了医院。

    “咋回事儿?”六爷虽然心里已经非常疲惫了,但还要硬装一切尽在掌握的样子,冲着众人说道:“不让你们该干啥就干啥嘛,咋又一块来了?”

    “我在区外的两个拿货的客户,下午给我打电话了,秦禹身边那个叫齐麟的兄弟,找他们谈了。”瘦弱中年翘着二郎腿说道:“他以耀光公司的名义往外放话,说他们手里也有稳定的响儿,可以长期供货,所以区外的人,要么跟耀光合作,要么一粒子D都不能接咱的,不然就开打。”

    六爷怔住。

    “大客户还好说,他们不一定鸟耀光,可那些小买家,根本没能力去跟耀光掰手腕。所以不少人都跟我明说了,如果耀光逼的太急,那他们以后可能就不会再拿咱们的货了。”另外一个胖子,轻声说道:“还有,我打听了一下,秦禹现在以一天每人八百的价格,在养着耀光的一些人。具体有多少,我不清楚,但他好像真不缺钱,估计药线的买卖,还真让他把保险柜装满了。”

    “六爷,再拖下去,咱客户可全被逼跑了。”瘦弱男子说道:“早晚都要打,你现在拖着,除了让外人觉得咱啥也不是,还有啥意义?”

    “你们都是啥意思?”六爷冲着另外几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打!”

    “肯定要护盘,咋地都得捶他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众人全部表态。

    六爷听懂了众人的态度后,立马摆手说道:“把齐麟开枪崩了的那个客户叫进区内来,我跟他谈谈。”

    “好,”瘦子立马点头:“我去办。”

    “打就一下给他击沉!”六爷瞪着眼珠子说道:“不要拖了,你们让下面的人准备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兄弟都安排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众人正在交谈之时,仇伍推门走了进来:“六爷,我刚才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正好你来了。”六爷冲着仇伍说道:“你安排一下区外驻军,两天后,我们送一批货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送货,那不就是摆明了要动手吗?”仇伍愣了一下问。

    “已经决定,打。”六爷插手回道。

    仇伍一愣后,扭头看了一眼众人:“……好吧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晚。

    在区外被齐麟崩了一枪的枪贩子,拄着拐棍来到了六爷的病房。

    “你对外放出风去,就说后天来市里提货,我让人送你出去。”六爷指着对方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那耀光那边?”枪贩子有点虚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考虑那边。”六爷摆手说道:“他们是冲我来的,巴不得等你接货呢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六爷。”枪贩子立马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天后,大雪。

    东埔江边的数千平大仓库内,瞎子,小庞,瘦弱中年等十几个核心大佬,正聚在一块交谈。

    货仓内,三四十个壮硕小伙,不是往身上穿着防弹马甲,就是往胳膊上缠着红布条。

    一箱箱囤积的货物被打开,马仔们纷纷伸手开始分发凶器。

    “胳膊上必须绑布条昂!”瞎子只穿着一件短袖,露出一身结实的肌肉喊道:“拿完东西的,在屋里屋外都溜达溜达,认认自己人。”

    “耀光那边有动静了吗?”瘦弱男子冲着仇伍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仇伍摇头说道:“咱们一会出城快点走,要先往松江那边靠……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区外。

    十几台越野车停在道路两侧,四五十号人全都各自聚在一块交谈着。这些人也是六爷那边的,只不过是率先出城的。

    人群中,拄着单拐的枪贩子,低声冲着带队的人说道:“你跟瞎哥说一声,咱们假装接了货,我就带人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艹,你放心吧,真干起来,也用不到你们。”带队的青年单手插兜说道:“……你再给下面的兄弟打个电话,让他们往这边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枪贩子立马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江州耀光公司内。

    齐麟急匆匆的推开秦禹房门,话语简洁的说道:“对面动了,集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多少?”秦禹扑棱一下站起来问道。

    “区外不知道,区内有四五十号吧,都在大仓库那边。”齐麟如实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你通知其他人,现在就集合吧。”秦禹低头看了一眼手表说道:“二十分钟后出发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齐麟点头后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猛子,收拾收拾,咱也跟着去。”秦禹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可可听到这话,立马出言阻拦:“你去干嘛?”

    “去干狗六子。”秦禹拿起外套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可可双手叉腰,凶巴巴的啐骂道:“你见过哪个老板自己去干这种事儿?!”

    “妈的,这把输了,我就彻底完了。”秦禹摇头说道:“我在家待不住,必须得去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有点城府行吗?不许去!”

    “你别叨叨我。”秦禹狠狠掐了掐可可的脸蛋子:“你赶紧回家,等我电话。”

    说完,秦禹也不顾可可阻拦,迈步就冲出了室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南沪市。

    苏正东喝着茶水,笑吟吟的冲着韩桐说道:“秦禹还是岁数小,眼睛看事儿浅。他在这边死磕老六,却不知道松江已经失守了。”

    韩桐皱了皱眉头:“我觉得你先别太乐观。”

    “张亮已经开始管我要货了,现在就想卖。”苏正东咧嘴一笑,霸气无比的说道:“不管秦禹能不能打下来老六,松江的盘,他肯定是护不住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