讲理讲面,马老二

枪响之后,老黎急了迈步冲到马老二身边,急头白脸的吼道:“你刚出来,就这么给我捧场啊?什么意思啊?!”

    马老二扭头看了一眼的老黎,伸手直接推开他:“你先别往上冲,我和你的事儿,一会再说。”

    旁边,四个青年摁着鲁林的身体,不让他挣扎,喊叫。

    鲁林疼的几乎快要晕死过去,双腿跪在地面上,浑身痉挛的抽搐着。而他领来的那几个中年男子,则是全被枪顶在了脑门,根本不敢动弹。

    马老二越过老黎,迈步走到田老身边,弯腰坐在了沙发上,笑呵呵的说道:“老前辈了,咱俩今天盘盘道呗?”

    田老脸上没啥表情,双手插着,很沉稳的看了马老二一眼,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张亮他们跟谁一块做生意,你清楚不?”马老二歪脖问道。

    田老依旧没有回话。

    “田老,你要不说话,那我就怎么理解都行了。”马老二伸手拍着田老的大腿,一字一顿的说道:“这事儿就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怎么理解?”田老咬牙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二儿子在奉北,这事儿他掺和了吧?”马老二人冷脸问道。

    田老挑了挑眉毛,声音依旧沉稳的回道:“跟他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把事儿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对,我知道张亮他们是跟你一块做生意的。”田老面无表情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好,那你知不知道,小禹在南沪因为响儿的事儿,差点让人做了?”马老二又问。

    田老皱眉看着他,心里正犹豫要怎么说。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突兀间,枪声再响。

    端着大喷子的青年,一枪打在鲁林身后男子的右腿上。

    “马老二,你他妈没完了?!”老黎彻底急眼了。

    “你别动!”刘子叔指着对方吼道:“今天你要掺和,楼下的人全进来。”

    老黎攥了攥拳头,声音颤抖近乎哀求的冲马老二吼道:“你让我咋办!”

    马老二没有理会他,只指着那名被枪打在腿上的男子,脸对脸的冲着田老问道:“你让我问他啊?他们跟没跟你说,小禹因为这点事儿,差点让人在南沪做掉?”

    田老喘息一声,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回道:“他们是说了秦禹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事儿清楚了。”马老二蹭的一下站起身,伸手指着田老说道:“你是老前辈了,徒子徒孙很多,我马老二要是没有一丁点道理,就跟你舞枪弄棒的,那地面上的人,肯定得骂我仗着有点关系就他妈飘了。所以,咱们今天就讲一个理字,没问题吧?”

    “你想怎么讲?”田老很淡定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秦禹不想接这个响儿,还在中间帮他们牵线搭桥去撬张亮他们,这事儿坏规矩了吧?”马老二指着田老喝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问你呢,你想怎么讲?!”田老主动喝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马老二迈步走到窗口,直接打开五楼顶层的窗户:“你跳下去,咱俩就算讲完了。”

    田老懵了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扯什么?!”老黎不可思议的看着马老二,心说你咋不挑一个别人家的会所,让田老头子跳呢。

    “我说话你能听见吗?我让你跳下去!”马老二双眼死死盯着田老,指着窗外吼了一声。

    田老咬了咬牙,心中已经明白过来,今天马老二整鲁林都是次要的,主要的是还是要收拾他。

    这也是亮刀。

    马老二为啥会突然被运作出来?因为在松江地面上,能真正帮秦禹压住场子的,就他一个,也就他合适。

    “田老,你要不自己跳下去,咱俩可就没完了。”马老二脸色冷峻的说道:“今天你可以走,但明天啥样,你得好好想想。”

    田老缓缓站起身,迈步走到窗口,往下扫了一眼,嘴角抽动的说道:“挺高的啊!”

    “你选的啊!”马老二将窗户完全拉的敞开,摆手说道:“我说话算话,你跳下去,这页就算掀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田老笑了笑,突然回身抓住一名小伙腕子:“我玩了一辈子,楼就别跳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田老回头冲着小伙喊道:“松手。”

    小伙迟疑了一下,直接把枪递给了他,根本不怕田老有其他动作。

    田老掂了掂枪,扭头看着鲁林说道:“整到这一步也没啥说的,响儿的事儿,我不就掺和了。”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田老枪口下指,一枪崩在了自己的老腿上。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老头子有点高估了自己的身板,枪响过后,子D打断了他的骨头,整个人不受控制的跌倒在了窗口。

    地上鲜血弥漫,老头子手里攥着枪,抬头看着马老二问道:“你要个说法,我要个面子。这……行不行啊,大侄子?”

    马老二摸了摸光头,竖起大拇指说道:“硬!”

    “硬啥啊,腿都没了……。”田老混了大半辈子,倒下之后,脸上也没有惧色,更没有大喊大叫。

    马老二弯腰拿过田老手里的枪,脸对脸的冲他低声说道:“我这人很驴,但讲理。你尊重我,我什么时候都叫你一声田老。”

    田老擦了擦脸,没再吭声。

    “屋里人带走,咱回去了。”马老二收了枪,转身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枪你开了,人你还要带走。”老黎与拦着自己的小伙一边撕扯,一边冲外吼道:“都他妈给我进来!”

    马老二走到老黎身前,指着他的胸口问道:“叶总在吗?”

    老黎愣住。

    “封哥在不在啊?”马老二又问。

    老黎眨巴眨巴眼睛,有点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给他们打个电话,我弄完家里这点事儿,请你们喝酒。”马老二拍了拍老黎肩膀后,摆手喊道:“走了,走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。

    鲁林等人被大良他们带走,而马老二则是上了汽车,低头拨通了张亮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你们在哪儿?”马老二问。

    “在我这儿呢,等你呢。”张亮低声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啊,你等会,我过去哈!”马老二挂断电话,扭头冲着刘子叔吩咐道:“打电话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不好吧?毕竟之前说好的,配合咱不动的,就掀过去了。”刘子叔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小禹护松江的盘,花了多少钱,许了多少诺吗?”马老二冷冷的说道:“这事儿要不是小亮和鬼子压着,咱这把真翻车了。在药线的事儿上,我有点太惯着他们了,这帮人心里没数了,必须收拾!”

    刘子叔思考半晌,低头拨通了一个号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小时后。

    秦禹在接完马老二的电话后,转身冲着可可说道:“我要回南沪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要去。”可可不容置疑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去干啥?”秦禹费解:“你回松江就完了呗!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是不是傻B啊?”顾言这两天没少听说金雨停的事儿,所以直接来了一句暗语:“我都看明白了,她明显怕你变成可恶的牛仔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