雄图霸业,全靠一张嘴

医院内。

    六爷躺在病床上,看着屋内十几个给他散货的公司大佬,话语简洁的说道:“秦禹不服,那就打!你们回去各自拢人,我让瞎子找找他在哪儿,咱们直接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打个外来的,还用这么兴师动众吗?”一位身材瘦弱的中年,站在窗口处说道:“六爷,你就好好养着,这事儿我给你办。”

    “对,其他人该走货走货,收拾秦禹跟做生意不冲突。”另外一名男子,坐在椅子上说道:“我找人去打听打听,那几个在明珠塔放枪的小崽子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众人七嘴八舌,士气很旺,他们都觉得秦禹是外来的,在七区根基很浅,所以真要拉开阵势在区外碰一下,他肯定不行。

    “我说两句。”

    就在众人都很乐观的看待这件事儿的时候,一位叫仇伍的中年,站在墙边轻声说道:“六爷,我倒觉得不用硬碰秦禹。”

    六爷看向他:“咋说?”

    “秦禹跟江州于家的关系很好,而且这一年左右,他们的货都是耀光安保负责运送的。”仇伍话语简洁的说道:“这三家现在是死抱一块的关系,所以我觉得咱们跟他硬碰没必要。毕竟耀光是职业跑路面的,咱跟他们干起来,不一定能占到啥便宜。”

    “耀光多个啥?!”靠在窗户旁边的中年皱眉说道:“他们之前还在我们这儿拿过不少响儿呢,再加上这几年七区要再扩两个市,他们被驻军打压的够呛,人早都没有之前多了。我看连他们一块揍,也没啥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没说咱怕耀光,而是这事儿值不值。”仇伍皱眉回道:“开了枪,肯定要死人,而耀光并不是我们主要对手,你在它身上浪费精力犯得上吗?”

    “你继续说。”六爷摆手示意中年闭嘴。

    “耀光跟秦禹关系再好,也不可能放着自己的买卖不干,就等着帮他撑场子。”仇伍话语简洁的说道:“聚兵就要散财,秦禹想要用他们,就得报销各种费用,而这可不是一笔小的开支。所以我的想法是,拖下去,真拖个两三个月,你不用打,秦禹就服软了。因为于家和耀光,都不可能啥也不干,就盯着这个事儿。”

    六爷陷入沉默。

    “虽然拖着对我们影响也很大,这个打法也有点狗,”仇伍眯着眼睛说道:“但我觉得是最合理的。我们不用损失啥,就能让他自己崩盘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很同意。”瞎子摇头:“收拾秦禹是咱们先动手的,现在不光南沪地面上的其他人在看热闹,就连韩家也肯定在看热闹。六爷被砍了,咱啥反应没有,那不光是丢了脸的问题……。”

    六爷闭着眼睛斟酌数秒后,轻声冲着仇伍说道:“先静几天,该拢人的拢人,该联系货的联系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仇伍立马点头。

    “六爷,”瞎子皱眉喊了一声:“拖下去……!”

    “先看看。”六爷摆手打断了瞎子的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天后。

    六爷那边一直没有任何反应,甚至还跟以前一样,继续在南沪市内放货。

    这么一搞,跟齐麟合伙的三个耀光公司大队长,彻底坐不住了。他们私下商量了一下后,立马拉着齐麟去找了舔舔。

    秦禹和可可这两天一直就待在耀光公司没走,只电话遥控着松江的事情,以及商谈着未来药厂的事儿。

    四人在办公室内找到秦禹后,立马就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“干啥啊,气氛整的这么紧张?”秦禹冲着齐麟问道。

    “狗六子那边没信儿,大家心里都没底啊。”齐麟招呼三个同级别队长坐下后,眉头紧皱的说道:“四个大队的人,现在都在宿舍楼里憋着,整天啥也不干,这也不是个事儿啊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没啥事儿还不好。”秦禹愣了一下后,神态无比轻松的说道:“他们没反应,说明老六有点虚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不是。”一位中年队长,翘着二郎腿说道:“他要是在拖呢?”

    “拖啥啊?”秦禹好像没看懂似的问道。

    可可坐在旁边的椅子上,低头修着漂亮的指甲,偷偷瞄了秦禹一眼,啥都没说。

    “秦总,咱都不是外人,我有啥说啥哈。”中年队长很直白的冲秦禹说道:“咱耀光的兄弟,都是出任务才能拿工资的,你现在这么多人趴在这儿一动不能动,那咱每天就得拿钱养着,不然兄弟们会有想法的。可时间一长,这花销就不是一笔小数目……你对外说照两年打,可你想过这两年要花多少钱吗?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秦禹一笑,轻声问道:“咱耀光的兄弟出任务,跑活,一天能赚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看啥活儿,比如往松江送药,一天一人要五百左右,不算食宿啥的。”队长如实回应道。

    秦禹闻声拿着电话,走到窗口处,当着众人面拨通刘子叔的电话:“喂?你往我账上再打八百万。对,就现在。嗯嗯,快点。好,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众人看着秦禹,全都愣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秦禹打完电话,转身冲着齐麟他们说道:“从今天开始,四大队的兄弟只要一天不出任务,我一天补偿每人八百。两年或许我真打不起,但一年半载的,不是问题。你们不要为钱操心,只等信儿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三名大队长,一看秦禹这么有钱,顿时都咧嘴一笑。

    众人在屋内聊了能有二十多分钟后,齐麟才带着大家离开。

    “呦,你这么有钱呐?”可可站起身,凶巴巴的喝问道:“你那么有钱,还忽悠我爸五百万干什么?!”

    “我有个屁!”秦禹急迫的站起身,皱眉回道:“我现在手里能动的,就你爸给的那五百万。”

    可可懵了:“你没钱,你吹的这么邪乎干嘛?”

    “我没钱,但我不能说啊,说了就崩了。”秦禹急的团团乱转:“我万万没想到,老六是这样的一个老狗B。他不接招,我有点难受啊!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可太能忽悠了,你是不是也这么忽悠我爸的啊?”可可急赤白脸的喝问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松江。

    刘子叔一脸茫然的拿着电话,破口大骂:“喝他妈多少啊,我上哪儿给你整八百万去?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