意见不合

松江,晚上五点多钟。

    张亮坐在家里的沙发上,低头拿起手机,拨通了鲁林的电话:“喂?鲁老板。”

    “哎,亮子,你说。”鲁林客气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晚上你叫上田老,咱们出来聚一下吧。”张亮直言说道:“我和刘子叔那边闹的挺僵,现在药也接不到了,大家还是坐一块,赶紧商量商量响儿啥时候能运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行啊。”鲁林斟酌半晌:“那你八点到喜乐宫吧,我在这儿等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张亮点头:“我,鬼子,嘉华,还有丁彬一块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这就样。”

    说完,二人结束了通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南沪市区。

    苏正东坐在车内,接通了鲁林的电话:“喂?”

    “张亮他们找我了,让我约在喜乐宫了。”鲁林直言说道:“他们的意思是想快点拿货。”

    “之前不谈好时间了吗,咋突然又想快拿货了呢?”苏正东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秦禹下面的刘子叔,已经闻到风了啊。”鲁林皱眉回道:“他们现在已经不给张亮药了,几伙人闹的很僵。我估计啊,张亮他们是没见到货,心里可能有点没底,怕药线弄断了,最后响儿又没谱。”

    “九区这条线,我们以前压根就没做过,即使现在谈妥了,那运作起来也需要一段时间啊!”苏正东轻声回应道:“货要一步步从欧盟区拉过来,哪能说他今天想要,明天就到九区呢?”

    “是呗。”鲁林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这样,”苏正东斟酌半晌后吩咐道:“你跟张亮说,如果他怕事情不托底,那就让他抽出几天时间,带人从奉北飞欧盟三区,我让他去出货源地看一看。也让他明白明白,咱的实力。”

    “对,这样可以。”鲁林表示赞同:“我晚上跟他谈。”

    “好,有消息你随时给我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嗯,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二人结束了通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约一小时后。

    苏正东在酒店内见到了韩桐,坐在沙发上,轻声问道:“你这么急找我,有啥事儿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那边到底有没有把握?!”韩桐脸色很难看的冲苏正东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想说啥就直接说。”苏正东点了根烟,没有正面回答韩桐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吴迪已经给我打电话了,对张亮他们和刘子叔在地面上搞出的摩擦很不满,因为这影响到了他的药厂生意。”韩桐插着手掌,抬头看向苏正东问道:“所以你必须要告诉我,撬动张亮他们的事儿,你有多大把握?如果把握不大,你趁早放弃。”

    “小桐,你岁数还太小,沉不住气。”苏正东以上一辈人的口吻说道:“你是给吴迪掏钱的人,药厂一天没完工,他就得尊重你的钱包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是没听懂我的意思。”韩桐直接摆手打断道:“我的意思是,如果你不能有百分百的把握,撬动张亮他们,那这个事儿就不值得做了。不然到最后,张亮他们你没搞动,反而会让吴迪有理由和借口,去在药厂的事儿上找我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闹不懂,你有啥可怕的。”苏正东言语有些激动的回道:“张亮他们是什么人?那是秦禹用药线利益绑住的地面混子!就这种人,他们能有什么忠诚度?我给的价码高,条件优越,比未来药厂的红利要多得多,他们有什么理由不做呢?我明告诉你,就在刚才张亮还给鲁林打电话了,想快点拿货,明白吗?!”

    韩桐看着苏正东沉默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慌,人就没有不为自己,不为家里人的。”苏正东指着韩桐,轻声补充道:“等响儿的买卖,把张亮和鬼子这批人全拴住了,你在药厂项目上的话语权,反而会加重的。”

    “响儿和药有什么关系,怎么会加重呢?”韩桐有些没听懂。

    “药厂成了,那经销商从哪儿找?”苏正东翘着二郎腿回道:“你光靠刘子叔他们那帮人帮你卖货,又能卖多少?张亮,鬼子他们都是切身参与过药线买卖的人,不但懂这一行,手里还有稳定客户,我敢打赌,你闹到最后,吴迪还是会妥协的,还是得找地面上的这帮人,帮他们打开区外市场。不然就待规划区那种没治安的地方,你让正规文员去开公司卖货,他们能干吗?”

    韩桐沉默着,没有接话。

    “张亮他们如果听咱摆弄了,你不但削弱了秦禹在药厂上的话语权,还增强了自己在吴迪那儿的影响力。”苏正东指着韩桐轻声说道:“不要慌,等我把事儿弄完,结果肯定比你之前想的办法好。”

    韩桐抬头看向苏正东,突然问了一句:“你听过一句话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苏正东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功成之日,杀重臣。”韩桐话语简短的说道:“我话语权突然变强,那不是什么好事儿!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。”苏正东闻声立马摆手:“我在欧盟区的投行当了三年高管,还没见过哪个老板会搞这一套。你强,你就敢大声说话;你不强,就随时可以抛弃。”

    韩桐跟苏正东的思维根本踩不到一个点上,所以他觉得这事儿讨论下去也没有任何意义了:“我明跟你说吧,如果张亮他们的事儿没弄成,我会第一时间把自己摘干净的。而且,往后响儿的买卖,请你不要再插手了!”

    苏正东听到这话,目光突然变得阴郁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就这样,我先走了。”韩桐整理了一下衣衫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七点半左右,松江土渣街喜乐宫内,一阵电话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喂?”叶琳顺手接通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干嘛呢?”秦禹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啊,刚准备去洗个澡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啊,你帮我个忙呗?”秦禹轻声说道:“你去一趟88号院,见一下于瑾勋,跟他谈一下药厂科研楼核算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这事儿我去谈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可可不在,于瑾勋拿不定主意,你去帮着参谋一下。”秦禹随口说道。

    叶琳思考许久后:“好吧,我马上去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快点吧,到了给我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二人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司机回头冲着叶琳问道:“直接去88号院,是吧?”

    “你等会,把封哥也叫上吧。”叶琳用纤细的手指敲着大腿,声音婉转动听的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