该配合你演出的我,尽力在表演

顾言和展楠这俩货本来是帮着六爷说和的,但他们跟秦禹见了一面后,就彻底待在耀光不走了。六爷几次跟他们打电话询问,展楠都推脱着回道:“别着急,瞎子他们没事儿,我在和秦禹谈,你再等等。”

    六爷心急如焚,可碍于上面的压力,又不敢再闹出其他动作,所以只能在南沪干等着。而展楠趁着这个功夫,则是已经偷偷见了驻军那边的总参谋长好几面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晃,两天时间过去。

    松江地面上早都在酝酿着的风暴,悄无声息的开始登陆了。

    首先,刘子叔等人已经有接近一周时间,没有再往外放药了,天成公司近几天的账目几乎陷入到了停滞状态。

    刚开始,吴迪在奉北出差,专门忙着药厂办各种手续,以及参加医药总局各种会议的事儿,所以也没关注松江的情况变化。可他一回来却发现,药品的生意已经闹到了几乎停滞的地步,甚至药厂的项目都没有任何进展了。

    这天中午,吴迪直接去了土渣街的天成公司,拨通了刘子叔的电话:“你马上来公司。对,我在办公室内!”

    过了足足半小时后,刘子叔才满脸疲倦的进了公司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咋回事儿啊?”吴迪脸色很不好看的冲刘子叔问道:“我怎么听说下面的货,突然停了?”

    “没啥事儿,地面上有点小动静。”刘子叔含糊着应道:“我正想办法解决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他妈的小动静啊?”吴迪感觉刘子叔有事儿瞒自己,随即皱眉喝问道:“我刚才问了徐阳的人,他说你打过招呼了,不让往地面上放货啊!”

    刘子叔点了根烟,坐在沙发上回道:“……没事儿,你该忙忙你的,下面的事儿,我能解决。”

    吴迪站起身,皱眉走到刘子叔面前,背手继续喝问道:“地面上的药停了,也就算了了,为什么可可他们项目组,也不干活了?我打过电话,于瑾勋告诉我,可可已经回江州了,说要先放一放药厂项目的事儿。这到底是啥意思,你们跟我玩罢工呢?!”

    刘子叔一看吴迪急眼了,立马出言回道:“哥啊,你别逼我啊,你说公司有啥事儿是我能做主的?那全是小禹在遥控啊!这样吧,具体的事儿,我就不跟你说了,你给他打个电话吧。”

    吴迪斟酌半晌,迈步走到窗口,直接拨打了秦禹的电话,但后者却没有接听。随即他没有办法,只能又给可可打了一个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可可,松江这边到底怎么了?”吴迪直言问道:“为啥药厂项目组不干活了,地面的生意也停了?!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别问我呀,是小禹吩咐我先不让工厂出货的啊!”可可皱着黛眉回道:“我问小禹是啥原因,他也不说,就骂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到底在搞什么?”吴迪火气很大的说道:“你以为这事儿是闹着玩的啊?!市里已经决定重点扶持药厂项目了,你们现在在地面上停药,一旦闹出负面新闻怎么办?病患吃不到药,肯定会闹事儿的啊!还有,市里办公室也在盯着药厂项目推进,你们突然不干活了,那谁去跟市里对接?”

    “你别跟我喊啊!我说了,具体情况我不了解,我刚回到江州。”

    “秦禹在你那儿吗?”吴迪问。

    “他出去了,等一下会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他回来,你让他马上给我打电话,马上!”吴迪扔下一句后,直接就挂断了手机。

    耀光公司的一间休息室内,可可拿着电话,回头看着秦禹问道:“大老爷,你看,你还有啥吩咐吗?”

    秦禹大口吃着面条,嘴里含糊不清的说道:“你再去给我倒点,你煮的那个奶茶,太他妈好喝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呦,给你惯的,”可可一脚丫踹在秦禹的腿上:“自己倒去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足足两三个小时后,秦禹睡了个午觉后,才叫来齐麟,可可等人,当着他们的面拨通了吴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的到底玩啥呢?”吴迪上来就直接开骂:“跟我玩心理战术呢,是不?!”

    “你先别骂人,你听我说完,行不?”

    “你说不明白,老子分分钟弄死你!”吴迪是真急了的说道。

    秦禹点了根烟,坐在床上,语气非常严肃的说道:“松江地面上的动静,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动静?我刚从奉北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韩家的货是从欧盟区来的,我不想脑袋上扣个汉奸的名字,所以想拒绝合作。”秦禹如实叙述道:“可我因为药厂合作的事儿,又不好意思直接拒绝他,就选择了避开,想着韩桐自己明白过来咋回事儿,就放弃了。”

    吴迪皱眉应道:“你继续说。”

    “但我没想到,韩桐那边跟我玩脏的。”秦禹皱眉说道:“他在奉北整了一批人去,要挖张亮,鬼子,嘉华他们,承诺给这帮人,一年两百多万的利润,并且还不用给先期款,不用负责接送货的问题。你也知道,地面上的这帮人虽然很捧我,但人家毕竟不是我的马仔,他们不可能放着白捡的钱不拿。所以这帮人,立场都不坚定了,有很多已经准备接那边的货了。”

    吴迪听到这话,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韩家隔锅台上炕,直接越过我去挖张亮他们,这绝对碰触我的底线了。”秦禹话语强硬的说道:“张亮他们知道我不满意,所以现在卡着我,不接刘子叔的药。我派人谈了几次,也没谈明白,所以我准备开打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给韩桐打电话,你等我消息。”吴迪扔下一句,直接挂断手机。

    房间内。

    齐麟抱着肩膀看向秦禹,皱眉问了一句:“吴迪会管这事儿吗?”

    “你是有多鸡贼哦!”可可一巴掌呼在秦禹的脑袋上:“知道吴迪现在心思全在药厂上,所以你故意这么搞是不?”

    “也对,也不对。”秦禹龇牙回道:“我就想看看,我大迪哥心里对药厂未来的规划,到底是咋样的。”

    可可闻声一怔。

    “啥意思?”齐麟一时间有点没听懂的问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松江,汽车内,吴迪拿着电话冲韩桐问道:“你不用跟我说那些没用的,我就问你,是不是有人去撬秦禹在地面上的人了……?!”

    “你听我说,这事儿不是我能做主的。”韩桐皱眉解释道:“响的买卖,还有其他人在掺和,你明白吗?我没有让人去松江接触秦禹的兄弟……!”

    “那也就是说这事儿跟你没关系了?”吴迪问。

    “去松江的那帮人,跟我们在响儿上面有着紧密的合作……。”韩桐还要解释。

    “你甭他妈跟我扯响儿的事儿,这跟我有一分钱关系吗?我关心的是药厂,明白吗?!”吴迪瞪着眼珠子喝问道:“我就问你,那帮卖枪的王八蛋,什么时候能撤出松江,你给我个准确时间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现在没办法去管那边的人……我说了,是我的合作方去干的这事儿,我只能协商。”韩桐语气急促的解释着。

    “我他妈项目都停了,还等你协商啊?!不用你了。”吴迪直接挂断手机,低头给秦禹发了一条简讯:“打!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耀光公司内,秦禹低头看着简讯,笑着说道:“你看,这多舒服啊!奉旨开打,谁也挑不出毛病。”

    松江,汽车内,坐在副驾驶上的青年,回头冲吴迪说道:“我怎么感觉这事儿有点不对呢?小禹虽然走了,但可能在地面上就这点影响力吗?张亮他们说被撬动,就被撬动了?”

    吴迪撇嘴一笑,扭头看向窗外说道:“这沙雕一直想要试探我想法,那他演到位了,也占理了,我就配合着呗!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未来药厂……韩家这边……?”青年试探着问了半句。

    “削他。”吴迪微眯着双眼,淡淡一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