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出来的谈判

南沪市区内。

    展楠扭头看着顾言说道:“秦禹说不谈,还要继续收拾老六。”

    “唉,”顾言叹息一声:“他这个B要装到啥时候算是个头呢?!”

    “……问题是秦禹现在能装的起,但老六拖不起啊!”展楠皱眉回道:“他那边主将全让人抓了,区外的枪贩子也被收拾了,现在上面还要对他追责,老六已经满身起火了,你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他活JB该!”顾言撇嘴骂道:“之前我说帮他在中间调和,他死活不干,最后连咱电话都不接了。现在被打老实了,开始想起来他顾爷。艹,我是和平大使啊?”

    “你别扯没用的了。”展楠无语的骂道:“我也接到上面电话了,让我跟秦禹接触。因为昨晚耀光的经理已经说了,秦禹压根就没有跟韩桐合作的意思,所以上面想要争取。”

    “唉!”

    顾言再次叹息一声:“走吧,去江州,会会秦禹这个逼王。”

    “走走!”展楠开车,立马向区外赶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三点多钟。

    可可伸手推着秦禹吼道:“醒一醒!”

    “干啥?”秦禹迷迷糊糊的睁眼喝问道。

    “公司来了俩人,要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谁啊?”

    “顾言,展楠。”

    “不见!”秦禹打着哈欠,摆手说道:“让齐麟找地方安排安排他们,就说我回松江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叫顾言的说,你要不出去,他哪儿都不去,就在车里吃车里睡车里拉,啥时候见到你啥时候走。”可可叉腰嘀咕道:“你朋友怎么都是这种货色,一个比一个无赖。”

    “唉!”

    秦禹长叹一声,使劲儿搓了搓脸蛋子:“行,接他俩去会议室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小时后,会议室内。

    “哎呦,这不是江州秦将军吗?”顾言阴阳怪气的说道:“我用不用跪下跟你说话啊?!”

    “你握着屌跟我说话吧。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顾言一巴掌拍在秦禹脑袋上:“再装B,我他妈把脚插你嘴里!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秦禹一笑,坐在顾言身边点了根烟:“哎,你最近跟金雨停联系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,我正想和你说呢,我给她发简讯?,她也不回,弄的我心里跟猫爪子挠似的。”顾言挺上火的冲秦禹说道:“你再帮我约一约她呗?”

    旁边,正在喝茶的可可一脸懵B,皱着黛眉冲着秦禹问道:“你怎么和金雨停联系上了呢?”

    “她找的我。”

    “她找你干嘛啊?”可可像是聊着家常一般问道。

    “也没啥事儿,就是想谢谢我,上回绑架案的事儿,我不是帮过她吗。”

    “哼哼,”可可冷哼:“我特么看你是想当牛仔了!”

    “别扯没用的。”秦禹有点羞涩的呵斥道。

    “啥是牛仔啊?”顾言很好奇的问道:“你们咋还有暗语呢,跟我说说呗?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展楠使劲儿一拍桌子,十分烦躁的冲顾言骂道:“你能有点正形不,你来干啥来了?!”

    “啊!那你说,那你说。”顾言回过神来,立马摆手。

    可可慢悠悠的起身,斜眼瞥了一眼秦禹,凶巴巴的说道:“赶紧凑钱,还老子五百万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的吧。”秦禹暗骂自己嘴贱,提了金雨停的事儿。

    说完,可可推门走出了会议室。

    “小禹,差不多得了。”展楠翘着二郎腿,轻声冲秦禹说道:“你跟老六碰了一下,这掏出去多少银子,你自己心里也有数。真拖下去,你也挺难受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肯定比我难受。”秦禹脸色认真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是,这点我承认。”展楠点头:“不过你要把事儿闹的太僵,那以后真不打算掺和响儿的买卖了?你得考虑到,老六背后是有驻军照顾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没想掺和响儿的买卖啊。”秦禹毫不犹豫的说道。

    顾言一把掐住秦禹的下巴,咬牙切齿的骂道:“我真想给你这张嘴怼碎了!你怎么那么能装呢?”

    秦禹一笑,打开了顾言的手掌。

    “敞开了说,你想咋地吧!”顾言直言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就是看你俩面子,要不然我肯定继续揍他。”秦禹故意卖了二人一个人情,伸手拿起一个水杯,摆在自己右手边说道:“这是展楠,以后在南沪。”

    二人闻声一愣。

    秦禹又拿起一个水杯,放在自己左手边:“这是我,以后在松江。”

    “那六爷呢?”展楠问。

    “我看不上他,我要入局,他必须出局。”秦禹面无表情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!”展楠摇头:“上面对他还是挺信任的。”

    秦禹斟酌半晌,再次拿起一个水杯,摆在中间说道:“好,那我再退一步。六爷以后只负责给我和你调配货物,但没有管理权,松江我怎么做,他必须闭嘴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这个很合理。”顾言点头:“输了嘛,那挨打就要立正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么削他权力,上面不一定会同意。”展楠插手说道:“毕竟老六当了这么多年的白手套,他在上面是有人脉的。”

    “上面如果想要松江市场,就必须按照我说的办,这是我的底线。”秦禹站起身,不容置疑的说道:“五分钟打穿了他们一百多号人,你还让我给老六牵马坠蹬,那对不起,我干不了!”

    展楠摸了摸脑袋:“松江那边有变动,你能重新压住吗?”

    “松江的事儿,你们不用管。”秦禹直言说道:“你把我的条件,直接越过老六,告诉上面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行,我试试。”展楠点头。

    “还有,”秦禹吸了口烟,继续冲展楠说道:“瞎子,仇伍,还有那个叫杨东的,这三人一个一百万,老六得拿真金白银赎回去,少一分都不行!”

    “你这有点过了。”顾言假惺惺的说道:“你要这么多,我踏马还怎么在老六那儿赚点手续费啊?”

    “……行吧,八十万一个人。”秦禹指着顾言说道:“这可是我看你面子嗷,铁汁!”

    “这个事儿先别谈了,等松江消息吧。”展楠很冷静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行啊,无所谓的事儿。”秦禹一口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松江土渣街马家仓库内,一个光头青年摸了摸脑袋说道:“我胡汉三又回来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