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这儿开始望南沪(盟主更)

胡同内。

    四名壮小伙冲过来后,两人手持长枪,直接对准了想要跑的那名枪手。

    “狗日的,你快还是子D快?”领头的小伙挑眉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别动!”

    察猛顶开单元门,持枪也指向了对方。

    枪手眼见四人拦住了去路后,脸色瞬间变得煞白,咽着唾沫靠在墙壁上吼道:“我身上有雷,谁他妈过来,我带他一块走!”

    “你有你妈了个B!”

    秦禹怒骂一声,迈步冲出楼梯间,顺手抄起旁边的垃圾桶,扯脖子吼道:“你不想干死我吗?来,你开枪啊!”

    “你别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秦禹单手抡着垃圾桶,瞬间砸在了对方的头上。

    “我开枪了!”枪手无力的吼着。

    远处,两名持短枪的小伙已经跑了过来跟察猛汇合。三人先是干翻了另外一名枪手,随即才持枪顶在了他脑袋上。

    “嘭嘭嘭!”

    秦禹双目通红,右手拎着垃圾桶,冲着对方的脑袋狂砸了数下后,对方咕咚一声倒地。

    “当啷!”

    秦禹将垃圾桶扔在一旁,摆手冲着四名小伙吼道:“把人全带车上去,走了。”

    四名从区外赶过来的耀光兄弟,立马弯腰将两名枪手制服,直接扯着脖领子薅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去哪儿,”察猛问:“还去见等你的人吗?”

    “找个安静的地方,审讯审讯。”秦禹扔下一句后,掏出手机再次拨通了一个号码。

    “喂?我刚才听到有枪声,你在哪儿?”电话内一个男子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对方忍不住了,要杀我。”秦禹皱眉说道:“你不用露面了,等我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我必须跟着你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我心里有数。”秦禹直接拒绝:“你等我电话就完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,江边大野地内。

    秦禹坐在车上,叼着烟,木然的看着察猛等人在殴打那两个枪手。

    “谁让你来的?”察猛赤着双臂,手里拎着越野车用的大千斤顶喝问道。

    两名枪手跪在地上,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“不说,是吧?”

    察猛摆手喊道:“来,按着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四名耀光的兄弟,弯腰直接将两人按住。

    “CNM的,我看是你嘴硬,还是千斤顶硬。”察猛棱着眼珠子,抡起千斤顶就奔着对方右腿膝盖砸去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“啊!!”

    “嘭,嘭嘭嘭!”

    “嘎嘣!”

    “啊!!”

    察猛仗着自己身体素质爆炸,只用尽全力的抡着千斤顶,一下接一下的砸向对方的膝盖。

    刚开始,枪手还疼的喊两声,挣扎一下,但察猛连砸了六七下后,他直接疼的晕死了过去,随即他又在昏迷状态中被疼醒。如此反复两三次后,他右腿膝盖完全碎裂,骨头渣子穿透皮肤,整条右腿中间彻底瘪了下去,看着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旁边的枪手看着同伴如此之惨,精神瞬间崩溃:“别砸了,我说,我说,别砸了,我服了!”

    察猛拎着千斤顶,用胳膊擦了擦脸上的汗水:“怎么回事儿,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瞎子下面一个跑腿的兄弟,”枪手声音颤抖的说道:“上面说,你们的人在松江,已经在跟韩家的人接触上了,开始谈了……所以六爷让我们做掉你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能证明,你是瞎子的人?”察猛低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!”枪手愣了一下,浑身发抖的说道:“我是瞎子的兄弟,这……这不是啥秘密,你随便打听一下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事儿成了,你们之后去哪儿?”察猛又问。

    “瞎子说让我们去区外躲两天。”枪手咽着唾沫回道:“他说你们在南沪没啥关系,秦禹死了也白死,最多学院会追究一下,所以没啥大事儿。”

    察猛听完对方的叙述后,扭头看向秦禹:“你看咋弄?”

    秦禹深吸了一口烟:“让他给瞎子打电话,就说事儿成了,让他过来接你们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打电话。”察猛指着枪手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好。”枪手立即点头,伸手掏出手机,就调出了瞎子的号码拨通了过去。

    打了两遍,瞎子没接。

    “……他……他没接我电话。”枪手脸色煞白的看向秦禹说道:“估计是时间拖的太长,他可能知道我俩出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秦禹勾了勾手掌,摆手喊道:“来,你把电话给我拿来。”

    察猛闻声抢下对方的电话,迈步走过去,递给了秦禹。

    秦禹翻看了一下对方的手机,发现这俩人在动手之前,确实跟别人有过简讯交流,而对对方的称呼,就是瞎哥。

    “应该没撒谎,说的严丝合缝。而且他们的身份应该也错不了,因为这事儿没办法作假。”察猛低声冲秦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别停,继续弄他们。”秦禹扔下一句后,直接拉上了车门。

    数十秒后,惨叫声在大野地内继续泛起。

    秦禹坐在车内,翘着二郎腿拨通了顾言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就在刚才,我去民丰大厦周围办事儿,差点让俩枪手给崩了。”秦禹面无表情的说道:“现在这俩枪手吐了,说是六爷让他们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”顾言立马吼道:“绝对不可能!”

    “枪手说他是瞎子的兄弟,你觉得这事儿能撒谎吗?”秦禹冷静的问道。

    顾言沉默。

    “枪手和瞎子发的短信我都看见了,你觉得我没有任何分析能力吗?”秦禹又问。

    “秦禹,你过来找我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意义吗,小言?!”秦禹突然吼道:“他明知道咱俩是朋友,都三番两次的要干我,你觉得他拿你当回事儿了吗?”

    顾言闻声无言。

    “你去告诉六爷吧,他想打,那就打。”秦禹翘着二郎腿,话语非常清晰的说道:“从这儿就TM算开始了!”

    “秦禹!”顾言扯脖子吼了一声。

    秦禹直接挂断电话,降下车窗冲察猛喊道:“人带上,马上出区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小时后。

    江州耀光安保公司总部,连齐麟算在内的四个大队长,同时召集了下面的核心骨干,在大会议室开会。

    “所有人手头的事儿全部放一放,用最短的时间,集合各队成员,在宿舍楼待命。”齐麟站在会议桌首座:“此行为与耀光公司无关,但大老总已经点头许可。在此次事件内,各队产生的所有费用,全部由我掏,你们给我准备干就完了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江州于家的别墅内灯火通明,老爹看着可可喝问道:“不是,你怎么成天倒贴呢?!秦禹又唱啥曲了,你这紧着给他拉弦?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恭喜小黑默默晋升盟主位,特以本章致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