疯狂补刀

韩桐等人并没有在现场,所以他根本不知道,所谓五分钟打穿六爷的人,其实并没有听上去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耀光这边死亡八人,重伤十几人,轻伤数十人,就连赶来帮忙的小祁,小白,还有跟在秦禹身边的察猛,都挨砍的挨砍,挨崩的挨崩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耀光跟秦禹已经合作长达近一年之久,双方在药品行业上都捞到了实惠,那人家耀光能这么用劲儿帮你吗?如果不是小祁千里迢迢带人过来,拿命硬帮秦禹往里冲,活捉了瞎子,仇伍,瘦弱中年等绝对骨干,那双方各自上百人的队伍,怎么打,打到啥结果,才能算胜利呢?

    这一仗,是秦禹掏出所有家底儿,在松江养了一年“身子骨”,最终才艰难胜利的一仗。而且正如苏正东说的那样,如果六爷不接招,那秦禹拖也会被拖死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深夜。

    队伍开回江州后,秦禹第一时间赶到了医院,在确定重伤的小白,只是破了相,并没有生命危险后,才算彻底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从医院离开后,耀光公司的总经理给秦禹打电话,告诉他驻军一个团的总参谋长,让自己马上去团里“喝茶”。

    秦禹坐在车内,心里很紧张的问道:“你觉得会有多大后遗症?”

    “老六是驻军的人,他挨揍了,上面肯定给他出头敲打我们啊。”总经理沉吟半晌后回道:“不过应该也能谈,因为待规划区毕竟不归任何政F管辖,他们也不敢把劲儿用大了,怕引起反弹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秦禹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样也好,我被约谈了,那老六那边估计更惨。他嚷着要打,搞到最后却是这个结果,那上面肯定也得收拾他。”

    “你千万记住,就把我之前跟你说的话,如实跟驻军那边交代清楚。”秦禹立即出言嘱咐道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知道怎么跟上面说。”总经理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凌晨,两点多钟。

    耀光公司总部内,秦禹冲着齐麟问道:“算了吗,我们一共要掏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四大队总共死了八个,按照雇佣合同赔款,一个人要给五万,加一块就是四十万。重伤人员,按照伤残鉴定,我们大约每人要赔两到三万不等,这又是将近四十万。再加上轻伤,和设备,枪械战损,这边又要陪将近一百。”齐麟低声说道:“于家那五百万,打五分钟,就没了一半。”

    秦禹狠狠吸了口烟,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这钱可以稍微拖一拖,毕竟咱跟耀光关系摆在这儿,不用马上就给。”齐麟以为是秦禹留着钱,还有其他用处。

    “不!钱必须马上发下去,这是带血的赔偿,不能拖欠人家的。”秦禹站起身回道:“你再从那五百万里,抽出六十万,四十万给小祁,二十万给小白,让他们自己支配。然后你把帐一笔笔的都算清楚,这钱我咋想办法,也得弄回来!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齐麟点头。

    “还有,你马上通知另外三个大队长,今晚不歇着,就在待规划区外面给我狠揍,跟老六合作的枪贩子。他们喊服了,喊不合作了,可以不打。但装B卖老的,嘴硬的,全收拾了!”秦禹虎着眼睛说道。

    “总经理刚被约谈,咱们又搞动作,会不会引起上面不满啊?”齐麟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不才刚谈,还没谈完吗?先整了再说。”秦禹果断回应道:“现在的关键点是,我们没钱再打第二仗了,想赢就得给对面整崩溃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马上去办。”

    “随时电话联系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凌晨。

    驻军某团总团长办公室内,一位穿着便装的胖子,指着老六骂道:“你是不是废物?!几个外来的你都控制不住,你还能干什么?这个买卖还能不能交给你做了?!”

    六爷坐在轮椅上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“说话啊,”胖子团长拍着桌子吼道:“你又哑巴了!”

    在地面上呼风唤雨的六爷,此刻听着胖子团长的咒骂,却是一句顶撞的话也不敢说:“……我没想到耀光能这么帮他,也没想到他们连驻军的面子都不给,直接就跟秦禹穿一条裤子开打了。不过这事儿,是我决策失误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扯什么失误,都是放屁!”胖子团长指着六爷,声音严肃的说道:“如果对面是跟韩家合作的,那现在你被摁倒了,你考虑过会丢失多少地面上的客户吗?”

    六爷再次沉默。

    “马上善后,一天之内拿出方案,不然你就别干了。”胖子团长不容置疑的说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间房内,总参谋长看着耀光公司的总经理,喝着茶水问道:“你们耀光是不是心里没数了啊?”

    “咋能没数呢?!”总经理立马笑着说道:“打之前,我是真不知道老六是咱驻军照顾的。”

    “放屁!”总参谋长笑着骂道:“老六吃谁的货,你们能不清楚吗?”

    “我们和他没交集,只是听说过,但具体情况确实不了解。”总经理坚持否认。

    “行了,咱俩直接点谈吧。”总参谋长插着手掌,依旧笑呵呵的问道:“那个叫秦禹的,是不是铁了心要跟韩家穿一条裤子啊?”

    “不是,绝对不是!”总经理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别拿话骗我。”总参谋长喝着茶水,话语简短的说道:“你们和秦禹,在待规划区闹出点动静,这是一回事儿,可要是想接欧盟区的货,那就是另外一个性质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,这事儿我可以向你保证,秦禹不止一次说过,他不可能接欧盟区的货,在松江去卖。他说这是汉奸行为!”总经理脸色非常严肃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真是这么说的?”

    “这么跟你说吧,秦禹要是想接欧盟区的货,我们耀光肯定不能帮他。”总经理再次认真的表了态。

    “那既然是这样,为啥秦禹还跟老六干起来了啊?他是不想掺和响儿的事儿吗?”总参谋长有点疑惑。

    “哎呦,这事儿全怨老六啊!秦禹跟韩家在药厂上有合作,所以他不好马上表态拒绝韩家。可老六却一直逼着他,三番两次强压着秦禹谈,最后还找枪手要做掉他,这才把秦禹弄急眼了。”总经理按照秦禹事先跟他说好的思路,开始毫不犹豫的给老六上起了眼药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秦禹不会拿欧盟区的货吗?”总参又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总经理点头。

    “行,这事儿我心里有数了。”总参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小时后。

    老六刚离开驻军,下面的人就打来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耀光在区外疯了一样的收拾我们分销商,不少人都表示以后不会合作了。”电话里的男子,语气急促的说道:“六爷,你赶快拿个办法啊!”

    六爷听到这话,右手捂着胸口,沉默许久后,才咬牙说道:“别慌,我马上回去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早晨八点。

    展楠的电话打到了秦禹手机上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老六要跟你谈谈。”

    “不谈,接着打。”秦禹话语梆硬的回道:“我要让区外所有枪贩子,没有一个人敢接他的货!”

    “秦禹,得饶人处且饶人吧!”展楠有些急了。

    “我给他脸的时候,他拿我当回事儿了吗?啊?!”秦禹瞪着眼珠子吼道:“不谈,就接着打!”

    旁边,可可听着秦禹的话,顿时翻了翻白眼骂道:“瘦驴拉硬粑粑,穷装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