事情发酵,枪手现

秦禹站在台阶上看着一楼的惨样,立马摆手冲察猛喊道:“不用追。”

    “这他妈也欺人太甚了吧!”察猛扯脖子吼道。

    “让他玩,我看他还能玩出来啥。”秦禹阴着脸回了一句后,站在台阶上喊道:“把监控录像给我调出来,把楼下收拾一下。”

    说完,秦禹转身就要走。

    “秦……秦总,我不想干了。”前台小妹妹蹲在楼梯旁边,鼓起勇气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秦禹回头看了看她,非常痛快的说道:“给她结满月工资,办离职手续。其他人想走,也一块办,不想走的,从今天开始暂时休假,等公司通知复工。”

    部门经理斟酌半晌后,也没多BB,立马带着众人开始收拾被撞的一楼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街道上。

    瞎子下车了之后,拿着电话冲六爷说道:“我这儿完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追你了吗?”六爷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,没看到人。”瞎子摇头:“我们开车撞完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行,你回来吧。”六爷扔下一句后,直接挂断手机。

    大约一个小时后,秦禹在楼上仔细回看了数遍一楼大厅内的监控,确定坐在后座车里的就是瞎子后,立马把监控视频,用手机给顾言发了一份。

    没多一会,秦禹手机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在哪儿呢,怎么突然消失了呢?”顾言扯脖子喝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想躲一躲,先把韩家的事儿解决了,可你这六爷也不让我消停啊。”秦禹皱眉回道:“昨天晚上瞎子过来找我谈,逼我表态,我没办法答应,他今天就带人开车把我公司撞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马上去找他,”顾言阴着脸说道:“这事儿我肯定给你要个说法。”

    “小言,我给你发这个视频没有别的意思,也不是让你替我出头,就是单纯的想告诉你,他这么干,那未来发生一些磕磕碰碰的事儿,可不怨我。”秦禹说完,直接就挂断了手机。

    顾言再打,秦禹直接不接电话了。

    办公室内,秦禹走到窗口,低头拨通了一个号码,直言问道:“你到哪儿了?”

    上午十点半左右,松江平道区福运东来酒店包厢内,以张亮,鬼子,嘉华,丁彬为首的松江地面上的大佬,开始与鲁林等人展开正式谈判。

    酒席持续了两三个小时后,张亮等人才满脸笑意的离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两点多钟。

    展楠带着顾言在仓库内没有找到六爷,只能坐在车里给他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六爷,你这么搞秦禹,到底是啥意思?”展楠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之前我就跟你说过,他要么是同伙,要么就是对伙。”六爷话语简短的应道:“他跟韩家走到一块,我肯定不能容他。”

    “秦禹现在不还没表态呢吗,你找人撞他公司大门干啥?!”展楠有些急了。

    “你懂个屁!”六爷低声骂道:“你知不知道,秦禹在松江地面上的人,已经在跟韩家谈细节了,你还像傻子一样等秦禹给你回复呢。再他妈等下去,人家货都不知道往松江运几批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韩家那边是有人的。”六爷非常直接的回应道:“去松江的人叫鲁林,他们是通过一个什么姓田的老人,接触上秦禹下面的人的。他们至少谈了两次了,懂吗?!”

    展楠一听六爷说的这么清楚,瞬间也没话回应了。

    “这事儿你们不要管了,我肯定弄秦禹。”

    “六爷,我觉得秦禹不会撒谎,你让我去证实一下行不行?”展楠扯脖子吼道:“他是我和顾言搭上的,你现在连招呼都不打就动他,是不是也没拿我们当回事儿?”

    六爷皱着眉头,脸色极为难看的说道:“秦禹在南沪屁都没有,上回没有你和顾言来讲情,他现在都坐轮椅了。你就应该先把他打老实了再谈,不然他以后也难摆弄,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,七点半。

    秦禹穿上外套,话语简洁的冲察猛问道:“我让你安排的事儿,你安排了吗?”

    “安排了。”察猛点头。

    “走,你跟我出去转一圈。”秦禹招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察猛愣了一下,立马出言阻拦:“你要干啥让我去就完了呗,白天用车撞门的事儿是个提醒儿,你现在乱走很容易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是人是鬼你早晚都得撞上,躲着也没用。”秦禹满不在乎的说道:“走,就咱俩去。”

    “行吧。”察猛看着秦禹的表情,只能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,二人开着公司专用的越野车,速度不急不慢的赶往东埔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八点多钟。

    东埔区民丰大厦附近,察猛将车停在了一条胡同内,扭头冲着秦禹说道:“走吧,下去。”

    秦禹推开车门,穿着得体的风衣,转身奔着胡同深处走去。

    察猛跟在后面,右手攥着手机,扭头向四周望去:“见谁啊?”

    “去了你就知道了。”秦禹背着手,步伐沉稳。

    胡同略有些狭长,光线很暗,到处都散发着刺鼻的霉味儿。

    二人一前一后走了大概能有五十多米后,迎面的岔路口拐进来两个壮汉,有说有笑的奔着秦禹方向走来。

    秦禹冷眼扫了对方一眼,背手继续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双方距离瞬间拉近,察猛回头瞄了二人一眼,低声说道:“不对劲。”

    秦禹停下脚步,扭头看了一眼四周后,突然伸手拽开左侧的单元门,迈步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不远处,两个壮汉愣了一下,立即迈步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他妈的,他发现了。”左侧的汉子从腰间掏出S枪,立马摆手喊道:“给门拽开!”

    右侧的男子迈步上前,伸手就抓在了门把手上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单元门突然从里面弹开,直接撞在了汉子的脸上。

    察猛右手掐着电话,从楼梯间内抬腿就是一脚,直接将要拽门的汉子踹翻。

    “CNM的,”秦禹棱着眼珠子,突然喊了一声:“给我干他!”

    话音落,秦禹来的方向顿时泛起脚步声,三四个身材壮硕的小伙,手里拎着枪就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左侧持枪的汉子一看事儿不对,瞬间就抬起了手臂。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枪响,子D打在单元门上泛起了阵阵火星子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察猛躲在室内,直接拔出了枪。

    左侧汉子见对方已经有了准备,立马掉头就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