硬碰硬,最难的一战

“轰!”

    震耳的爆炸声在前方响起,一台车重较轻的轿车,直接被炸的侧翻进了壕沟。

    “跑啊,跑啊!”

    “有雷,散开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喊声,嚎叫声四面八方的响起,刚才还紧贴着瞎子他们的马仔,瞬间四散而逃。

    不远处,耀光三队长见到主干路爆炸,立马摆手高喊道:“机会来了,交替冲锋改全体冲锋,打进去!”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二三十号人,瞬间一拥而上。

    车队旁,秦禹扭头扫了一眼四周,高声吼道:“小白,小白,回来了,往回压。”

    前方,愣种小白为了给秦禹打出空间,已经持枪打出了二三十米的距离。而爆炸一起,人群本能四散,所以有不少人都无惧子D向这边逃窜。

    小白这方人少,靠大火力短暂压制,并且拉开距离,对方或许还不敢硬碰。可现在已经彻底打乱套了,正面和侧面有耀光的兄弟在冲击,而六爷这方也是职业的枪贩子,手里武器都不差,所以双方近距离驳火后,子D和雷在乱飞,人群不受控制轰散着,根本不会再在乎小白这边的几个人。

    人群如潮水冲过来后,小白立马带队后撤。但周围全是停滞的汽车,道路宽度有限,所以他们很快就碰上了对伙。

    “亢亢亢……!”

    双方互射十几枪后,人群再次四散而逃,双方不受控制的近距离混战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小白连射七八枪后,自D步里就没了子D,随即抬头一看,前方两人拿着砍刀就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小白侧身一躲,后背靠在了汽车上,随即抬脚一踹,蹬飞一人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侧面一刀砍来,小白躲闪不及,只感觉脑门一凉,鲜血瞬间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CNM,砍死他!”

    对伙两个青年的枪里也没了子D,只拿着砍刀疯狂冲着小白猛剁。而后者跟察猛,小祁等人比不了,他就是打仗纯靠一股猛劲儿的战犯,个人素质较差,所以俩人全部持刀冲上来,他根本没办法有效反击。

    眨眼间,小白浑身挨了四五刀,被砍倒在地,满身是血。

    “禹哥,小白扔里了,没出来!”不远处壕沟内的小白兄弟,此刻已经是带着哭腔吼道。

    秦禹持枪咬牙向前猛冲,但见到的却全是乌泱泱乱跑的对伙,一时间根本赶不过去。

    “冲不过去,就干他领头的!”小祁反应很快的吼道。

    秦禹回过神来,持枪直接向右侧冲向路基,直奔瞎子赶去,因为后者已经和仇伍等人在逃窜了。

    “耀光的,给我堵住他,快点!”秦禹脸色煞白的吼着。

    耀光三队的兄弟直愣愣的横穿过马路,抬枪就打。

    一阵急促的枪响后,瞎子身后的两人中枪倒地。

    “踏踏!”

    秦禹踩着雪壳子,不管不顾的向前冲去。

    “CNM的!”瞎子回头看向秦禹,立马摆手吼道:“崩他,他是领头的,崩他!”

    马路上,小祁两步窜上一台汽车车头,身体向后一仰,用尽全身力气将手里的雷,直接扔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左侧传来一声枪响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小祁左侧肩膀暴起一团血雾,踉跄着从车头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不远处的大野地内泛起爆炸声,积雪被炸的冲天而起,手雷碎片四散着射倒两人,而瞎子和仇伍等人也是狼狈不堪的趴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哒哒哒!”

    秦禹冲天打了三枪,迈步上前一脚踩住瞎子,回头就喊:“CNM的,再动一下,我马上崩死!”

    混乱的主干路上,根本没人听秦禹喊话。

    “亢亢亢!”

    秦禹低头冲着瞎子大腿连打三枪,再次吼道:“妈了个B的,停手!!”

    连续的枪响后,众人终于回过神来,都扭头看向了大野地。

    路面上,小祁左肩流血,拎着枪往前冲了六七步,才追上了刚才开枪偷袭自己的那人。

    “大哥……大哥,别杀我!”这人踉跄着倒地,目光惊愕的看着小祁说道:“我……我就是瞎打的,我以为你要打我……我害怕了,你别杀我!”

    小祁见对方最多也就是不到二十岁,身体瘦弱的跟个杆儿一样,随即咬了咬牙,迈步走上去就举起了自D步:“你说你毛都没长齐,跟着掺和什么?傻B啊?!”

    “嘭嘭!”

    小祁两枪把子将对方干晕后,端枪就往前冲。

    三四秒后,两名小伙见到小祁持枪向自己这边冲来后,转身就跑。

    “我艹你妈!”

    浑身是血,被砍了起码有七八刀的小白窜起身,脑门上顶着触目惊心的刀口,从地上捡起一把砍刀,迈步就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小白一路猛撵,一路猛砍,也不在乎自己身上的伤,直到追到脱力,实在跑不动了后,才一屁股坐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小祁从后面追上来,伸手扯着他的脖领子吼道:“让你拦着点前面,你他妈跑这么远干啥!”

    “……打之前……禹哥说赢不了……我们就完了……。”小白躺在地上,喘息着说道:“我刚过两天好日子,不想完了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点刚哈!”小祁一把扯起他的脖领子,立马摆手喊道:“致远,致远,给他抬车上去。”

    大野地内,齐麟带着耀光的人,已经将瞎子,仇伍,以及瘦弱中年等人全部围住。

    “我以为你们准备好了呢,你们这也不行啊!”秦禹踩着瞎子的脑袋:“不是本地龙吗?怎么一百多人,我不到五分钟就打穿了呢?!”

    瞎子捂着大腿,倒在地上,一句话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领头的全带走,剩下的马仔,让他们自己滚。回去给狗六子带个话,下一场我进南沪打他。”秦禹扔下一句后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韩桐接完电话,扭头冲着苏正东说道:“打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啥结果?!”苏正东急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秦禹带着耀光的人,响枪不到五分钟,就给瞎子他们击沉了。”韩桐面无表情的说道。

    苏正东沉默许久后,摇头说道:“老六就输在太拿自己当回事上了。他要拖下去,秦禹肯定完蛋,他根本没那么多钱去养耀光的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