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马强杀

岔路口内。

    从无人区现赶过来的小祁,扭头冲着秦禹问道:“你找的这些人,能扛住正面吗?”

    “肯定能。”秦禹毫不犹豫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小祁闻声立马指着车座子下方说道:“你俩赶紧把马甲穿上,咱直接冲过去,快干他主事儿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好勒。”

    秦禹和察猛闻声立马抓起防弹马甲,动嘴利落的套在了身上。

    小祁来不及跟秦禹寒暄,只伸手拿起对讲机喊道:“二三车前插,挡住一会车尾向前冲击的人,给我们留出杀进去的缝子。四车,那个小孩!”

    “收到,祁哥。”小白是听秦禹吩咐,从城区内跟着小祁出来的人,所以两帮人已经认识。

    “一会你拦前点,给我们这台车留出空间。”小祁话语简洁的吩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小白是地面勇士,他有点听不懂小祁较为专业的指示:“啥意思啊,哥?哪边的前点?”

    “就是我们停车了,你别停,再往前顶五到十米,把冲过来的人拦住。”小祁有些崩溃的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。”小白点头。

    “距离拉近后,护板全给我降下来,开打了。”小祁冲着司机吩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干干干!”小白坐在车内,端着枪,精神病一样的兴奋吼道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话音落,越野车的V10发动机泛起野兽一样的轰鸣,直接提速向主干路上杀去。

    四台车,两前两后迅速与六爷车队拉近距离。

    百米,

    五十米,

    三十米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四名司机同时按下电动按钮,改装过后的越野车,泛起酸牙的声响,轮胎的防滑链被收起,起到可以冲刺的作用。而轮胎周围的叶子板内直接探出一指厚的钢板,几乎贴着地面挡住了22寸的高脚轮毂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眨眼间,头辆车直接冲上主干路,简单粗暴的撞开一辆轿车,随即冲到了较为空旷的对行道上。

    “进,进!”头车内的小祁兄弟,拿着对讲高声吼道。

    “嗡嗡!”

    后面三台车,从头车撞开的口子,全部冲到了对行道上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秦禹和察猛同时降下车窗,枪口冲外,对着右直行道上的六爷车队,开始大火力压制。

    “再快点,”小祁拿着对讲吼道:“一车收尾,往里进!”

    “翁!”

    刚才撞开轿车的越野,直接原地甩尾,倒着在对行道上行驶,三个小伙全部持枪探出车外,开始冲后侧射击。

    前方,不远处。

    “瞎哥!”

    “瞎哥,后面冲进来四台车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车队尾部的人,高声向前吼着。

    瞎子,仇伍等三四十号人,此刻正在抵挡从正面和侧面往里突的耀光兄弟,本身就打的焦灼,此刻一听说后面还有四台车冲进来,人群顿时就有点慌的向四周轰散。

    “他妈了个B,后面那么多人,还怕他四台车冲进来吗?!”瞎子拎着枪,回头吼道:“不要慌,打他们轮胎,把车留在原地,往上一冲他们就完了。”

    仇伍跟瞎子看法有点不一样,他见到后方四台车冲的这么猛,立马摆手吼道:“他们是奔着咱这边来的。快,开两台车把对行道堵住,别让他们靠近了。”

    两名青年闻声照做,从直行道上开了两台越野车,向后面封堵过去。

    “祁爷,”司机扭头冲着小祁喊了一声:“过来两台车,他们要用车封道。”

    “撞过去,顶他。”小祁指着前面,拿着对讲机吼道:“二三车可以停了,打后面!小白准备下车,往前压!”

    “收到!”

    “收到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话音落,二三车原地停滞,八个小伙持枪冲下,躲在汽车后面,开始全火力压制后面冲上来支援的人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小祁车的司机踩着地板油,直愣愣的冲着对行道上冲过来的两台汽车撞去。

    “嘭!哗啦!!”

    一声闷响泛起,小祁的汽车仗着自身车重优势,直接斜着将对行车辆撞开。对方车辆暂时失去控制,后轮率先冲出路基,斜着侧翻到了壕沟内。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小白等人的汽车停滞,他带着自己的几个兄弟,持枪喊道:“往前干!”

    喊完之后,小白也不管后面的人跟没跟上,只无脑冲向前面,站在壕沟边上拉开身位,冲着第二台冲过来的越野车猛扫。

    越野车被打的千疮百孔,司机直接跳车逃窜,小白脚步不停:“继续往前干!”

    “我CNM,你这个虎B。”后面跟着小白的兄弟,双腿有点发软的吼道:“前面全是人,你慢点!”

    “哒哒哒!”

    小白根本不听后面的喊声,速度极快的冲到前方,枪口冲着人群就扫。

    瞎子,仇伍等数十名枪贩子,压根就没想到后面的四台车,竟然打的比正面还要凶,还要快。再加上小白明显跟祁爷是他妈一个风格,打的就是一个突然性,所以对方人群瞬间轰散,向道路两侧寻找掩体。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小祁的汽车停滞,秦禹和察猛率先下车,手里端着自动步,直愣愣的杀向人群。

    “CNM的,老六呢?你不要干吗,来咱们试一下!”秦禹拎着枪,身体高大的宛若个熊瞎子一样,贴着车队边缘,猫腰就往里冲。

    “小白别他妈瞎突突,傻B啊你?!你带人挡一下前面回来的人啊!”小祁下车后,急眼的吼了一声。

    小白回过神来,立马继续带着身边的兄弟,向前突,压制前方回来支援的人。

    车队旁边,察猛,秦禹,还有后追上来的小祁和司机,四个人,四把枪,谁都不找,就冲着瞎子,仇伍等人的方向愣冲,因为就他俩在不停的喊话。

    车队后方。

    小祁的八个兄弟再猛,也挡不住后面二三十号人一块往前冲,所以只能下路基,打冷枪压制。

    “快点干,”一名小伙蹲在壕沟内吼道:“再拖一会,我们就脱节了!”

    “亢亢!”

    秦禹急的脸色煞白,在前面持枪干倒俩人后,迈步就往前走。

    “我艹NM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直行道一台越野车内,突然有一人露头,掏枪就要崩秦禹。

    “躲开!”

    察猛吼了一声,双手抡着枪,直接打对方枪口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一声脆响,对方枪口被打飞,子D被射在了天上。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枪响。

    后方一名枪贩子,慌乱间抬枪崩在了察猛腿上。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察猛单膝跪地,冲着车内率先开火。

    “哒哒哒……!”

    一排子D扫过去,车内瞬间暴起血雾。

    “亢亢!”

    小祁侧身掩护,两枪干倒偷袭察猛的小伙,摆手继续吼道:“距离差不多了,灌雷!”

    司机闻声倒退三步,躲在一辆面包车后面,直接拔雷,弹飞保险,嗖的一声向瞎子等人方向扔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