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地龙,盛气凌人

天成宝丰公司的会客室内,秦禹正靠在窗台上,喝茶水思考着事情的时候,外面再次传来敲门声。

    “进!”秦禹抬头喊道。

    “秦总,楼下来了三个人,说要见你。”部门经理急匆匆的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谁啊?”秦禹问。

    “我不认识,他说他是六爷的兄弟。”部门经理语气有些急促。

    秦禹斟酌半晌:“打发走,先不见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没……没办法打发走,领头的人看着挺凶的,还露枪了。”部门经理压低声音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秦禹闻声愣住:“还露枪了?”

    “是,说见不到你就不走。”部门经理点头。

    秦禹脸色有些难看的回道:“你把他领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部门经理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约十几分钟后,瞎子领着两个兄弟,迈步走进了会客室。

    秦禹坐在沙发上,笑着招呼道:“来来来,坐!”

    “找你可太难了。”瞎子撇了秦禹一眼,弯腰就坐在了他的对面,而他带来的那两个人,则是站在了圆桌旁边。

    “来,喝点茶水。”秦禹面色如常的招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茶水就不喝了,直接说点正事儿吧。”瞎子摆了摆手,直言问道:“展楠找你说过合作的事儿了吧?”

    秦禹斟酌半晌,点头应道:“是,说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到底啥意思,能不能给个态度?”瞎子面无表情的看着秦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秦禹搓着手掌一笑:“韩家那边也找我了,给我开的价码也不低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表态,是想加价吗?”瞎子咄咄逼人的问道:“如果是,你说个数,我们看能不能满足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你误会我的意思了,有顾言在中间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提顾言,就说你自己的态度。”瞎子再次打断秦禹的话:“你就说,你是不是想加价?如果是,你说个数。”

    秦禹皱了皱眉头:“不是。我没表态,是因为韩家跟我们在药厂上有合作,这事儿我需要考虑对方的感受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需要考虑多长时间呢?”

    “你要找我合作,是不是我必须得马上回复你?”秦禹有些不高兴的回应道:“我这边的情况,你并不了解,我需要点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好,秦禹,时间我给你,但也跟你说一下第二种合作方案。”瞎子伸手打了个指响儿:“把东西给他。”

    旁边站着的马仔,立马弯腰将手里一直拎着的小皮箱放在了茶几桌上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?”秦禹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瞎子弯腰打开皮箱,露出了里面大概四五十万现金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没看懂,”秦禹指着钱问道:“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答应跟我们合作,那一切都好说。”瞎子同样指着钱说道:“不过,你要碍于韩家的面子,不好跟我们合作,那我一次性给你五十万,从今以后贩响儿的事儿,你就别掺和了。”

    秦禹低头看了看桌上的那五十万,脸上不高兴的情绪已经愈发明显了:“你这是逼着我,今天必须给你一个说法,是吗?”

    瞎子看着秦禹点头: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给不了你说法。”秦禹直接把钱推回去:“我说了,我和韩家在药厂上是有合作的,我们有一个共同的牵线人,我得考虑他的处境,没办法给你准确的答复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你有可能跟韩家合作,所以你现在不敢收这个钱,是吗?”瞎子跟六爷是一个风格,说话非常直接,有些盛气凌人。

    秦禹歪脖看着他,面无表情的回道:“我未来怎么决定,会跟顾言说的。”

    秦禹这话意思已经很明显了,老子即使要合作也是看在顾言面子上,你别JB在这儿跟我拿架子。

    瞎子盯着秦禹看了数秒,伸手指着钱说道:“我们没有韩家那么有钱,我可以明告诉你,如果没有展楠和顾言在中间,今天连这五十万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啥意思,你明说。”秦禹阴着脸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要碰响儿的买卖,只能跟我们合作,或者不跟韩家合作。这么说,你明白了吗?”瞎子瞪着单眼,话语非常清晰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秦禹泛笑:“我想跟谁干,得听你们指挥是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事儿没有两面派一说,你要么是同伙,要么是对伙。”瞎子冷脸应道。

    秦禹沉默数秒后,直接站起身,单手把箱子合上:“你赶紧把这五十万存在银行里,一年还能挣好几百块钱利息。我体格太小,收不下这钱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你铁定跟韩家绑一块了。”瞎子眯眼看向秦禹:“你是不是忘了上回你从仓库是怎么走出去的了?!”

    秦禹低头俯视着瞎子,面无表情的说道:“你回去告诉六爷,我尊敬他的前提,是他也得尊重我。就JB这么谈,我看合作也没啥意思!钱你拿回去,我自己要干啥,不用你们教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是没听懂上回六爷说的话。”瞎子直接站起身:“这不是松江,你在这儿啥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一年前我刚进松江的时候,也啥都没有。”秦禹迈步就往外走:“但现在,你得拿五十万要我的态度!”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说完,秦禹摔门离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瞎子坐在车内,直接拨通了六爷的号码:“我跟他谈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怎么说?”六爷问。

    “还是不表态,我给他钱,他也不要。”瞎子冷脸应道:“我觉得这小子很大可能已经倾向于跟韩家穿一条裤子了。”

    六爷脸色阴沉的说道:“我刚听到消息,秦禹入了那个什么同盟会,当了个荣誉副主席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有结果了啊,他肯定跟韩家谈完了。”瞎子皱眉说道:“我觉得可以动他了,不用等了。”

    六爷斟酌半晌:“你给他提个醒,告诉告诉他,在南沪我要想动他,韩家保他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瞎子立马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成宝丰公司内,察猛撇嘴说道:“这个六爷也太他妈狂了,还摁着别人脑袋谈判啊?!”

    “这个老家伙是欺负我在南沪没声音。”秦禹阴着脸骂道:“调整一下思路。”

    “咋调整?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事儿烤的差不多了,可能要响了。”秦禹掏出电话,立马拨通了可可的号码。

    “喂!?干嘛,沙雕!”

    “有个急事儿,我求你马上回江州一趟……。”秦禹走到窗口,语气严肃的冲着电话内的可可交代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