巨大的灰色利益链条

玻璃阳台内,林成栋推开门,张嘴喊道:“你俩行不行了啊?东西都烤好了,再不吃一会就凉了。”

    “走吧,先进去吃饭。”顾言招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等一下!”秦禹拦了一下顾言,摆手冲着林成栋说道:“你们先吃,我俩说点事儿,一会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林成栋一看二人好像有正事儿要聊,立马点头就进了屋。

    “你有啥想问的?”顾言知道秦禹肯定想了解细节,所以才主动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秦禹稍稍沉吟:“六爷的货,是从哪儿来的?这个能说吗?”

    “也没啥不能说的。”顾言压低声音回道:“他的货是官贩。”

    秦禹听到这话,直接懵了:“啥……啥是官贩啊?”

    “你别装傻。”顾言翻了翻白眼:“你的药,严格意义上来说也是官贩,你能不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,但问题是我不知道你说的这个官贩是啥尺度啊?”秦禹谈到这个有些敏感的话题,整个人都变得紧张兮兮的:“是六爷上面有人罩着,还是说他就是白手套啊?”

    “货是从军工代工厂出来的,每月份额都不少。六爷有中层关系,上面很多人对这事儿也默认,所以你怎么理解尺度问题都行。”顾言低声回应道:“不光六爷是官贩,韩三千也是。”

    秦禹懵了,三观尽碎:“……我怎么听你说的有点玄乎呢?可能吗?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猜猜,南沪最高的楼有多少层。”顾言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秦禹一怔:“你问这个干啥?”

    “我让你猜你就猜。”

    “50层?现在不是不让盖太高的楼吗?”秦禹思考了一下回道。

    顾言迈步上前,伸出右手掐住秦禹的下巴,使劲儿拧了一下他的脑袋:“你往海边冰冻区看。”

    秦禹转身。

    “看见那个楼了吗?有86层高!”顾言指着远方,话语简洁的说道:“但你不站在现在这个层次,你永远看不清楚那个楼有多高。听说和眼见,永远是两回事儿。”

    秦禹沉默。

    “人的认知会随着身份变化,而无限拔高的。”顾言放下手掌,一脸玩世不恭的站在天台栏杆旁边说道:“……很幸运,你从这里把小三踢下去了,现在你可以看看天有多高了。”

    秦禹再次点燃一根香烟:“你刚才说韩三千是官贩,可又说他的货是从欧盟区来的,这中间……?”

    “韩三千是欧盟区的官贩,他在八区的天丰集团,有区外股份。”顾言明白秦禹想问的,也没绕弯子,只话语直白的解释道:“他在松江挺狼狈的跑出来后,一直在找钱,后来是区外资本投的他,所以他才翻身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啊。”秦禹点头后,目光很疑惑的问道:“但我有点不明白,区外枪械泛滥,流血事件常有发生,甚至部分地区还有小规模军事冲突,比如抢粮,抢地盘,争物质……而这些情况,直接影响到三大区内部的治安稳定,那为啥上层要默认六爷这种人存在呢?他干的买卖可跟我不一样,我的东西是救人的,他那玩应可是杀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想,纪元年前最大的军工商是谁?”顾言突然笑着问道:“非洲,中东,亚洲周边的战乱国家,他们真有那个生产力,去制造足够一场战争用的武器吗?他们端的是谁的枪?”

    秦禹再次怔住。

    “有需要就有市场,六爷不卖,七爷也会卖,七爷不卖,还会有更多的爷进入这一行。”顾言话语很简练,又很直白的说道:“短期之内,想彻底改造待规划区是不现实的。说白了,联合政F现在都不知道,全球所有待规划区加一块一共趴了多少人。你城区没办法去管理和收纳这些人,那他们就要自己生存……至于怎么生存,你肯定比我清楚吧?”

    秦禹沉默着没有回话。

    “欧盟区为啥把货物价格压的这么低,让他们利益空间受损?”顾言扭头看向秦禹,低声继续说道:“因为响儿过来的越多,三大区周边的待规划区就他妈越不可控,你明白吗?”

    秦禹已经懂了顾言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上层默认,其实想法很简单。待规划区的乱象咱目前解决不了,那就让它变得相对可控。”顾言再次补充道:“如果三大区周边的货都是官贩,那你今天可以卖他,明天也可以不卖,更可以减量,加价,这就是可控!”

    “嗯,我大致听懂你的意思了。”秦禹点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欧盟在我们这儿卖货,其实我们也在他们的待规划区卖货。”顾言龇牙说道:“这都心照不宣的事儿,说不定哪天欧盟那边再自立出一个区,那打仗用的家伙,就是我们制造的,哈哈!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秦禹闻声,也是会心一笑。

    “九区的处境比较特殊,它未来的走向对亚盟几个区影响很大。”顾言含糊着说道:“这也是六爷为啥找你的原因,利润是其次,关键还是可控。”

    “有这么邪乎吗?”

    “咱在七区还要待很长时间,慢慢你就会明白,这边的情况有多复杂。”顾言轻声说道:“行了,话我都跟你说完了,剩下的你自己考虑吧。”

    “走吧,吃饭。”秦禹点头附和了一句,与顾言一块回到了阳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席间,众人只喝酒聊天闲扯蛋,不管是顾言,还是展楠都没有再跟秦禹去提新生意的事儿,但后者自己却在心里把这事儿仔细想了一遍。

    其实,秦禹对韩三千的印象比较模糊,因为双方没有直接接触过。但他对韩宇等人印象很不好,原因是小三刚倒,他们就想进松江分蛋糕,并且还与刘子叔等人发生了冲突。

    所以在从生意的角度上来看,秦禹是不会考虑韩家这个因素的,因为他也不觉得自己要还对方什么人情。当初秦禹还没等表态的时候,韩家就已经在暗中资助吴迪了,所以他们帮的是吴迪,跟秦禹没有一毛钱关系。

    可事情的关键点,就在于吴迪这儿,他是真真切切帮了秦禹大忙的人。说白了,如果没有吴迪,最终凉凉的可能就是他秦禹,所以吴迪不光对秦禹有知遇之恩,那还有救命之恩。

    对于秦禹来说,这份情是很浓厚的。并且现在药厂的事儿,已经启动了,韩家是重要的参与一方,那如果秦禹这时候跟六爷合作,势必会闹的两家关系非常僵,甚至会起摩擦,而这会让吴迪非常难做的。

    秦禹想到这里,心里已经很大的倾向于不跟六爷合作了。因为他不想让吴迪在中间当夹心饼干,朋友不为难朋友,也是秦禹做事儿的原则之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会所内。

    李元震悄悄的冲韩桐问道:“你打算啥时候跟秦禹谈啊?”

    “黄勇利这个人的格局,就尿道眼儿那么大。”韩桐脸色很难看的骂道:“原本是送给秦禹人情的事儿,让他办的稀碎,我都恨不得把他另外一条腿打折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怕秦禹已经知道了,黄勇利是在给谁做事儿?”李元震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他是知道了。”韩桐轻声回道:“学院里的人太杂了,更何况,他最近不是跟顾言玩的不错嘛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