暗招

松江平道区的别院内,鲁林摆手冲张亮说道:“兄弟,我话还没说完,你先不要急着否定。”

    张亮皱眉看着对方,没再吭声。

    “今天坐在这张桌上的,都是能拍板拿决定的人,所以我就有什么说什么了。”鲁林整理了一下衣衫,扯着凳子往前坐了坐,态度严肃的说道:“先说说货。我带来的渠道,一年可以往松江出四批货,每一批货的量,大概有四到五台军用卡车那么多。这其中除了长的短的以外,还可以配备不限额的大火力。”

    鬼子闻声抬头看了看他后,低头继续吃着烤肉。

    “除了货量充沛,渠道稳定,足够你们在座的几位平分之外,我再来说说价格。”鲁林点了根烟,轻声继续说道:“每一批货的进价,大概是180万到220万之间。这其中的涨跌幅度,会根据行情的转变,略有一些调整,但不变的是低价高效。你们在地面上应该对响儿的基本价格有了解,四到五卡车的货,顶价可能也就才220万左右,那你们有多大的利润空间,是可想而知的。”

    张亮听着对方的话,脸色变得凝重。

    “如果三四个人分着卖,我保守估计,你们每个人,一年至少有两三百万的纯收益。”鲁林笑呵呵的看着众人继续说道:“当然,如果你们能扩大市场,那我提高出货量也不是问题。简单来说,就是你们能吃多少,我就供多少。”

    众人闻声沉默。

    “现如今的环境,小倒腾点响儿,倒没什么大事儿,可如果跟你按照这个量做,那估计政F会出手收拾。”嘉华沉吟半晌后,皱眉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任何事情都有风险,但我相信以你们在松江的人脉,想低调点把钱赚了,应该并不是什么难事。”鲁林笑呵呵的说道:“况且,你们可以直接在松江接货,至于怎么运过来,我来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嘉华听到这话,表情变得有些复杂。

    “田老不是外人,我们认识很多年了。这样吧,如果你们做,首批货我可以赊给你们。”鲁林适时再补一刀:“货先给你们卖,出手了再付货款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好啊,”鬼子冷笑着问道:“你们图啥呢?”

    “就图在松江插个旗,占个盘子。”鲁林很坦诚的用手指点着桌面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和你也不太熟啊,你说的话……呵呵!”张亮笑着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生意我不掺和,但鲁林的人品我可以担保。”田老终于开口:“他如果有假话,我赔偿你们损失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众人全部愣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南沪,天成宝丰公司的会客室内,秦禹坐在沙发上看着李元震,还有汪天说道:“最近一段时间,我确实身体不舒服,一直在公司养着,可能过几天还要做个小手术。”

    “韩桐都快找疯你了,你怎么不接电话呢?”李元震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手机充电器落在寝室了,我懒得去买,呵呵。”秦禹略显敷衍的回了一句后,插手问道:“汪导师过来找我,是有什么事儿吗?”

    “好事儿,呵呵。”汪天笑容灿烂的看着秦禹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什么好事儿啊?”秦禹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们同盟学生会,七区分会经过开会研究决定,正式吸纳你为分会荣誉副会长。”汪天打开自己的皮包,低头从里面拿出很精致的证书,以及印章等物品,摆在桌子上说道:“哈哈,恭喜你,你当官了。”

    秦禹听到这话,彻底懵B了,一脸费解的看着二人。

    “愣着干啥啊,快谢谢汪导师啊!”李元震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不是,我没懂这是什么意思啊,”秦禹皱眉看着二人说道:“怎么突然给我弄个副会长啊?”

    “这事儿你得感谢韩桐。”汪天轻声解释道:“咱们同盟学生会,是很早之前就成立的学生组织,不光吸纳各区优秀学员,也吸纳年轻的体制干部,在很多地方都有分会的。按理说,我们的入会标准是挺严格的,对于体制干部的审核也是要严肃认真的。但好在韩桐有一些关系,打了招呼,才给你拿了一个副会长。”

    “秦禹,你可别小看这个副会长啊,它是有很多优越政策的。比如你未来孩子上学,可以在很小的时候,就转校欧盟区的。你有这个身份,想拿欧盟区的永久居留权,也就只需要填个申请表。还有,咱们这个同盟会关系网很庞大,未来你在体制内,也会得到很多资源倾斜。说白了,咱们在上面的人,关键时刻能不照顾咱在下面的人吗?呵呵,”李元震在旁边帮腔式的说道:“这是好事儿,说明你路越走越宽了。”

    秦禹皱眉看着二人,突然问了一句:“南沪只是分会,那总会在哪儿啊?”

    “在欧盟三区。”汪天如实应道。

    秦禹低头看着证书,表情非常抵触的说道:“我来这儿就是想镀个金,拿个履历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正好吗。”汪天打断秦禹的话:“这个荣誉副会长,肯定是要写到你结业档案里的,未来会给你加不少分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李元震再次点头附和道:“你丫走狗屎运了,我混了好几年,现在也就才是九区筹备处,代理副会长之一。我跟你说,咱学院内有不少人都盯着这个缺呢,幸好韩桐下手快,提前帮你打了个招呼,上面直接办了入会手续,宣布提你为副会长,不然你还不一定能当上呢。”

    “已经宣布了?”秦禹目光惊讶的看着二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,会里的人都知道。”汪天笑呵呵的看着秦禹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让我当什么荣誉副会长,提前都不跟我商量一下吗?”秦禹脸色变得有点冷峻,心里非常恶心。

    “这个荣誉副会长,不参与同盟会的基本运营。”汪天依旧笑着应道:“说白了,就是资历你全拿了,又不用出什么力,真的是件好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行,回头我打电话谢谢韩桐。”秦禹抬头看着二人说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松江,某街道上,三台汽车缓慢行驶着。

    头车内,嘉华坐在副驾驶上,话语简洁的说道:“他妈的,一年白赚两三百万啊,我觉得可以干。”

    “你先把事儿看清楚了再说。”鬼子皱眉回道:“秦禹在南沪就因为这个事儿,差点没把命搭上,现在他们突然找到松江来,把价码开的这么优厚,是啥意思?”

    “分化!”张亮插着手掌,话语简洁的说道:“他在分化,我们和小禹的关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