是好事儿,还是坏事儿?

秦禹先去找了金雨停,随即他们又坐着房车一块赶到了天虹大厦。

    二人到的时候,林成栋,展楠,朱玉临三人已经在天台上摆弄烤肉炉子了,而顾言还在摇电话:“你们来了吗,到哪儿了啊?啊,就等你们了,都准备开喝了。不用不用,你们啥都不用带,我全安排完了,你们人来了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傻B,天天白嫖,还可哪儿卖人情。”朱玉临斜眼骂道:“你说他咋好意思呢!”

    “……顾老狗,你别可哪儿摇电话了,你干点活儿行不?”展楠回头吼了一声:“你把桌子擦擦啊!”

    “你先擦吧,来人了,我接一下。”顾言挂断电话,迈步走到门口,冲着光彩照人,漂亮无比的金雨停说道:“哎呦,大明星,你好啊,又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。”金雨停礼貌的冲他点头。

    “来来,进来吧,随便坐。”顾言招呼着金雨停进屋,顺手接过秦禹手里拎着的酒:“又让你破费了昂!”

    秦禹买酒花了一千多,心情极为不爽:“今天要没有好事儿,我就把你架炉子上烤了。”

    “肯定有。”?顾言把手酒放在桌子上,再次冲金雨停招呼道:“来,坐这儿喝会茶。”

    “这地方挺好呀!”金雨停站在全玻璃制造的一百多平保温阳台内,俯视着大半个南沪市的景色,笑吟吟的说道:“我来过天虹大厦,但还不知道天台是这样呢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后建的,以前没有。”顾言笑着给金雨停倒茶:“我在南沪有一些生意,所以就把这儿租了下来。风景挺好的,尤其是外面一下雪,晚上灯光一照,上面就跟星空顶一样,特别漂亮。等回头你没事儿的时候,晚上过来,我带你看看。”

    金雨停闻声狂汗,也不知道咋接话:“……啊,现在也挺好看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搂着点昂,这我朋友,艹!”秦禹扭头冲顾言低声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顾言将茶水推给金雨停,很健谈的问道:“最近你没有拍新戏吗,工作很忙吧?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,最近休息,嘿嘿!”金雨停一愣后应道。

    “我在八区也有几个朋友是开影视公司的,专门做网播剧,之前几个项目全部大火。”顾言也不知道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,总之他小二郎腿一翘,俨然一副娱乐圈大佬的派头说道:“回头我给你介绍一些朋友,看有没有合作的机会……。”

    金雨停最近正在被公司冷藏,手里所有项目全部停摆。但她是个工作狂,再加上之前又养了数十人的团队,平时花销很大,所以也颇有兴趣的回道:“那挺好的啊,我手里也有不少渠道……。”

    秦禹一看二人谈上了,也就懒得再插嘴,只坐在一旁,无聊的摆弄着手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约二十多分钟过去,第一波肉已经烤好了,林成栋勤快的将食物端到餐桌上招呼道:“行了,别聊了,都弄好了,一块过来吃吧。”

    “来来,先不说了,吃饭吧。”顾言站起身,非常体贴的冲着金雨停说道:“那边有卫生间,可以洗手,旁边的小柜里有一次性塑料餐服,你可以穿上点,烤肉的味道比较大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谢谢。”金雨停拎着小包包,转身奔着卫生间走去。

    顾言看着她的背影,由衷感叹了一句:“人间极品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他妈才是人间极品!”秦禹无语的骂道:“你到底找我有啥事儿?”

    顾言斟酌半晌,摆手冲着秦禹招呼道:“你来门外,我简单跟你说一嘴。”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秦禹一口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数十秒后,阳台外,顾言递给了秦禹一根烟说道:“六爷,展楠想跟你合作。”

    “合作啥?”秦禹点燃香烟问道。

    “也是响儿,”顾言直言说道:“量很大,可以长期做。”

    秦禹听到这话,瞬间怔住,心里不自觉的想到,展楠为啥之前那么帮自己,会不会就是为了这个事儿?

    “你不用整出这样一幅表情。”顾言脸色突然变得严肃:“展楠以前并不做这一行的,他帮你,纯粹是因为我俩关系好,而我不是跟啥人关系都好的。”

    秦禹吸着烟,低声应道:“你继续说。”

    “上次的事儿过了之后,六爷主动找过展楠,想跟你合作。”顾言继续说道:“他们看中的是你在松江地面的影响力,只要你愿意掺和,那货在松江卖,就不成问题。”

    秦禹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“有两件事儿,我必须得跟你说清楚。”顾言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冲秦禹说道:“第一,黄勇利跟六爷不对付,你知道吧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啊。”秦禹点头:“六爷抓我的时候,跟我明说了这事儿。他说黄勇利的货,都被压在南沪好久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顾言应了一声后,张嘴又问:“那黄勇利背后的人是谁,你清楚吗?”

    “这我不知道,之前李元震跟我说他有驻军的关系,但后来一验,货是区外来的,那说明李元震跟我撒谎呢,或者是他也不清楚老黄的底细。”秦禹思路很清晰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李元震就是跟你撒谎呢,”顾言直白的说道:“他们的货是欧盟区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咋搞的渠道,能从欧盟区拿来货?”秦禹很惊讶。

    “这个一时半会很难说清楚。”顾言摆了摆手应道:“我就先告诉你,黄勇利就是个摆在明面上跑腿的人,而这批货背后的老板,是目前在八区的韩三千,你应该知道他。”

    秦禹闻声惊醒,瞬间就想起了韩桐之前托叶琳给他打过电话的事儿。

    “所以,我要告诉你的是,你跟六爷和展楠合作,肯定能赚到不少钱,这是毫无疑问的。”顾言吸着烟,低声说道:“但是,你要跟展楠他们走到一块去,很可能就得罪了韩三千。因为两帮人不对付,是竞争对手,明白吗?”

    秦禹没想到顾言会这么直接。

    “事情利弊,我都跟你说清楚了,你自己思考一下,这事儿值不值得干。”顾言轻声说道:“……如果你愿意,那剩下的事儿,我带你谈;如果你觉得犯不上,那就直接告诉我,不用不好意思。朋友之间,学会拒绝,才能是永远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。

    李元震迈步走在韩桐身后,轻声问了一句:“给老黄踢出局了吗?”

    “踢了,以后不用他了。”韩桐话语非常干脆的回了一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