越过秦禹,直捣松江

南沪市,某仓库内。

    六爷坐在沙发上,喝着茶水,皱眉冲曾经绑过秦禹的瞎子问道:“展楠那边回信儿没?”

    “没有,还没有联系上秦禹。”瞎子摇头。

    “这个小崽子到底什么意思?”六爷眯着眼睛说道:“他是不是故意吊我们胃口,在那儿坐等涨价呢?”

    “有这种可能,”瞎子斟酌半晌应道:“但我觉得秦禹是更倾向于跟韩家合作的。因为他们之间本来就有药品生意上的往来,所以合作基础应该比我们要好。”

    “秦禹可以不跟我一块玩这事儿,但他绝对不能把松江大门给韩家打开了。”六爷点燃一根香烟,仔细斟酌半晌后说道:“你找找他,跟他谈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单独去找秦禹,不经过展楠和顾言,那他俩会不会有意见?”瞎子皱眉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找秦禹是想问明白,他到底啥态度。如果能合作,那自然最好;可如果不能合作,那他妈就是对伙!”六爷非常霸道的说道:“怎么对待对伙,我还用两个小孩教我吗?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。”瞎子点头。

    “秦禹在南沪是有公司的,你尽快找他吧。”六爷扔下一句,转身就奔着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盛元区,某高档酒店内。

    苏正东冲完澡,正站在镜子前面擦拭着自己的金丝眼镜。

    “滴玲玲!”

    一阵电话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喂?”苏正东接通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我和元震过去要找秦禹,跟他谈学生会的事儿。”汪天话语简洁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韩桐安排的?”苏正东愣了一下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汪天点头应道:“他特意交代这事儿,我俩必须得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去吧。”苏正东慢吞吞的将眼镜戴在脸上,笑吟吟的吩咐道:“不过去之前,你俩先把事儿办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汪天有点没懂。

    “直接把身份给秦禹挂上,然后过去通知他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不是,他都没同意呢,咱这么干有啥意义啊?”汪天皱眉反问。

    “这个不是给韩桐看的,更没必要争取秦禹自己是否同意。”苏正东左手拿起香水,低头往吊上喷了喷说道:“这是给别人看的,你按我说的办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汪天犹豫一下后,最终还是点头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李元震找的人,到哪儿了?”苏正东主动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已经去松江了,明天跟对方见面。”汪天如实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就这样,明天你跟秦禹谈完,给我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OK!”

    二人结束通话后,苏正东赤脚走进室内,坐在沙发上,拨通了一个欧盟区的号码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查理先生,我觉得秦禹跟我们合作的可能已经不大了。”苏正东直言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韩,给我消息是,秦禹还有争取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韩桐之所以这么说,是他想拉拢秦禹,这样他才可以在药厂上,跟秦禹一起牵制吴迪,从而达到补充话语权的目的。”苏正东话语干练,目光如炬的说道:“而对于我们来说,如果秦禹不合作,我们每年要白给他一百万的好处费,他才有可能不去跟本地军火商合作。但是这样一来,我们一不能掌控松江地面上的人,二还要不停的满足,秦禹未来可能会膨胀的胃口,所以我觉得代价有点大,不值得。”

    “哦,NO,我们为什么要每年白给秦这样的小混混一百万?!”对方立马说道:“公司是不会出这个钱的,我赞同你的说法。可你有什么好的办法吗,苏?”

    苏正东闻声起身,拿着电话滔滔不绝的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大约五分钟后,对方点头应道:“我准许你的策略,你可以实施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苏正东挂断电话,撇嘴评价道:“韩桐啊,韩桐,你真以为我不明白,你那点小心思啊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日,中午。

    松江平道区某别院内,数个烧烤炉子支在雪地之中,十几个人一同坐在拥有暖气的玻璃亭子内,正在闲聊着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啊,田老,最近身体挺好的啊?”张亮笑着冲主坐上的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好着呢。”老头一笑,伸手指着张亮说道:“你最近搞的很不错啊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我就瞎胡闹,”张亮嗓门挺大的恭维道:“可比不了你年轻的时候啊。”

    “鬼子呢,你最近怎么样?”老头冲着留着小辫的江南鬼子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还好,还好。”鬼子话语简短的回应着。

    这个田老在松江地面上的辈分很大,现如今四大区不少的后生,以前都跟他混过饭吃。所以张亮,鬼子,包括徐洋等人,都很尊重他,而今天也正是他把众人叫来聚餐的。

    众人坐在亭子内寒暄了一会后,田老才摆手说道:“屋里支一桌,让下面的兄弟进去热闹热闹吧。”

    张亮等人愣了一下后,都纷纷摆手示意自己的跟班离去。

    小伙全走了之后,亭子内就剩下了六七个人,随即田老才张嘴介绍道:“小亮,鬼子,嘉华,这是我奉北的一个朋友,叫鲁林。”

    “哦,你好。”

    “您好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众人闻声后,纷纷寒暄。

    田老坐在主位上,低头咬了一口烤肉后,才笑呵呵的说道:“今儿找你们来,是给你们介绍点好事儿。但咱们有言在先哈,不管你们谈不谈的成,都是你们自己的事儿。我一不要红利,二不要介绍费,只起个攒局的作用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啥事儿啊?”张亮笑着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响儿的买卖,量很大,利润空间很足。”田老满脸笑意的指着众人说道:“你们好好干几年,就彻底吃饱了。”

    张亮闻声一怔:“什么响儿?”

    “正规欧牌货。”鲁林吸着烟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欧牌货?!”叫嘉华的青年一愣,扭头看向了张亮:“最近怎么要在松江卖响儿的人这么多?”

    张亮眨巴眨巴眼睛,看着鲁林问道:“这批货是不是从南沪出的,能说吗?”

    鲁林斟酌半晌,坦然承认:“是从南沪出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张亮一笑:“我有个朋友在南沪,上回也是因为欧牌的响儿,差点给命搭上。对不起,这生意我干不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南沪,天成宝丰公司内,前台小姑娘笑眯眯的冲李元震说道:“不好意思,秦总真的不在这儿。”

    “不在个屁!”李元震翻了翻白眼,直接张嘴吼道:“秦禹,我知道你在呢,你要不出来,我就待你公司不走了昂!”

    几分钟后,察猛下楼喊道:“秦禹叫你们上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