朋友有远近,关系有厚薄

菜园街路口。

    秦禹站在李元震对面,把自己的遭遇一五一十的跟对方讲了清楚。

    李元震听完后,表情惊愕:“你出事儿了,咋没给我打电话呢?!”

    “他们绑了我,直接就把我电话下了,我怎么通知你?如果不是顾言找朋友过去说和,我他妈现在腿都没了。”秦禹面色非常难看,话语简洁的说道:“我找你过来,也没别的事儿,就是让你给黄勇利打个电话,赶紧把我那两百万退回来。”

    李元震闻声后,眉头紧锁,面色有些为难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掺和这事儿了,你赶紧让他还我钱就完事儿了。”秦禹再次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小禹,刚才黄勇利给我打电话,说他的货在区外被稽查的扫了,你现在管他要钱,他可能……。”李元震也很心烦的盯着秦禹,把话说了一半。

    “可能啥?”秦禹皱眉问道:“他的货被扫了,跟我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咱们讲道理的说,是咱们约定好要提货,他们才把卡车开到待规划区的。”李元震低声回应道:“而且你的人到了之后,没有马上把货拿走,这才让稽查盯上了的……。”

    秦禹冷眼看着李元震,直接打断着喝问道:“他的货有问题,我的人又联系不上我,那肯定不能稀里糊涂的就把货提走啊!而且最开始咱们是怎么说的?我是不是跟他再三确认过,货没有问题,并且他也说了,这货就是本地的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,”李元震点头应道:“这事儿确实是他的责任。”

    “元震,我现在根本不想再纠结是谁的责任,就想赶紧把两百万拿回来。”秦禹话语简洁的说道:“你打电话跟他沟通,今天我就要见到钱。”

    李元震没有马上掏出手机拨打黄勇利的电话,而是斟酌半晌问道:“小禹,如果利哥暂时给不上你这个钱,你能不能缓一缓?”

    “不行,这两百万是我从其他项目里挪用过来的,现在货散不出去,我得马上把钱补回去。”秦禹话语干脆的拒绝道。

    李元震抿了抿嘴唇:“小禹,如果老黄暂时给不了你这么多,那我先让他拿一百万,剩下的钱,他要不还你,日后我还你,行不?!”

    秦禹一听这话,心里有些反感。因为他是看在李元震的面子上,才答应帮忙走这一批货的,可对方现在却有点和稀泥的态度,并且有意无意的都在向着黄勇利说话。

    “你看我面子,咱这事儿也别吵,别闹,商量着解决,行吗?”李元震又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先给黄勇利打电话吧。”秦禹皱眉回道。

    “吱嘎,吱嘎!”

    二人就在说话间,两台汽车停在了路边,黄勇利带着印子,和六七个壮汉,一同走下了汽车。

    秦禹见到对方后,愣了半天,才扭头看向李元震:“你来的时候就给他打电话了啊,你咋没跟我说呢?”

    “是他给我打的。”李元震轻声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不是,小秦啊,你怎么搞的啊?我的货都给你拉出去了,你的人怎么不运走呢?”黄勇利眉头紧皱,话语充满埋怨的走过来喝问道:“现在整整四大车的货,连带着我打掩护的两车军服,全被稽查队给弄走了,你说咋解决?”

    “利哥,你不了解情况,就先别说话。”李元震皱眉拦了一句黄勇利,立马将秦禹被六爷绑走的事儿,如实跟对方交代了清楚。

    黄勇利听完后,目光极其惊愕的骂道:“我艹他妈的老六!这人办事儿也太损了,他有能耐冲我用啊,绑你干什么玩应?小禹,这事儿不算完,我一定帮你出口气。”

    秦禹面无表情的看着对方,话语简洁的说道:“利哥,出气的事儿,咱先不谈了。现在元震也在这儿,咱打开天窗说亮话,货现在我不想要了,钱你什么时候能给我?”

    黄勇利摸了摸自己的脑瓜子,皱眉看着秦禹问道:“货已经被稽查扫了,我现在怎么给你钱?”

    “利哥,你的货被扫,跟我一毛钱关系都没有。”秦禹脸色非常严肃的回道:“第一,咱俩弄这事儿之前,你就跟我保证过,货的出处肯定没问题。而且当晚我试枪的时候,你给我看的货,确实全是本地产的,但我兄弟在区外看的那四车,没有一把响儿是本地的吧?全是欧系货吧?第二,那天在包房里的时候,我就把话跟你说的很明白了,来七区我是抱着上学的目的,挣钱什么的都是其次,所以我怕惹麻烦,可你呢?咱们谈完的当天,你那边就有人把我买货的消息给漏出去了。你觉得你货被扫了委屈,那你没考虑到我,差点被人干死在仓库里吗?第三,坐在一块喝酒就是朋友,可你们七区卖响儿的行情这么复杂,你却没有跟我提过一嘴。我花钱买了你的货,最后连背地里得罪了人都不知道,你觉得这事儿说的过去吗?”

    黄勇利歪脖看向秦禹:“我没有跟你撒谎,这批货就是本地产的,只是用了欧系那边一点零件而已。你也知道,我们这边跟欧盟区有军工上的贸易往来啊……!”

    秦禹一听这话,肺都要气炸了:“利哥,你要这么说话,那就没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“啥有意思啊?!要不是你的人不接货,我们他妈的能被稽查扫了吗?要不是我跑的快,自己都被抓了!”印子气势汹汹的插嘴吼道:“你现在还管我们要钱,你懂不懂规矩啊?货出了库,拉到你面前,那是被扫了,还是被烧了,都跟卖家没有一毛钱关系了。”

    秦禹冷冷的扫了一眼印子,迈步上前对上黄勇利:“我就问你一句话,钱能不能给我退了?!”

    “你俩不要吵!”李元震在中间拦了一下,扭头冲秦禹说道:“这样,我让利哥先给你一百万,剩下的钱,他要不给,算我的怎么样?”

    黄勇利听到这话,立马皱眉回道:“我现在拿不出一百万来。钱到我手之后,就已经给供货商打过去了,我现在最多能掏五十万。既然出事儿了,那就没有一家单独承受损失的道理,大家都倒霉点吧。”

    “利哥,你给他一百个,剩下的钱,我慢慢还他!”李元震瞪着眼珠子吼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整这个事儿了。”秦禹回头冲着李元震喝问道:“以后是啥时候?我给他转账的时候,是两百万一次到账,那这钱就没有分开还的道理,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秦禹,他现在拿不出这么多钱来。”李元震也急迫的吼道:“咱们吵吵能解决问题吗?”

    “秦禹我跟你明说了,看在元震的面子上,我可以先给你退五十万。”黄勇利抬头看向秦禹:“剩下的钱,我一分也退不了。不过,我可以找关系从稽查那儿把货抽出来,这中间找关系运作的钱,我承担了。等货出来,你把五十万还我,然后把货拉走,行不?”

    “我要钱,不要货,听懂了吗?!”秦禹直接拒绝。

    “你要你妈了个B!”印子直接拔出枪,顶在秦禹的腰间说道:“你以为这是松江啊?!地面上的生意,成了挣钱,不成倒霉,你还想按照正规公司的方式做买卖呗?枪丢了,你能找律师起诉我啊?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