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天张罗,天天白嫖

黄勇利事件,最终看似是在秦禹占据小上风后结束,但实际上他却并没有讨到什么便宜,反而也算损失不小。

    首先200万的货,最终秦禹也没卖成,反而前后打点这事儿,还花了三十万左右。再加上他虽然给大浪和黄勇利全干了,但自己也受了伤,所以这事儿让秦禹感觉有点丧气。

    黄勇利的损失确实比秦禹大,可这跟他又有啥关系呢?说白了,黄勇利就是赔的裤衩子都不剩,那也没让秦禹捞到一分钱好处啊!

    不过,凡事儿都有两面性,秦禹虽然受了伤,也损失了点钱,但在七区也算闯出点小名声。起码像鲁荡之流,以后肯定是不敢跟他当面嘚瑟了。毕竟他连大浪这种本地滚刀肉都敢砍,就更别提像鲁荡这种来进修的小官商子弟了。

    这件事儿结束后,除了本地一些人认识了秦禹外,他其实还交到了几个关系近的朋友,比如顾言,朱玉临等八区子弟兵。并且因为在学校门口干大浪的事儿,他还特意去拜访了一下校务处主任,给对方送了点小礼品,简单交流了一下,也算混了个脸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接下来的两周多时间,秦禹都在养伤和上课,平时也不出校门,闲着没事儿就找顾言,林成栋等人喝点,日子过的也算惬意。

    这天中午,秦禹去医院将胳膊上的钢板拆掉了之后,就想着去见一下金雨停。因为他俩一直没来得及正式坐下来吃顿饭,现在秦禹伤好一点了,也想跟对方见一下,顺便旁敲侧击的问问小三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滴玲玲!”

    秦禹刚上了汽车,电话铃声就响了起来。他低头看了一眼来电显示,立马按了接听键:“干啥?”

    “我给你个地址,你过来喝酒。”远古巨鳄不容置疑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哥,我实在喝不了了,今天有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咋地,过河就拆桥啊?现在黄勇利又不干你了,你用不上我了,是不?”

    “你能不能别拿这个说事儿了?!”秦禹斜眼骂道:“大哥,就求你帮这点忙,你他妈少说让我请了十顿饭了,买袜子的钱都管我要,你是不是有点过分了?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小同志不要张嘴钱闭嘴钱的,做人要有大格局,明白不?”顾言满嘴跑火车的说道:“你快来吧,我找你有好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去。”秦禹懒得听他忽悠:“一会我要去见金雨停,都约她好久了,一直有事儿没见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哎,那你叫她一块过来呗,我在市区天虹大厦天台呢,弄了点炉子,准备烤点肉吃。”顾言龇牙说道:“正好我也想认识认识她,你俩一块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拉倒吧,她和你们又不认识,更何况……我有点事儿要单独跟她说。”

    “艹,天台这么大,没有地方让你单独说话啊?”顾言叽叽歪歪的催促道:“赶紧来得了,别废话了。”

    秦禹十分无奈的看了一眼手表:“我真踏马服你了,行,你给我发地址吧,我问问金雨停。”

    “好勒,我一会给你发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哎,你等会。”顾言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又干啥?!”秦禹都快烦死他了。

    “你来的时候买点酒,一定去上回买表的那个商场超市买。”顾言话语详尽的嘱咐道:“我只喝1982……你带四瓶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艹,你张罗吃饭,连酒都不买?”

    “你快点昂,就这样,我给你发地址。”顾言直接挂断了手机。

    “艹!”秦禹翻了翻白眼,低头就拨通了金雨停的号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虹大厦的天台上,顾言坐在保温阳台内,翘着二郎腿开始打起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?小楠,我叫了秦禹,二柱,成栋他们来天虹吃饭,顺便谈谈你和小禹要做买卖的事儿。对对对……你赶紧过来吧。嗯,吃烤肉。哎,你等会,肉还没买呢,你一会来的时候,去嘉华冷鲜市场,买点牛排……对,要新鲜空运的……艹,我给你俩牵线搭桥,让你买点肉咋了?这么多废话呢……!”

    “喂?二柱,哦,不,临哥,你到哪儿了?啊,快到了是不?行,你上来的时候,在楼下拎点烤肉调料,我看冰箱里都没有了……哎,你再买点饮料哈,我喝无糖的,这几天晚上总吃夜宵,我怕得糖尿病。”

    “哎,成栋,你快来啊,都等你呢!艹,每回一叫你出来聚聚,你都扯这个……行,那你要觉得不好意思,一会来的时候,就在路上买点水果吧,我爱吃车厘子。对,别买大棚扣的,吃着没口感。嗯,剩下的你随便买点就行,等你嗷,铁子!”

    一通电话打完,顾言心满意足放下电话,习惯性的扣了扣脚丫子后,顿时一脸嫌弃的骂道:“……这拖鞋捂脚,让二柱顺道买两双好了……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。

    李元震领着身边几个朋友,迈步走进市区一家会所内,轻声招呼道:“坐这儿等一会吧,他们马上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见的谁啊?”一位新跟李元震玩到一块的学员,笑着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来了你就知道了,呵呵。”李元震笑着应道。

    “是七区的吗?”另外一人试探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也算是。”李元震点头。

    几人坐在大厅内,一边喝茶聊天,一边耐心等待。

    过了大概半小时后,三位穿着风衣的青年,一同迈步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哎呦,你们可算来了。”李元震立马起身冲三人打了个招呼。

    “飞机晚点了,不好意思哈,让你们久等了。”领头一人拍了拍李元震的胳膊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呵呵,你回九区干啥去了?”李元震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是松江药厂的事儿啊,那边已经开发布会了,我回去参加了一下。”领头青年顺嘴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啊,那可是好事儿。”李元震点了点头,转身就冲着自己身边的朋友介绍道:“给你们引见一下,这位是韩桐,八区天丰集团高管,七区三元投资公司掌门人。”

    “哎呦,你就是韩桐啊,久仰久仰!”李元震带来的朋友,很惊讶的伸出手掌,恭维着说了一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