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到底想不想掺和?

汽车旁,林成栋一愣:“呵呵,今天咋都打听秦禹呢?他身体不舒服,请假了。”

    汪天一怔:“他跟你说的啊?”

    “他让我帮他带的请假条。”林成栋如实应道。

    汪天皱眉扫了一眼顾言,转身冲李元震说道:“先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谢了昂!”李元震冲着林成栋摆了摆手,迈步就跟着汪天离去。

    顾言自始至终都没有搭理二人,只迈步上了汽车,找了个犄角旮旯,蒙着毯子继续睡觉。

    没多一会,汽车离开了学院,汪天带着李元震坐在导师专用的小车内,轻声交谈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说他是真身体不舒服,还是故意躲起来了?”汪天问。

    李元震斟酌半晌:“我觉得很大可能是躲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个秦禹到底是啥意思呢?”汪天有些疑惑:“故意让我们着急,继续往他身上砸价吗?”

    “不清楚。”李元震摇头。

    “他在南沪是不是有一个公司?”汪天再问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给韩桐打个电话,让他问一下,秦禹的公司在哪儿。”汪天吩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李元震低头拿起了手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东浦区,天成宝丰医药公司一楼小会议室内,秦禹皱眉看着七个文员,一个主管经理,话语十分直白的骂道:“公司的主要业务,确实是在松江,这边也就是个壳子,但即使是个壳子,你们他妈的也不能在上班期间睡觉,打牌,化妆啊?!还有没有点基本工作态度了,拿这儿当康娱中心啦?!”

    “秦总,这边业务确实太少了,我们除了负责跑一些本地需要的手续外,就没其他工作。实不相瞒……我自己都闲的蛋疼。”部门经理也很无奈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闲的蛋疼,你就回家揉揉。”秦禹斜眼吼道:“这踏马开会呢,你什么用词?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下回注意。”部门经理立马乖巧点头。

    “药厂成立了,公司会在南沪安排业务和宣传的,这里慢慢会忙起来的。所以你们要保持健康的工作态度,不要一天给我瞎混日子,不然我不管你是谁介绍来的,惹急眼我,一律开除。”秦禹冷脸说道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,秦总。”

    众人高声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散会,各就各位。”秦禹摆手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啪啪!”

    部门经理拍了拍手掌,高声吼道:“动作快点,都回到各自工作岗位。”

    说完,一行人冲秦禹打了个招呼,就都一溜小跑的离开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唉!”

    秦禹心烦意乱的叹息一声,手里转着笔,脑袋里还在想着响儿的事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晚。

    天成宝丰公司的会客间内,秦禹穿着短袖T恤,低头啃卤鸭,正在跟察猛喝酒闲聊。

    “不是,我就有点没看懂你哈,”察猛喝的脸色涨红,表情很疑惑的问道:“你到底想不想掺和响儿的买卖啊?”

    “不想啊。”秦禹毫不犹豫的摇头回道:“这里面水太深,我不想搞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既然不想搞,为啥还要抻着韩家那边呢?”察猛不解的问道:“你就直接告诉韩桐,这事儿你没兴趣不就完了吗。”

    “我怕他堵我嘴。”秦禹啃着鸭头,含糊不清的说道:“他如果再开个天价,就拿钱砸我,那我不接着,他面子上过不去。或者,他同意不跟我合作了,但却要给我一定好处,让我也别搭理六爷和展楠他们,那我又该怎么办?接了这个好处,顾言那边肯定心里不舒服,会感觉我在拿他们白赚好处。可不接这个好处,那我等于三番两次的驳了韩家的面子……这会让我们未来在药厂上的合作有隔阂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打算咋弄?”察猛追问。

    “躲一段呗。”秦禹言语轻松的回道:“我长时间不露面,两家人知道我啥意思了,也应该就不会再砸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得躲多长时间啊?”察猛又问。

    “这谁知道了,”秦禹抿了口白酒:“就抓紧时间慢慢等呗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察猛也喝了口白酒,仔细斟酌半晌后,突然说道:“那这也不对啊。”

    “咋不对了?”秦禹问。

    “你既然是要躲,那为啥叫我来呢?”

    “我自己待着没意思,想让你过来陪陪啊。”秦禹言语轻松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扯淡,那你让小白来干啥?”察猛有点不信的刨根问底。

    “我想组织个大趴,一块在公司练练刺刀。”秦禹皱眉骂道:“你咋那么多问题呢?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察猛脸上泛着冷笑:“你跟我说实话,你真不想掺和响儿的买卖吗?”

    “哎呀,我真不想啊!”秦禹坚定的说道:“老子现在要吃有吃,要喝有喝的,我跟他们操那闲心呢!”

    察猛眨巴眨巴了眼睛,半信不信的举起酒杯说道:“不过以我的经验来看,就以他们两家的规模,如果能跟咱合作搞这个买卖,那未来收益绝对会比药品还猛。待规划区可以不吃药,但是不能没家伙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是能挺挣钱的。”秦禹点头附和了一句。

    察猛一看自己在这个老狐狸嘴里,也套不出什么话来,就没有再多问,只跟他小酌了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连五天,秦禹把自己在南沪用的手机调到了待机留言状态,随即跟察猛就往公司一待,从早到晚,只吃饭扯淡,也不主动出门。

    在这五天期间,秦禹只主动联系了一下自己的导员,谎称自己要动个小手术,可能要休假半个月。而导员则表示,只要有医院开具的证明就没有任何问题。

    秦禹一消失后,苏正东跟韩桐也曾发生过争吵。前者认为秦禹不考虑合作的可能性已经无限大了,所以他们应该采取其它策略。而韩桐却是坚持认为,即使秦禹不想合作,那自己也可以用钱封盘,每年白给秦禹一百万好处费,只要他不搭理六爷就OK。

    俩人各有各的想法,最终又谁都没有办法说服对方,那也只能不欢而散。

    这天晚上,韩桐斟酌再三后,给汪天发了一条简讯:“我给你地址,你过去找秦禹,他肯定在那儿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奉北一位姓鲁的大佬,领着四个同伴,乘坐轻轨列车赶往了松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