禹少在松江的神通

楼梯间内,秦禹拿着电话冲刘子叔问道:“给你四卡车响儿,进松江后,你多长时间能散掉?”

    刘子叔愣了一下:“你可以啊,刚去就干上买卖了,还整这么大?”

    “别扯没用的,你就说咱能不能吃下吧,多少时间能散掉?”秦禹直言问道。

    刘子叔沉吟半晌:“区内用不上这么多货,想快散掉,就得往待规划区安排。你先说,你那边都有啥样货?”

    “估计长的短的都有,配弹肯定齐全,而且应该会有一些重火力。”秦禹凭借黄勇利的身份,做了简单的猜测。

    “什么价格啊?”刘子叔又问。

    “我拿的很便宜,比市场价稍微便宜一些,就可以出。”秦禹思考一下回道。

    “行,你等我电话吧。”刘子叔轻声应道。

    “你给珍珍打个电话,问问老吴他要不要这东西。”秦禹活脱脱像个奸商:“待规划区安全没有保证,他又想往大了干,需要一些东西防身啊……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”刘子叔大笑:“你说的非常有道理。行吧,我让珍珍问问他。”

    “好勒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二人就结束了通话,随即秦禹迈步上了楼梯,轻声冲李元震说道:“等电话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勒,禹哥。”李元震一看秦禹这个架势,就知道他应该有这个能力,所以开始无耻的跪舔:“你真不愧是松江黑太子!”

    “你再给我提这个外号,别说我跟你急眼。”秦禹斜眼骂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好。”李元震笑着点头:“走,进去喝酒,跟老黄聊聊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李元震坐在包厢沙发上,轻声冲黄勇利说道:“小禹打过电话了,咱等等信儿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麻烦了,兄弟。”黄勇利大笑着冲秦禹道谢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。”秦禹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来,给我叫几个姑娘进来,陪陪二位老板。”李元震又冲着服务小弟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松江。

    刘子叔坐在马家仓库二楼内,第一时间拨通了张亮的电话:“禹少刚才给我打电话了,有销售任务。”

    “咋地了,加大供货量了啊?”张亮立马提起了精神。

    “不是药,是响儿。”刘子叔轻声回道:“他在七区也不知道跟谁搭上关系了,弄到了四大卡车的货,想在松江周边散了。”

    “啥价格啊?”张亮皱眉问。

    “他拿的很便宜,咱可以比市场价低一些散掉。”刘子叔轻声说道:“但不卖散货,想要的就得成箱拿。”

    “比市场价低啊?”张亮一听这话,立马点头应了下来:“我不用打电话了,你给我留半车吧。”

    “艹,你能吃掉这么多吗?”刘子叔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“九区散货多,大货少,很多区外结队干活的,都不好买到成批的。”张亮话语简短的说道:“只要禹少拿的货,比市场价格低,我半车肯定能吃下。”

    “好勒,”刘子叔点了点头:“那我再给鬼子打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行,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丁国珍坐在警用车内,拨通了吴天胤的号码:“对,基本上就是我给你介绍的那个情况,量很大,货都是配套的。说白了,你买了都不用担心子D配不上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吴天胤站在水池子旁边,轻声问道:“四大车是吧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丁国珍点头:“你要多少,我这边给你留。”

    “行,我要两车。”吴天胤目前手里现金非常充裕:“你跟秦禹说,我买货的消息,可不能给我漏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不是,你要多少?”丁国珍表情惊愕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两车啊!”吴天胤重复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要干啥啊,打市政府吗?”丁国珍一脸费解的问道:“哥哥,你要是给松江地面找麻烦,那这货我不能卖你啊!要不然,你一犯案,那子D不都突突到我们身上了吗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吴天胤大笑:“你放心吧,我要两车有我要两车的道理,不会给你们添麻烦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整的我有点虚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从来不跟别人签合同,但我说了的话,绝对算话。”吴天胤脸色认真的说道:“我跟你保证,这两车货不会用到松江地面上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丁国珍点头:“全要现金哈,我打过这个电话后,就不会再联系你了,你等其他人给你打电话吧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就这样哈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说完,二人结束了通话。

    二龙岗的独栋三层楼内,安仔站在吴天胤身边,吃着水果问道:“哥,你要这么多响儿干啥啊?咱这段时间虽然收了不少松江过来的兄弟,但总共也就四五十人啊,用不上这些货吧?”

    吴天胤扭头看了他一眼:“早晚会用上的,因为这附近,以后只会有一个声音。钞票这东西,留着是废纸,花了才是钱!”

    安仔无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南沪市,富绅会所的走廊内,秦禹接通电话后问道:“咋样?”

    “货还没到家,就被分掉了。”刘子叔笑着说道:“你准备让人拉回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快?”秦禹万万没想到,整整四大车货,还没等到家就被“预购”光了。

    “老吴就要了两车。”刘子叔轻笑着说道:“咱们这边的军工落后,只有散货,没大货,所以这东西还挺抢手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吴天胤要两车干啥啊,他是不是有点晒脸了?”秦禹听到吴天胤要这么多,心里也很虚的说道:“你让珍珍问清楚他,他到底要干啥?!要来九区扯淡,我肯定不能卖他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他不是冲九区使劲儿,毕竟他上次干的案子太上线了。”刘子叔斟酌半晌说道:“他可能是要在地面上练练兵了,我总觉得他跟别人不太一样。怎么说呢?就是他搞的太他妈正轨了,不像是那种捞点钱就跑的人。”

    秦禹斟酌半晌:“行吧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货款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肯定是货走钱就得到位啊。”秦禹吸了口烟:“这样吧,你从黑袁克那六百个里,拿出两百,准备先垫上货款。等货散了,你再补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勒。”刘子叔点头。

    “嗯,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二人结束了通话后,秦禹立马又给齐麟打了个电话:“喂,你叫上察猛,再带着几个兄弟,准备进南沪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干啥啊,想我啦?!”齐麟淡笑着问道。